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更!

  “孩子啊,其实我们已经想开了,不应该束缚慕染的,她的婚事应该她自己做主。你和她这点事我们都懂得!”方敏却是这样道。

  叶尘枫愣了愣。

  秋远山也开口了:“小伙子不要装了,我们都是男人,那点事情谁还不懂啊,你不用解释了!”

  叶尘枫:“……”。

  叶尘枫欲哭无泪,他是真的想解释一下。

  “孩子你别在意啊,我们今天就是来看看慕染,没想到碰上了你!”方敏还一个劲的解释着。

  叶尘枫真是要哭了,我特么也是第一次来啊,搞的我好像天天来一样。

  还有秋远山这个暴脾气不反对自己了?他那种倔强脾气八头牛都拉不回来的。莫非看自己帅要把女儿嫁给自己了?

  反正叶尘枫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抱着秋慕染来到她的卧室。

  “小叶交给我就行了,你和你伯父去外面聊一会吧?”方敏接过了照顾秋慕染的任务,她已经准备好了醒酒醋一类的东西。

  屁股上带着刺一样,叶尘枫一步两步三四步的来到秋远山的面前。

  怎么感觉就像是自己来偷情却被人家爸妈撞了正着,叶尘枫还真是一点脾气都没了。

  “来,小叶嗑瓜子,焦糖瓜子不知道你吃过没?”秋远山看了他一眼,递给叶尘枫一袋瓜子。

  然后两人大眼瞪小眼没说话,叶尘枫总觉得秋远山目光乖乖的,让他说不出的不自在。

  于是,叶尘枫低下头嗑着瓜子,而秋远山则是泡了一杯茶便看晚间新闻边喝着,两人很有默契的没说话。

  半响后,叶尘枫竟然慢慢地把一包焦糖瓜子嗑完了,连他自己也没想到。

  但秋远山还是在做着自己的事情,似乎没有跟他说话的意思。叶尘枫心虚的同时,却愈发的无聊了。

  过了一会儿,叶尘枫打开微信,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

  无聊,一袋焦糖瓜子,我一个人嗑完了。一共1854颗,26颗是空的,混进来9颗带虫的,有6颗没炒开,是连在一起的,还有四颗是苦的。中间喝了3杯茶。没错,这就是无聊。

  ps:刚刚这段话一共有67个子,11个标点符号,其中八个逗号,三个句号,一共有587划,其中横78划,竖137划,撇65划,捺57划,其他139划,没错,这就是无聊的最高境界。

  “你应该当过兵吧?”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秋远山终于开口了,但是这开场白有些让叶尘枫汗颜。

  叶尘枫点点头:“当过!”

  “看你坐姿笔直,作风大气利落,肯定当过兵,而且不是一般的兵种!”秋远山赞叹道。

  叶尘枫愣了愣,不过立马道:“是不一般的兵种,后勤兵里喂猪的!”

  “噗!”

  听到前半句秋远山眼里一亮,但听到下半句一口水就喷了出来。

  “不像,小叶啊,你要知道我当年可是东南军区最优秀侦察连的……”

  “龙刺侦察连?”还没等秋远山说完,叶尘枫将开口了。

  “是,正是龙刺!你怎么知道的?”秋远山就仿佛遇到了知己一样,喜形于色。

  叶尘枫有种想笑的冲动,因为他和喜大壮新兵连训练完毕后,直接进入了龙刺,把龙刺搅的天翻地覆,最后被罚到炊事班去,基本上在神州的军旅生涯是在炊事班度过的。

  “小叶你该不会是龙……龙刺的吧?”秋远山有些颤抖的道,就跟遇见自己的老战友似的。

  叶尘枫没有隐瞒,点点头:“正是,我曾经也是龙刺的一员!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龙刺侦察连是从抗战时期流传下来的,以凋零的老兵为主题。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这一刻,秋远山的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肃穆起来,起身站得笔直,敬了叶尘枫一个军礼。

  只是他腰身特别僵硬,站直的时候右肩比左肩底。

  “那你前面说你是……你是喂猪的?”秋远山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恩,没错啊,我是龙刺的后勤兵,负责他们的伙食!”叶尘枫点点头。

  “哦,那也不错,再怎么说也是龙刺的兵!”秋远山的目光不禁黯淡了许多,但态度已经改观了许多,没有一开始的那种红眼相向。

  忽然叶尘枫目光扫在秋远山身上,接着道:“你腰部有枪伤,差不多二十多年前落下的吧?”

  “嘶!”

  秋远山倒吸一口冷气,眼前的叶尘枫是神仙吗?这个都知道?

  随即秋远山激动道无以复加的地步,兴奋地点点头:“你是怎么知道的?”

  叶尘枫笑笑:“你站直的时候明显右肩比左肩底,而且起来还是坐下弯腰的时候身体特别僵硬,我判断应该是腰部有伤!”

  “这都能判断出来?莫非你是中医?望闻问切简直用的出神入化!当年越~南~保~卫战里被越南佬的枪打中了,落下的枪伤到现在还隐隐作痛,成了顽疾。难道这伤你能治疗?”

  秋远山就是随口问了一句,叶尘枫能看出自己有枪伤虽然不难,但要想治好却是难上加难,这些年他也不是没有找过医生。

  而且这枪伤对肾也影响很大,所以这些年来秋远山和方敏哪方面的生活一直不美满,方敏正值如狼似虎的年龄,对秋远山可是怨声很大。

  “当然能,现在就可以!”叶尘枫回答的理所当然。

  “哗!”

  秋远山目光一凝,呼吸都急促起来。

  “你确定?”秋远山感觉嘴皮子都在发颤。

  “可以,又不是啥大毛病!”叶尘枫很确定的道。

  虽然秋远山还是不太相信,但叶尘枫试一试还是可以的。万一就行了呢。

  叶尘枫挽起秋远山后腰的位置,手里夹着木针,轻轻地刺入,然后捻动起来。

  秋远山表情变得极其夸张起来,他一直以来后腰是僵硬冰冷没感觉的,但此刻叶尘枫一针扎进去,他感受到了针刺般的疼痛,渐渐他感到有一股暖流流遍全身,舒泰的感觉让他说不出的惬意。

  十分钟以后,叶尘枫收针。

  “大功告成!”

  

章节目录

美女总裁的超级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第五独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第五独孤并收藏美女总裁的超级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