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沐家的人全都动了起来。

  而陆家人,就显得无比尴尬了,原本是来谈沐宝宝的婚事的,可结果等于逼得宝宝选择了自杀,现在根本没人有心思来理会他们。

  陆子民道:“沐老弟,你看这事……,我陆家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尽管提,这婚事……要不就压后再说吧!”

  沐山对陆家此刻也有意见了,直接道:“我孙女九死一生,她都这样了,还谈什么婚事,如果侥幸能活下来,难道还要再逼死她一次?就此作罢了吧,子民兄,今天家里乱了,不好意思,就恕不远送了。”

  这是直接下逐客令了。

  他还算讲情面了,不然直接轰出去了。

  要是刚才陆无争没有拉着沐宝宝,也许事情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当然,负最大责任的还是零琦天。

  陆家人还能说什么?

  这种情况下,只能灰溜溜的告辞离开。

  沐家很多人此刻根本没给他们好脸色看,特别是一些旁系的,因为他们是仰仗沐家的荣耀,而沐家又仰仗陶家,沐宝宝活泼可爱,深受陶老爷子喜爱,又跟陶沫沫关系很好,她要是出现不测,陶大小姐不太可能再常来沐家,陶家也可能不会像现在这么亲近他们了。

  实际上,很多沐家人都认为,沐宝宝要是真做了叶开的小老婆,反而是件理想的事情,因为叶开跟陶沫沫结婚,那这关系就更进了一层。

  可惜,零琦天觉得这样脸面无光,以后在大姐零琦玉面前都要矮一截了。

  …………

  离开了沐家,陆子民重重一脚踢在路边的一株白桦树干上。

  “咔嚓”一声响。

  一人不能合抱的树干就被他踢断。

  “妈了巴子的,那个死丫头片子真是不识抬举,死了活该。”陆子民现在的表情,完全是一片狰狞,根本没有刚才在沐家时的和善,那完全是装出来的,“沐山这老不死的,自从得了陶家的恩惠,势力越来越大,早就不将我们陆家放在眼里,原以为我的老脸还能有几分作用……哼,这门亲事,不要也罢。”

  然后看向儿子陆无争,问道:“无争,你怎么样?”

  陆无争刚才被一击吐血,五脏六腑震伤,不过好在沐宝宝身上的防御灵宝,主要是防御作用,就算是主动激发,攻击力也有限,他捂着胸口道:“还好,休养两天,应该就没事了,没想到,那小丫头片子,只有气动境的修为,居然能发出这么强大的攻击。”

  陆无双道:“只是运气好罢了,她身上戴着不少法宝,本身的修为根本不够看的……,只是沐家和亲的这条路断了,上面布置下来的任务,恐怕不太好交待。”

  陆子民摆摆手:“回去再说。”

  陆无双点点头,谨慎的看看周围,然后皱起眉头问陆贝贝:“贝贝,刚才沐宝宝说你……太监的时候,我看你脸色不对劲啊,怎么回事?”

  “啊?没,没有啊!”陆贝贝不敢说实话。

  不过这家伙向来害怕姑姑,胆小,说谎的样子太明显了。

  “没有?到底有没有?你给我老实交代,我要现在就检查,到车上去。”

  “啊,姑姑,我……不方便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小时候还是我把屎把尿呢,赶紧的。”

  很快,陆无双就检查出来,陆贝贝的玩意,果真是不会来事了,弄了半天都没反应:“怎么回事?是沐宝宝暗中对你下的手?”

  陆贝贝道:“我也不知道,这个,元旦那天还好好的……”

  这下子,陆子民和陆无争也着急了,陆贝贝可是陆家唯一的子孙,这要下面废了,那就是天大的事情了,几个人赶紧去附近的医院。

  经过一番检查,得出的结论让陆贝贝直接晕了过去,医生说,跟蛋蛋连接的重要经脉和血管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硬化,器质性受到了损害,马上要进行手术治疗,把蛋蛋给割了,不然会影响生命安全。

  当陆家人问,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医生看了眼陆贝贝,说:“这个……也许是撸多了。”

  陆家人顿时个个傻帽。

  …………

  话说叶开这边。

  纳兰云颖依然在房间的病床上静静的盘膝而坐。

  在她的身上,有一道道红色的灵气在盘旋缠绕。

  这股灵气有点奇特,而且居然散发出香味。

  因为同在一个套房里面,宋初涵和米有容马上闻到了这股味道,而且越来越浓郁,有点类似花香,又像是某种体香。

  两人轻手轻脚的走到纳兰云颖的房间,一推开门,里面的香味更浓,而且,两人只是吸了一口,居然产生了一种心底里涌上来的欲望,就是想要跟男人滚床单。

  好在一个激灵后,两人马上清醒过来,赶紧从房间里退了出来。

  问叶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开当然也闻到了,而且他对这个香味并不陌生,想当初跟纳兰云颖第一次的时候,他就闻到后,甚至还吃过,那就是纳兰云颖……嗯,那时候流下的‘香水’。

  但是,现在显然更香了。

  “这个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颖颖的身体里有着某种奇妙的东西吧,以前她修炼的是家族武功,后来则是玉女心经,曹老却认为不合适,现在不知道教了她什么功法,大概跟这个有关吧,等她醒过来的时候,你们自己问就是了。”叶开微微有些心虚的说。

  米有容道:“真是好奇怪的香味,我刚刚吸了一口,就仿佛……”说到这里脸色一红,问宋初涵,“涵姐姐,你有没有出现幻觉?”

  虎妞撇撇嘴:“肯定是邪魔外道,也不知道是什么魔功,弄出来的味道,像C药。”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叶开的手机响起。

  陶沫沫把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

  一接通,陶沫沫就道:“叶开,不好了,宝宝为了你,使用了虚空遁光符,不知道去哪里了。”

  “什么是虚空遁光符?”

  陶沫沫将遁光符做了个简单的介绍,叶开听了也着急了,特别是陶大小姐言之凿凿的说,沐宝宝就是因为自己,才说出陆贝贝是太监的话,最后被她母亲打,还逼婚,她才会这样做。

  想到宝宝可能会殒命,叶开心也揪了起来,道:“那有什么办法可以找到她?”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