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恍若隔世

  锦城市的九倒拐老街,是古玩字画一条街,如今的古玩字画行业都是假货居多,甚至也有算命、卖符、看相的,所以这一条街上鱼龙混杂。

  齐遇取出三枚桃木法符,放在一件破旧白T恤上,而那T恤上面有一个大大的黑色“符”字,龙飞凤舞。

  跟其他那些卖假货的人不同,齐遇并未大声吆喝、拉客,而是如姜太公稳坐钓鱼台,愿者上钩。

  只不过太阳都快下山了,却没有一条“鱼”上钩,这让齐遇意识到酒香也怕巷子深,虽然他的符都是货真价实,却无人识得,只能感叹世风日下,好东西都被埋没了啊。

  正要准备放下符道宗师的尊严,厚颜无耻地拉拉生意,这时候,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唐秀秀。

  犹豫了一下,齐遇按下了接听键,就听见一个熟悉的清脆声音在耳边响起:“好你个齐遇,接我的电话还敢磨蹭!你是不是忘记了,今天晚上到我们家吃饭的事?——别以为我关心你,是我爸让我问问,他正在下厨呢!”

  “堵车中,正赶过去!”齐遇还真是忘了这事,火速收摊,然后疾步如飞,向唐家而去。

  虽然齐遇对唐秀秀已经没有什么打猫心肠了,但他对唐秀秀父亲唐宪道十分尊重,因为在他的另一种记忆中齐家倒霉的时候,为父亲全力奔走的也就是他这一个朋友,甚至最后连累他被调到闲置岗位,彻底断送了政治前途。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齐遇作为修行者,更是恩怨分明。

  淬体大成之后,齐遇疾步而行,胜似闲庭信步,反而避开了堵车高峰,半个小时之后,已经到了唐家。

  龙泉庄园,位于锦城市南龙泉山下,依山抱水,已经算是锦城市的高端住宅了,不少达官贵人都在此地安家。

  唐秀秀家就在这里,有一栋小联排,齐遇提着两瓶丰江特曲、一束康乃馨、百合配搭的鲜花,按响了门铃。

  门开,几缕香风飘然入鼻,两个青春洋溢的女生出现在齐遇面前,其中一个女生,烫着梨花头,穿着很时尚的白色雪纺连衣裙,脚上踩着一双红色坡跟凉鞋,腰间点缀的红色丝带轻轻一束,顿时将她的蜂腰长腿凸显出来,她的姿容姣好,典型就是一个打扮得十分精致的白富美,连脚趾甲都精心的修饰过,如同瓷娃娃一样,只是一双凤眼总是流露出几分刻薄。

  这便是唐秀秀,曾经令齐遇怦然心动的姑娘,只是曾经的她,清新可人,宛若邻家女孩,而如今却已经蜕变成一个时尚美少女。

  唐秀秀跟齐遇算是青梅竹马,在上大学之前,他甚至觉得唐秀秀就是他暗恋的女神,毕竟唐秀秀妥妥地白富美校花,两家又算是世交,曾经青春懵懂的齐遇,怎么可能不喜欢。

  如今,却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因为按照齐遇的另一种记忆,唐秀秀根本就不会喜欢他,尽管齐遇对她巴心巴肠,但唐秀秀却始终对他趾高气扬,最终她喜欢上了一个年青的特种兵少尉,后来跟她也就再无交集。

  另外一个女生,名叫倪暮琴,她是唐秀秀的一个闺蜜,齐遇对她印象很深刻,因为“记忆”中他没少被倪暮琴打击,唐秀秀的这位闺蜜,可是一个真正的“唯物”主义者,一向觉得齐遇根本就没有资格追求唐秀秀。

  “酒是送给韩叔的;花是送给梁阿姨的。”齐遇将半路上买的礼物递了过去。

  唐秀秀稍稍有些诧异,因为以前齐遇这家伙来她家,绝对会为她精挑细选礼物的,从无例外,但今天是怎么回事。

  “切~我说齐遇,你是不是知道追求我们秀秀没戏了,连一束玫瑰都省了?不过,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我们家秀秀的追求者可多了,尤其是戚段卓——”倪暮琴果然风格未变,绝不会错过打击齐遇的机会。

  “好了,小琴,齐遇今天本来就是来看望我爸妈的,不送我礼物也很正常。”唐秀秀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面还是有些小失落,以前齐遇总是找机会送她各种小礼物,虽然她一点都不在乎,但今天没收到礼物,反而有些莫名不舒服。

  “齐遇,你坐下喝会茶,还有两个菜,马上就好了!对了,你梁阿姨在开会,晚一点才会回来——你们年轻人先聊聊吧。”唐宪道的声音从厨房传来,他一向将齐遇当亲子侄一样对待,今天竟然亲自下厨,意义自然不一样。否则,以唐家的经济状况,完全可以选择在外面餐厅吃饭。

  唐秀秀的母亲梁澄静不在,这一顿晚饭的气氛倒不是那么压抑。

  跟唐宪道不同,梁澄静在仕途上走得更顺畅,现在已经是锦城市分管农业、旅游的副市长了,但梁澄静对齐遇的印象可就不那么好了,毕竟跟她见过的一些优秀少年比起来,齐遇不管是家世还是个人能力,都是远有不及的,所以对于以前公爹开玩笑说要让唐秀秀和齐遇定娃娃亲的事情相当反对。现在公爹去世了,她的立场就更为坚定了。

  唐秀秀对齐遇并不怎么满意,其实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其母影响。

  “记忆”中那个的齐遇并不明白这一点,所以碰了一鼻子灰,但现在自然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进入客厅,齐遇才发现沙发上还坐着一个女生,长发如瀑,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绣花七分袖的短衫,下身穿着蓝色的百褶长裙,露出一双被水晶凉鞋包裹着的无可挑剔的纤足,整个人和衣着带着一种文艺复古的气息,看到齐遇进来,她将双脚蜷回了裙下。

  “你是齐遇?时常听秀秀和琴子提到过,今天总算是见面了,幸会。” 苏画这丫头,吐语如珠,声音柔和而清脆,听起来很舒服,而且气度古雅,像是从古代仕女图中摘出来的人物,就容貌而言,绝不比唐秀秀逊色,只是她的性格似乎更偏于静雅而已。

  只是,今天苏画似乎有些愁眉不展,应该是有些心事。

  “什么幸会,齐遇这家伙就是厚脸皮,一直贼心不死惦记着我们家秀秀呢,可不能让他得逞了!”倪暮琴可真是一点都不给齐遇面子。

  齐遇倒也不会跟她一般见识,不过刚坐定之后,就听见唐秀秀说:“齐遇,之前你们的辅导员给我打了电话,说是你肆无忌惮地旷课,还不接学校老师的电话,让我劝劝你——说实话,别以为考上大学,你就可以轻松了!你那专业可是很冷门的,就业前景有多差,你难道不知道?”

  “你好不容易才靠进了西南联大,竟然不知道珍惜!真是一点都不知道上进!”

  “要不是看在爷爷和我爸的面子上,我才懒得管你……”

  什么情况?“雪岭丘”还真是给唐秀秀打电话了?

  这么说的话,齐遇的家人,还有唐宪道,只怕都知道这事了吧。

  齐遇不想一直听唐秀秀训斥,所以转移话题,忽地说了一句:“苏画,你想买一张符不?”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