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叶尘枫酝酿第二次攻击的时候,那人却是再次跃起,消失在大开的窗户里。

  “算你跑得快!”

  叶尘枫眼眸锋芒毕露,拍了拍手。

  心中却是惊骇无比,因为这是十层的高楼,这人真敢跳啊。

  翌日。

  第一医院。

  “院长你们真的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叶尘枫身上了?”刘炜浩不禁问道。

  梁师铭点点头:“没错,这次从日本的汉方医的医生每一个都是高手,他们所谓的交流会实际上就是来侮辱我们中医的!”

  “中医我父亲的医魂馆就足够了啊,非得让叶尘枫一个小辈上!”刘炜浩十分不满的说道。

  这次和日本汉方医的交流会本身是由他父亲的医魂馆出战便可的,没想到梁师铭竟然临时加了一个叶尘枫,这让他很不爽快。

  梁师铭想了想:“这样吧,就让你父亲的医魂馆和叶尘枫一起出战,这样相当于上了双保险!”

  “梁院长……”

  刘炜浩还要说什么,直接被梁师铭打断:“青竹,这样你去提前找一下叶尘枫,让他去医魂馆和刘老交流切磋,好应对明天的交流会啊!”

  “好的,师父,我这就去!”林青竹欣喜的离开。

  随后叶尘枫便被莫名其妙的让林青竹带走,让他一阵无语。

  “医魂馆,名字起得不错,只是不知道里面是不是一帮庸才,这样吧,林医生我就陪你去医魂馆走上一趟吧。”得知林青竹的目的后,叶尘枫道。

  “谢谢你,叶尘枫!”林青竹笑笑。

  将车停下后,叶尘枫和林青竹走向了医魂馆。

  远远地叶尘枫就看到一个年轻的母亲抱着一个小孩使劲地敲着医魂馆的门,但是像是里面上锁了一样,任凭年轻母亲如何敲门,门都没有开。

  看到这样的状况,叶尘枫不免加快了脚步,上去从年轻母亲手中将小孩接了过来,发现小孩一脸的通红,呼吸也有些急促,很明显是有东西卡到了嗓子里面。

  叶尘枫在小孩的后背上摸了摸,接着用力一拍,一小节鸡骨头从孩子的口中弹射而出。

  “我的孩子!”母亲激动地接过孩子。

  砰!

  而叶尘枫却一脚踹开了医魂馆的门。

  “你是什么人?你要干嘛?”

  “我是来踢场子的!”

  叶尘枫的这一声让医魂馆的众人着实吃了一惊,竟然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喊我是来踢馆的。

  叶尘枫脚力多大,一脚将医魂馆的门踹开,立时店里面的伙计纷纷围了上来,同时也是心中疑惑到底是什么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一个伙计接触到叶尘枫如刀的冰目时,吓得一个激灵。

  “我都说了我是来踢馆的!”

  叶尘枫表情冷漠,随即在场中扫视了一圈,发现几个头发花白的老年人以及中年人正围坐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显然这些人在准备明天的交流会,所以才会闭门不接病人的。

  “你赶快离开,不然我就报警了……”那个伙计面对眼神灼灼的叶尘枫,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叶尘枫失望地摇了摇头,道:“难道这就是我神州的中医吗?就为了比赛那样一个虚无的名誉竟然置一个生命频临死亡的孩童于不顾,要不是我恐怕今天这个孩童就要夭折于此了,你们做的真好啊!”

  此时那个母亲已经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抱着面色恢复正常的孩童一下子跪到在叶尘枫的面前道:“恩人啊,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真是太谢谢你了,今天要不是你,恐怕小宝,呜呜……”

  “这位姐姐快起来,我也是举手之劳!”叶尘枫说话的同时朝一群老头那边看了一眼。

  其实医魂馆馆主刘跃明等人已经被这边的动静惊动,正朝这边走来,然后叶尘枫刚才的那番话以及年轻母亲道谢的场面都印入到了刘跃明众人眼中。

  众人面上不自觉地一羞。

  “恩人,真是多谢你了,原本我以为那些好医生就是岁数大的,今天看来我错了!”年轻妈妈不由得说道。

  “好了,姐姐你先带孩子回家吧,记住以后可千万不能给小孩乱吃东西,否则将会有严重的后果的。”叶尘枫叮嘱道。

  “小医生真是谢谢你了,你的话我会铭记在心的!”随后年轻妈妈便带着小孩离开。

  “馆主有个人要踢馆,而且还把门踢坏了,你看我们是不是要报警?”伙计见到馆主来,凑到刘跃明面前道。

  只见刘跃明摆摆手,道了声“不要”。

  然后刘跃明直直走到了叶尘枫面前,抬手行礼道:“小兄弟是?”

  刘跃明长得瘦骨嶙峋,面目还算祥和,而且身上也没有什么傲气,和刘炜浩那小子不一样。

  叶尘枫对刘跃明的客气嗤之以鼻,冷哼一声:“踢你医魂馆的人!”

  “臭小子你一再地口出狂言,你知道你眼前站的是谁?”刘跃明身后一个中年医生骂道,看样子对刘跃明很是尊重。

  “是谁?”叶尘枫轻轻地问道。

  “他也就是我们医魂馆的馆主,同时也是神州江南中医协会的会长刘跃明先生,你竟然在刘跃明老师的面前说踢馆,你真是胆大包天啊!”

  然而没有中年人预料中叶尘枫震惊无比的一幕,只听叶尘枫淡淡地说了一句:“没听过”。

  “你……你真是不知好歹!”中年人气得直冒烟,手指指着叶尘枫怒哼了一声。

  叶尘枫轻轻地拨开中年人的手指,然后道:“你们这些打着神州中医幌子的庸医不配指我!”

  “你……”被叶尘枫骂作庸医,中年人一团怒火立时涌上心头,举起手就要拍下去。

  “小德不要!”刘跃明忙上前阻拦,但是只觉眼前一花,接着奇怪的一幕发生了,被刘跃明称作小德的中年人的手竟然在半空停了下来。

  “啊!你对我的手做了什么?”王德只觉手腕上一阵刺痛,然后整个胳膊都麻木了,渐渐地麻木的感觉袭遍全身,然后整个身子都僵在了哪里,动不了。

  

章节目录

美女总裁的超级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第五独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第五独孤并收藏美女总裁的超级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