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尘枫干脆躺在地上,无奈地道:“我知道我先前得罪了你,多看几眼你的胸而已,但我也是出于欣赏你的目的,哎,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你!……”气得陈惜君娇躯发颤,看到叶尘枫无赖的样子,一团怒火喷涌而出,娇喝一声:“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呼!”

  一阵空气剧烈呼啸之音,一道淡淡的残影,一道利剑似的鞭腿,结合在一起仿佛电影特效似的。

  只是当腿离叶尘枫身体一厘米的时候,陈惜君硬生生地制住了,一条笔直修长的腿在半空悬浮着,尤为耀眼。

  她深知自己这一腿下去,叶尘枫未来几个月的生活会在医院里度过。按理来说这个时候叶尘枫会反抗,但是他没有,所以陈惜君及时的收住。

  “你要是再不出手,我真不留情了!”陈惜君似乎要将叶尘枫看穿似的,一对如刀似剑的眸子寸寸分割着叶尘枫。

  叶尘枫无奈的摇摇头:“我说大警花,我就是一个小老百姓,怎么跟你一个格斗高手打啊?”

  “还嘴硬!”

  陈惜君怒了,话甫落,身子猛然弹起,修长的右腿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在空气中拉出一阵骇人的声音来,无匹的劲风已经扫起叶尘枫额前的碎发!

  “吱呀!”

  恰在此时,一声巨响,铁门竟然打开,从外面走进来几人,其中一个俨然是女王大人楚情雪,而另外一位中年人赫然是江南市公安局局长袁振。

  陈惜君也注意到了这一变故,但此时收手已经来不及。

  “砰!”

  带着车祸般的毁灭力道陈惜君右脚点在叶尘枫胸膛上,霎时叶尘枫似断了线的风筝直接倒飞出去,然后又是砰一声重重地砸在墙上!

  “叶尘枫!”

  在这个时候,体现出楚情雪还是关心叶尘枫的。楚情雪脸色大变,连忙迎了上去。

  “陈惜君你在干什么?”袁振怒了,彻底的怒了,眼里的怒火都要将陈惜君燃烧似的。

  刚刚楚氏总裁楚情雪亲自找上他说有人无缘无故抓了她的丈夫,袁振就有些生气。现在竟然看到陈惜君对叶尘枫单独用刑,而且还是下死手!这一脚的力量足以让人瘫痪,甚至死亡都有可能!

  “局长……”

  陈惜君就跟做错事的小女孩似的,面色发红,低下头去。

  “陈队长是吗?很好,再次刷新了我对人民警察的认识!随意逮捕人,暴力执法,私自用刑,这些应该是你们人民公仆不能触碰的东西吧?今天你可是全部触碰了!你就等着法院的传票吧!”楚情雪女强人的气势在这一刻发挥的淋漓尽致。

  饶是暴力警花也不禁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压力涌来,但是陈惜君还是硬着皮头道:“随便,我怀疑他与今晚的盗窃案有关,我就抓他了!”

  楚情雪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陈队长,我现在不禁怀疑你是今晚盗窃案的同伙,被我丈夫撞见,借着公职的便利想要杀人灭口吧?”

  “你……”

  楚情雪果然厉害,一句话就让陈惜君无言以对。

  躺在地上的叶尘枫不禁竖起大拇指,自己老婆牛逼啊!把警察的头头们说的一愣一愣的。

  “袁局长,我丈夫有不在场的证明,这一点你可以找苏市长求证!”楚情雪转头对袁振讲道。

  袁振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啊?苏市长?”

  “另外袁局长我觉得陈队长很可疑,发生这样的盗窃案件,现在她人应该在案发现场才合适吧?但是她人却在这里,袁局长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叶尘枫激动的差点跳起来,楚情雪太厉害了,不愧混迹商场多年,简单的一句话却一语中的,留给人许多遐想的空间。

  “你……”

  陈惜君发现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竟然手足无措。

  袁振看着陈惜君:“陈惜君从现在开始回家一星期,好好反省一下!”

  “局长我……”陈惜君着急了。

  “等反省好了,再来找我!”袁振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旋即对楚情雪道:“楚总跟我来填下保释文件!”

  “叶尘枫你没事吧?”楚情雪看了一眼叶尘枫。

  “老婆我没事!”叶尘枫摆摆手。

  然后楚情雪跟着袁振离开。

  “你等着,我绝对会把你的面具撕下来!”陈惜君将冰冷的目光射向叶尘枫。

  躺在地上的叶尘枫一改痛苦之色,嘴角牵起一丝诡异的笑容:“好,我拭目以待!”

  话音刚落。

  叶尘枫嗖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滚而起,干净的动作毫不拖泥带水,哪里有刚才受伤的半点样子。

  啊啊啊!!!

  陈惜君快要疯了,这家伙就是装的,普通人这一脚绝对能让他住好几个月的医院,但是叶尘枫啥事情都没有!

  虽然气得娇躯颤抖,但是无可奈何,现在自己都被革职休息了!

  “你给我去死!”陈惜君抓起桌上的东西就往叶尘枫身上招呼。

  “陈惜君你在干什么?”恰在此时,袁振的声音再次响起。

  楚情雪看了陈惜君一眼,而后道:“叶尘枫我们走!”

  “好!”

  叶尘枫一瘸一拐的挪动起来

  擦过陈惜君的时候,叶尘枫还不忘来上一句:“小君君别太生气啊,你想打架可以到床上啊,我保证会跟你好好打一场的!不,打十场都行!”

  “打你妹,快点滚!你给我去死!”陈惜君怒骂一句。

  叶尘枫得意地看了陈惜君一眼,屁颠屁颠地出了审讯室。

  “局长他……”

  袁振打断了陈惜君:“给我住口!如果你再这样,我不介意到陈老哪里辞退你!”

  “局长我错了!”陈惜君银牙咬着嘴唇,都快要滴出血了。

  叶尘枫的扮猪吃老虎,让她怀疑,不,肯定叶尘枫与这两个案件脱不了干系。但是自己却是无可奈何。

  真是应了那句话: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

  ……

  “现在可以说说,你是怎么样惹上陈惜君的?”

  法拉利上,楚情雪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叶尘枫。

  

章节目录

美女总裁的超级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第五独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第五独孤并收藏美女总裁的超级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