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蓝夫人,你可别跟卫某开这种玩笑,我们手里有情报,这个人跟你们蜀山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卫争拦住了手下,但语气显然很不好。

  蓝夫人道:“谁说没有?他就是我们蜀山的正式弟子,蜀山弟子满天下,卫大人就算记忆力超群,恐怕也记不住我们所有的蜀山弟子吧?我还正想问问卫大人呢,我们的弟子在通铺那边摆摊搞促销,联盟执法者居然听信一个玉听楼居心叵测之徒的话,前去捣乱,害我们蜀山派的丹药生意严重受损,你看这件事,是不是要给我个交待?”

  “什么?”

  卫争的眼睛瞪的好像要掉出来。

  什么叫倒打一耙,这就是了。

  就连叶开都觉得匪夷所思,原本以为蓝夫人真的要卖什么情面,甚至贿赂一下这个卫争,没想到她开口就是要给我个交待。

  “蓝夫人,这件事……”

  “这件事其实很清楚,玉听楼那位匪徒叫什么来着?”蓝夫人打断了卫争的话。

  “叫猪大肠。”司徒晓月在旁边小声的说,其实她搞错了,那个是叫祝大昌,只是她没听仔细。

  “哦,猪大肠,就是这个猪大肠居心叵测,一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见我们蜀山弟子的妻子貌美如花,想要强抢美女,最可恶的是这位猪大肠还丧心病狂,欺瞒联盟执法者,把他们当枪使,大庭广众之下强抢我们药香楼的丹药,还有我们的灵石,你知道我们损失了多少瓶丹药吗?光是二级丹药聚灵丹就被损毁了一百瓶,这笔损失,我们还没跟联盟执法队要求赔偿呢!”

  叶开听得暗暗咋舌,脑门都流汗了。

  这位蓝夫人可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二级丹药他到现在还没炼出来过,开口就是一百瓶聚灵丹,也不考虑别人的心脏能不能承受。

  而且,自己的丹药,自己的灵石,什么时候成了药香楼的了?

  不过,看见蓝夫人如此强势的面对联盟审判军,叶开忽然觉得加入药香楼,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卫争本来就是大老粗,他做审判军的第一把交椅,不是因为他懂得审判,而是武力值高。

  现在面对能把死人说成活人的蓝夫人,他感觉舌头都大了。

  卫争旁边的一名中年男子道:“不管怎么说,他是在暴风城杀了人,杀了人,就要审判,就要绞死,这是规矩。”

  这人跟卫争是两个极端,高高瘦瘦,留着八字胡,一看就是用脑子的人。

  蓝夫人也知道他是谁,卫争的智囊师爷,吴文。

  不过,蓝夫人根本不给他好脸色:“你是谁?你跟我讲规矩?我跟卫大人说话,你有什么资格插嘴,滚出去。”

  “噔噔噔……”

  那师爷被蓝夫人一瞪,直接跌跌撞撞的后退,真的滚出了药香楼,狼狈的倒在地上,惊恐万分。

  一个眼神,恐怖如斯。

  蓝夫人话锋一转,忽然道:“卫大人,我且问你,如果有人在暴风城里当街扒了你女儿的衣服,让她光溜溜的身体暴露人前,还被人强行摸了N子,欲要强暴,你会怎么样?”

  卫争面露狰狞,大吼一声:“我杀了他!”

  叶开在旁边听了差点喷出来,蓝夫人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蓝夫人笑了起来,她很清楚,卫争对女儿那叫一个疼爱:“那不就结了,暴风城虽然禁止杀人,但有人当众做出丧心病狂的事情,难道还要任由其施为?这种缩头乌龟,即便你卫大人肯做,我们蜀山弟子是做不来的!故意杀人,和正当防卫,能是一个结果吗?好了,今天看在卫大人的面子上,那损失的一百瓶聚灵丹就算了,这件事就此了结,卫大人,请回吧!”

  什么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蓝夫人三言两语让联盟审判军退走,明知道她是强词夺理,他们却无可奈何。

  这就是靠山,实力。

  蓝夫人今天也叶开上了最真实也最现实的一课。

  …………

  暴风城203号,咖啡店。

  申屠伟有些虚脱的从厕所里跑了出来,整张脸惨白如纸,仿佛经受了世间最恐怖的事情。

  他不仅拉了,而且吐了。

  甚至吐的比拉的还厉害。

  因为他被自己拉出来的东西恶心到了,那马桶里密密麻麻全都是白乎乎的肉虫子,那虫子还在那里钻来钻去,撵来撵去,一想到这些玩意是从自己体内排出的,他就忍不住吐啊吐,结果,吐出来的也有虫子。

  “少爷,你怎么样?”周福无比关心的问。

  “没……没事,我……呕……”刚说两句话,申屠伟又跑进了厕所里,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如此恶心的一幕,就算是福伯也不行。

  但是他心中对艾萝莉的憎恨,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这种以前从来不敢想象的罪,他已经受够了,连带着,他对叶开的恨,也到了极点。

  对着洗手盆吐出了好几只肥嘟嘟的肉虫子之后,他忍着恶心漱了漱口,走到外面对福伯问道:“那个戴着鬼面具的混蛋抓到了没有?有没有被抓去绞死?还有对我下毒的那个小贱人,我要让她生不如死——”

  “少爷……”周福欲言又止。

  “说。”

  “刚刚得到消息,那些人被蓝夫人带到了药香楼,蓝夫人保住了他们,审判所所长卫争亲自到药香楼要人,没要到,蓝夫人声称,那些是他们蜀山派的人。”

  “放屁,他们什么时候成蜀山派的人了……呃,怎么跟蜀山派扯上关系了?那个狗屁的蓝夫人很厉害吗,福伯,难道你打不过她?不行,这个仇我一定要报,你不知道他们对我……,你不行那就退下,我找我爹去。”

  扶不上墙的阿斗就是阿斗,怎么伪装都是假的,周福心里微微叹了口气,道:“少爷,药香楼就是蜀山的产业,那蓝夫人本名叫云娇娇,是蜀山掌门蓝飞羽的二夫人,本身修为极高,老爷也要忌惮她三分;这件事,暂时只能偃旗息鼓,等以后有机会再报仇;况且,老爷现在不在暴风城。”

  “啊——”

  申屠伟大吼一声,将一张桌子掀翻,可是福伯该强硬的时候还是很强硬,他无能为力。

  同一时间,玉听楼掌门章乐人也得到了消息。

  自己门下弟子被人在暴风城里活生生杀了,这让他颜面无光,何况还是一名核心弟子。

  但是听说是药香楼的蓝夫人出面保人,还抬出人家是蜀山弟子的身份,章乐人只好强压怒火。

  没办法,胳膊拧不过大腿。

  而在药香楼,叶开看着蓝夫人道:“夫人,我有点私事要先去处理,大概要一个月的时间,你会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吗?”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