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这个神秘人正是和叶尘枫在将军湖见过和他相似的人。

  他走在地面上,发出沙沙沙的声音来。

  仿佛这里笼罩的阴气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

  要知道这里的气氛简直跟地狱一样,那绝对不是普通的墓地能比的。

  那个大坑里,至少有几千具尸骨,深深积累出来的怨气就能让人脊背发凉,呼吸窒息。

  神秘人来到这里后,径直往墓地走去。

  一直深入,不知道走到多久,他停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他也才是走到墓地的一半而已,可见这块墓地有多么的大。

  神秘人忽然停下来,目光看向了一个方向。

  明明这是墓地间留出来的通道,按理来说应该是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

  但是在这里偏偏立着一块墓碑,关键是墓碑上面的刻字,更叫人触目惊心。

  如果叶尘枫见到的话肯定会疯狂一把,因为在墓碑上刻的字赫然是“叶沉浮之墓”。

  神秘人看了片刻后,发出一声冷笑,旋即,他的两只熊熊火焰的烈眼忽然爆射出璀璨的光芒来。

  他的口中更是默念着不知名的咒语,一股澎湃浩瀚,毁灭性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顿时席卷了这片区域。

  “轰!”

  顿时,这里狂风大作。

  无数怨灵挣扎嘶吼的声音从四处飘荡出来,似乎是遇到了他们害怕的存在一样。

  “轰隆隆……”

  地面好似有一股庞大的力量在涌动着,发出轰隆隆的声音来,那威势简直犹如地震海啸来临一样。

  “砰!”

  就在这时候,上面刻着“叶沉浮之墓”的墓碑忽然拔地而起,冲向天际。

  墓碑起来后,竟然浮现出一道人影来,他是坐着的姿态。

  显然他是一直背靠在墓碑上,不知道以这种状态他呆了多少年。

  因为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变得衣衫褴褛,简直和乞丐没有什么区别,关键他的衣服是风吹日晒后的结果,所以断定他在这里呆了很长的时间。

  “砰!”

  随着一道沉闷的声响,这人竟然渐渐的从地上站起来,面对着神秘人。

  “轰!”

  而冲向天际的那块墓碑径直垂落而下,最终落在这人的背后,再也不动。

  因为这人背住了墓碑,后面用双手接住了墓碑。

  “是时候让你出场了。”神秘冷声道。

  只是对面的这人一脸冷漠,茫然,眼眸了更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的感情,就跟被人操控的傀儡一样,不带人一丝一毫的感情。

  而他的出场,代表着一场腥风血雨的来到。

  ……

  半夜的时候,叶尘枫三人就已经到了津市。

  等到凌晨的时候,三个人已经位于盘山的山脚下。

  “要不我们直接上去吧?我感觉像是要出事一样。”司空摘日月建议道。

  叶尘枫狠狠的瞪了司空摘日月一眼,怒道:“正当你出手的时候你不出手,你要是早点一闷棍打晕他,带到京城,哪里还有这回事啊!现在的你倒是着急了,你这个叫做……”

  “皇上不急太监急!”阿史那沙比在一旁默默的补充了一句。

  “咦,你这个老秃驴你竟然还说我,在我们看来,你们和尚和太监一样一样的,根本没有什么区别的。”司空摘日月争辩道。

  阿史那沙比笑了笑道:“和尚和太监是有区别的。”

  “呸,你扯犊子吧。”司空摘日月呸了一声道:“我就问你吧,给个女人,太监是不能享受的。你们和尚也是一样,我给你一个女人,你敢动吗?你敢吗?”

  说到最后,司空摘日月完全是趾高气扬。

  “哈哈,不敢了吧?”司空摘日月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来。

  只是阿史那沙比淡然一笑:“谁说不敢的?这有什么不敢的吗?佛法有云,普度众生。这女人既是众生!”

  “噗!”

  司空摘日月差点没有喷出一口老血来。

  “我特么可能遇到了一个假和尚!”

  司空摘日月欲哭无泪,在沙比面前完全没有还嘴之力。

  “你们两个都给我安静一点,你们是旅游来了。”叶尘枫不满的瞥了两个人一眼。

  旋即,司空摘日月围绕着盘山溜达着,最后他总结出来一个道理:老大,现在的盘山和我们昨天来的时候不一样啊,我记得昨天是入口的地方怎么绕到山壁上去了。

  “人家这样的高人,会一点奇门遁甲之术不是正常的吗?”叶尘枫反问一句道。

  司空摘日月摸摸脑袋,问道:“那老大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就在这里等着。”叶尘枫说道。

  阿史那沙比扫着地上的石头,不由得诧异道:“这里的石块怎么这么密集?”

  他的声音引起了叶尘枫和司空摘日月的注意力,两人目光不禁看去。

  果然在地上发现很多的石块,非常的密集。

  “昨天来的时候都没有见到啊,今天怎么就出现这么多了。”司空摘日月疑惑的道。

  叶尘枫笑了笑:“这些石块还真的有意思,平坦的和尖锐出来的挨在一起。好了,我选这块平坦的,你就选那块吧!”叶尘枫指着一块尖锐的石块,对司空摘日月说道。

  司空摘日月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老大这个绝对不行,这是要被***的!”

  “滚犊子!”叶尘枫骂了一句。

  ……

  京城机场。

  今天走出一名妙龄女郎来,她的一出现,回头率简直是百分之百。

  当有些自认为有点实力的人,鼓起勇气上去搭讪的时候,女人旁边忽然停了一辆豪车。

  随即,女人上了豪车,便扬长而去。

  “哎,真是遗憾啊!”这些人满脸遗憾的离开。

  车里。

  “古先生谢谢你来接我……”

  这名妙龄女郎正是陈惜君,前不久摆脱了他爷爷陈重威安排在他身边的监视,来到了京城。

  开车的古少清露出一丝笑意来:“没关系,倒是我好奇陈小姐是如何摆脱身边监控的?不出意料的话,这些人应该是西北军区天狼特战队的高手吧。”

  陈惜君淡淡的道:“古先生,这个我自有我的办法。我们还是来聊一聊正事吧?”

  

章节目录

美女总裁的超级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第五独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第五独孤并收藏美女总裁的超级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