几分钟后,叶开老实交待——

  “姐,其实那天在缅甸,我没有其他的办法给宛儿解毒,只能用了最原始的方法。”

  “本来应该早就告诉你的,只是她不好意思说,还一定要求我保密,所以,一直隐瞒到现在。”

  “真的,上次我就想说了的。”

  紫熏听到这些,恍然大悟。

  韩宛儿也道:“熏熏,我真不是故意的,你能原谅我吗?但是这也不能怪叶开,是……是我心甘情愿的,只是涵涵那里……,我实在没这个脸说出来。”

  紫熏其实早就有撮合他们两个的意思,上次都跟叶开说了,而且这还是她跟宋初涵一起商量后的结果,因为她们两个都因为身体特殊,不能跟叶开进一步发展,只能给他物色一个合适的人选,而这个女人,韩宛儿最合适。

  不过,紫大美女这时候故意装出生气的样子:“哼,宛儿,你骗得我好苦啊!前几天我一直问你男朋友的事情,你东拉西扯的瞎编了一大堆,害我还为你担心,特别是居然说你男朋友出轨,被你捉奸在床,我还想着要怎么给你讨回个公道,你……你说你过不过分,亏我一直当你是姐妹。”

  韩宛儿一听这话,眨眨眼,居然哭了:“熏熏,对不起,我真的是没办法……,他,毕竟是涵涵的男朋友啊,我要是说出来,那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御姐一哭,紫熏就装不下去了,马上拉住她道:“好了,好了,我故意吓吓你的,看把你急的,你放心吧,这件事情呢,我保证,涵涵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跟计较的,其实,你跟我说你在外面找男朋友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你们在一起也很正常,那时候去缅甸,你还记得那个酒店吗,你脊椎骨摔断的那次,你都弄了小弟一脸了,我早就想撮合你们了,这样……恩,小弟,你去涵涵的房间睡觉吧,我跟宛儿说点女人家的私房话,你不适合听的。”

  叶开双手一用力,左拥右抱,将两个女人全都搂在怀里,一脸坏色道:“一个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一个……是我未来的女人,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我的面说的?”

  紫熏一张脸马上变得比韩宛儿还要火红,用力推开他道:“你脸还真大啊,谁是你未来的女人,我是你姐姐。”

  叶开嘟嘴道:“以前还叫我哥哥呢!”

  “你你你,你个臭小子,你快点给我出去。”

  “好好好,诺,这是给你买的夜宵,你们分着吃吧!”

  叶开放下刚才24小时营业的夜店里买来的鱼蛋火腿肠什么的,放在床头柜上,拍拍手离开房间。

  韩宛儿盯着那东西看了好几秒钟,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紫熏道:“这家伙,是不是爬错窗了?”

  …………

  一夜过去。

  叶开并没有睡觉,而是在宋初涵的房间里,将上一次从缅甸偷回来的翡翠原石,用弑神刀一点点剥离出里面的翡翠来。

  弑神刀锋利无比,用来切石头是杀鸡用牛刀,非常方便快捷,一刀下去,外面的石皮就像豆腐渣一般脱落,况且他还有不死凰眼的透视功能,别的切割师傅需要小心翼翼几个小时才能切完一块石头,他分分钟就能搞定,而且里面绝对不会有遗漏。

  像普通的切割师,一大块原石,切割成几块,看里面什么都没有,也就不切了。

  素不知,那样的话,可能会把一些水头品种很好的翡翠,留在了原石碎块里面,当成废品处理。

  到天光大亮,叶开已经切出了一半原石,在房间里堆了老大一堆,价值连城。

  做完这些,他才起身去厨房做早餐。

  实际上,这货昨晚一边切原石,还时不时偷看紫熏和韩宛儿,想知道她们在说什么,可惜,两个女人似乎知道他听力惊人,说话都是贴着耳朵的,最后更是抱在一起睡觉讲悄悄话,他根本听不清楚,最后只好作罢。

  正忙碌中,大门打开,有人走了进来,正是在外面处理了一晚上事情的狐狸姐姐宋初涵。

  女人一进门就甩掉脚上的鞋子,趿了双人字拖跑到厨房:“好香啊,正好早饭没吃,小男人,你是专门给我做早餐的吗,真是贴心的小男人。”

  她说着就要伸手去抓盘子上的荷包蛋。

  叶开随手一弹,将她的玉手打开:“手都没洗就直接抓了吃?”

  宋初涵拧起秀眉,皱着小嘴:“你女人我饿了,你还不让我吃,知不知道我在外面好辛苦的,还要受气。”

  “谁不让你吃了,是让你先洗手再吃。”叶开听她自称你女人,心中高兴,自己拿了双筷子夹起来,“张嘴!”

  “啊——”

  叶开把荷包蛋送过去,正要被吃到的时候,他却闪电般缩回,反倒把自己的舌头送了进去,在里面一阵翻腾,迅速捕捉到里面湿滑的小丁香,轻轻品尝;狐狸姐姐微微愣了下,不过这种亲吻的感觉她也心里喜欢,只是怪他不给东西吃,就用贝齿咬住了他的舌头,传音道:“这是哪里来的猪舌头呀,好像还没煮熟,吃了会不会得猪流感?”

  叶开一只手绕过去,抚上她的臀,然后用力一压。

  两个人的身体就紧紧贴在一起。

  那滋味,马上让叶开冲动的蓬勃而起,揉弄了几下,道:“猪流感不可能,禽流感说不定。”

  狐狸姐姐从喉咙里轻轻叫了一声,媚眼如丝,吐气如兰,看着他的眼神中仿佛充满了全世界最大的诱惑:“你就是一只小禽兽,禽兽不如。”

  她伸手重重捏了一把,正要旋身离开,不想这时韩宛儿也走了进来。

  两人用神念交流,她哪里能听见,一下闯进去,结果就看到两个人亲密的模样,那画面,她何等熟悉,不就是要开做的前奏吗?她微微愣神,脸上一烧:“我没看见,你们继续!”

  有那么一瞬间,御姐的心里有点淡淡的失落。

  这很正常。

  心里想是一回事,真正看到是另一回事,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抱着另一个女人要做那种事情,要说没点心理变化是不可能的。

  她需要习惯,需要接受,需要时间。

  宋初涵脸上的粉红一闪而逝,轻轻扭腰甩开叶开的手,穿花蝴蝶般绕开去,顺便一口叼走了叶开筷子上的荷包蛋,咯咯笑着含糊说道:“我只是来偷吃的,宛儿,你看着他,别让他偷懒了。”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