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欣有点愣神,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

  纳兰长云走上来,将事情经过简单说了一下,而匡山还在大吵大闹,觉得自己受到了非常不公正的待遇,也是极其愚蠢的做法,一时间弄的医院里一些感染者们都不知道是喝好,还是不喝好。

  在生命的威胁面前,人们的心理是脆弱的,也是极其容易被挑动而做出一些不理智不受控制的行为,就比如现在,有好几个男人听到他们的对话,感觉自己在被当成小白鼠做试验,一下冲了上来——

  “你们怎么回事?我们是被感染的,我们被医院害的,你们不但没有好好的救治我们,难道还给我们吃没用的药,吃了还会死人?”

  “是啊,你们到底是安的什么心,是要杀人灭口吗?把我们这里所有的人全都杀掉……,一定是的,你们真是狠毒啊!”

  “跟他们拼了,反正被感染后都是活不成了……”

  几个男人鼓动,让一些心生绝望的人跟着行动起来,真的朝沐欣冲了过去,因为她是市长,还是个女人,柿子当然是挑软的捏。

  纳兰长云身为军情九处的队长,自然不允许沐欣受到伤害,马上过去制止,几个普通人的力量,如何跟他这种先天武者相比;可是有些人见对付不了大兵哥,而沐欣又被严密保护,他们就冲着匡山去了,一群人不要命的朝匡山拳打脚踢,他的帽子本来就破掉了,这时候更是又被扯了下来,连衣服也撕破了,脸上皮肤上不知道被谁吐了口水。

  等到大兵哥将人群强行制服,匡山整个人都要疯掉了。

  脑袋露出来,被人拳打脚踢,还被吐了口水……这些人可都是被感染了病毒的,就算现在有些还看不出来,但也有一半几率是潜伏期,他觉得自己肯定也中招了。

  过来帮人的,结果自己也要死在这里,他何曾想过,吓的腿都软了。

  连带着还有对纳兰长云和沐欣等人的愤恨。

  “大家静一静,听我说!”沐欣扯开声音讲话,这种时候可不能乱,她好歹身体里也是有灵力滋养的,有点修为,说的话虽然比较娇气,但也能让大家听的很清楚,“你们的生命安全,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救援,这次发放的汤药,大家尽快喝下,这并非拿你们当小白鼠做试验,而是已经有人吃了这种药之后,病情康复……”

  沐欣后面还在说,可是这些病人已经完全听不下去了,因为注意力全被那句“喝了药已经康复”所吸引。

  “真的吗,真的已经有人康复了?”

  “是谁啊,药呢,我要喝药,我马上要喝药,我不想死啊!”

  “我……我刚才把药吐出来了,怎么办啊,吐出来的还能吃下去吗……能不能再给我一份啊,求求你们了。”

  众人纷纷着急要喝药,心中升起了希望。

  先前看着一个个病人哀嚎,死掉,他们真的恐惧到了极点,精神都要跟着失常。

  但现在听到有救了,自然截然不同,一些人都高兴的哭起来。

  而此刻,那匡山也挣扎着爬起来,追着沐欣道:“你说的是真的?真的有人康复了?”

  沐欣点点头:“我以人格保证。”

  匡山还是有些半信半疑,一直以来对中医的偏见,让他很难一下子转过弯来,不过他是科研人员,马上道:“那给我一份这种汤药,我要马上进行研究分析……不,给我两份,我……我暴露了,肯定被感染了,我先喝一碗。”

  纳兰长云冷笑了一声:“你刚才不是说,中药是不可能解决疫情爆发的吗,怎么现在自己也要喝了呢?”

  没有人会不怕死,匡山也一样,此刻老脸羞红,呐呐说不出话来。

  不过,纳兰长云还是给了他两份。

  他犹豫了一下,喝掉了一份,然后拿着另一份赶紧招呼研究人员去分析研究。

  “沐市长,我妹夫给的丹药只有八颗,现在溶于水中化为汤药,但数量还是有限,整个医院里已经重度感染的人群起码有两百多号,根本就不够分的,这可怎么办?”纳兰长云小声对沐欣道。

  沐欣道:“我已经打电话叫增援,会有一批陶家炼制的解毒疗伤丹送过来……嗯,你是军情九处的队长,对丹药应该也有所了解吧,另外,剩下的这种汤药水,加水搅拌,分量你看情况定,尽量拖延更多人的生命。”

  纳兰长云点点头:“好的,我马上去办。”

  …………

  过不多久,叶开拉着米有容从杂物间里走了出来。

  手里拿着刚刚炼制成功的另一炉六清祛污丹,这次成丹的数量多一些,足足多了一倍,有十八颗。

  “喂,母……沐市长,这是我刚刚炼成的丹药,你也拿去用吧!”叶开差点脱口而出母夜叉,不过看到周围有人,终究不合适。

  母跟沐,两个字的读音还是有区别的,沐欣马上听出来了,颇有怨气的瞪了他一眼:“去找你的大舅子吧,他就在那边派药,你可以去帮忙。”

  “哦!”叶开应了一声,“那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需要跟你说吗,快点去磨蹭什么,现在一秒钟都是人命关天。”

  “我又不是医生,关我屁事啊!”叶开嘟囔了一句,不过也只是顶一下沐欣,说完还是快速跑去找纳兰长云,听到医院里那么多的病人哀嚎,他也很揪心。

  把十八颗丹药给了纳兰长云,让他如法炮制,另外他也用透视观望了一些病人服下汤药后的情况,发现这些被稀释了无数倍的汤药,虽然不能马上消灭体内的病毒,但总算起到了抑制作用;不过这六清祛污丹只对病毒有用,已经被伤害到身体组织的那部分,却不能好转,他想了想,在医院开水房里找到一个大桶,哗啦啦接了一大桶的自来水。

  米有容不解的问:“老公,这是要做什么?”

  叶开把门关上,神秘一笑:“你是护士,想不想去救人,做个名副其实的白衣天使?”

  米有容道:“刚才病发的那种痛苦我也感受过了,真的很痛苦,整个人都陷入绝望,如果可以的话,自然想要帮他们,老公,你还有别的办法吗?不是药材已经用完了吗?”

  叶开自夸了一句:“你老公我神通广大,自然还有别的办法。”

  说完,手指划动,一个巨大的青木咒施展出来!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