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猛龙过江

  深夜。

  渝州,天目山,半山别墅。

  这里是叶兢超的住宅之一,虽然灯火通明,但此时却弥漫着一股陈腐的气息,混合着多种中药材的气味。

  因为廉厉的病床就放在大厅中间。

  这家伙受的是内伤,西药无法救治,只能用中药、针灸辅助治疗,但不管叶家请来的医生何等高明,却根本无法救治廉厉,甚至连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原因就是廉厉自身的真气内劲已经完全消失,根本无法恢复。

  考虑到廉厉的身份,叶兢超并不想他死在这里,否则必然会跟竹联帮交恶,叶家虽然不惧一个竹联帮,但他们正在锐意进取的阶段,自然不想失去一个强大的盟友。

  为此,叶兢超已经派人通知了竹联帮。

  今夜,他们的人就应该到了。

  叶兢超已经派人到山下码头去迎接了,但是到目前为止,却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叶兢超喝着闷酒,有些烦乱不堪。

  虽然廉厉是在擂台上被人击伤的,但这事总要给竹联帮一个交待,少不了要花一些钱,而之前他又输了上亿的赌注,严腾那个废物一个人怕也拿不出那么多钱,看来这一次叶兢超自己看来也要出血了。

  作为叶家的旁支,叶兢超能够走到现在的位置上,十分不易,所以他绝不能容忍别人毁掉他现在拥有的一切。

  “那个叫齐遇的小子,真是该死!”叶兢超正寻思着找一个机会,干掉齐遇那个学生小子。如果不是他这个“凑数”的家伙扮猪吃虎,叶兢超的计划怎么可能会落空?

  便在这时候,客厅外面闪出一个黑色人影。

  “谁——”叶兢超心头一惊,霍地起身,酒杯掉落,他竟然不知道这个黑衣人如何出现的。

  与此同时,叶兢超的手下也发现了这个黑衣人,其中一个身手敏捷的家伙,向着黑衣人扑了过去,但是这黑衣人随手一挥,一股无形的掌力就将那人拍飞,随后他伸手隔空一抓,隔着数米的距离,竟然将叶兢超掉落的杯子给抓了起来,飞入他的掌中!

  随后,这黑衣人昂首阔步走入客厅,目光落在廉厉身上。

  蓬!~

  黑衣人手中的酒杯爆开,化为齑粉!

  “不知阁下是哪位大师?”叶兢超小心翼翼地问道,虽然这里是叶家的地盘,但对方可是内劲外放的化劲宗师,要杀他叶兢超的话,易如反掌!

  这别墅也算是守卫森严,但对这种化劲宗师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

  别看叶兢超也是内劲武者,但在化劲宗师面前,依然是土鸡瓦狗罢了,而且这些化劲宗师的架子都很大,一怒则见血!

  “本人薛佛世!”黑衣人傲然道。

  “师父……您终于来了……”病床上,廉厉挣扎着想要起身,但是他的伤势越来越重,这时候连起身都难以做到。

  “原来是薛大师!”叶兢超赶忙行礼,对方可是廉厉的师父,货真价实的化劲宗师。

  “废物!”薛佛世瞅了一眼病床上的廉厉,摸了一下脉门,顿时意识到廉厉已经是废物了,于是手掌隔空按下,顿时廉厉胸膛凹陷下去。

  当场气绝!

  这便是化劲宗师的行事作风,绝不拖泥带水!

  叶兢超一惊,对薛佛世更加恭敬,这家伙连自己的徒弟都能下此狠手,自然不能轻易开罪。

  “薛大师,这是两千万现金支票,廉厉出了事情,我很抱歉。”叶兢超赶忙将准备好的两千万支票双手奉上,尽管他的心头十分不爽。

  薛佛世冷哼一声,笑纳了支票,脸色稍微好了一点,“廉厉技不如人,被人废掉也是活该,但对方出手如此狠辣,莫非以为我竹联帮无人不成!”

  “唔……那小子名为齐遇,之前跟廉厉对战的时候,出言侮辱您和湾岛帮会呢。”叶兢超这时候故意火上浇油,“不如……我再安排一场拳赛,薛大师您亲自出手击杀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你来安排?”薛佛世冷笑一声,一巴掌将身旁的茶几拍了一个稀碎,“让你来安排,廉厉被人废掉了!击杀一个学生小子而已,我自有安排!”

  薛佛世可是竹联帮坐镇的元老级人物之一,怎么会甘心被叶兢超这样的人摆弄,直接翻脸拒绝。

  便在这时候,一个雄浑的声音在屋子上方响起:“薛兄——入乡随俗,叶兢超自然没资格安排你,那我叶封呢?如果薛兄不爽的话,我不介意陪你活动一下筋骨。”

  “封叔!”虽然叶封并未现身,但叶兢超却立即做出躬身行礼的样子,仿佛叶封就在他面前一样。

  这便是叶家的规矩,当然这也是江湖的规矩,内劲武者在化劲武者面前,自然应该恭敬如同长辈一般。

  “叶封!化劲中期!”薛佛世哼了一声,却并未反驳,他本身是化境初期的武者,对方功力更胜一筹,何况这里是叶家的地盘,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个道理他自然明白。

  “既然薛兄没有异议,那么对付齐遇那小子的事情,我来那排如何?根据目前我得到的信息,那小子虽然击败的廉厉,却并非真正达到了化劲,所以薛兄要击杀他,应该不是难事。”叶封道。

  “好,那我等叶封兄安排!”薛佛世应了这事,然后向叶兢超说,“给我找个地方静修,不许任何人来打扰!七日之内,我要斩杀齐遇这小子。”

  叶兢超连忙应是,在化劲武者面前,他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何况这家伙可是连自己的徒弟都亲手干掉了。

  安排好薛佛世之后,叶兢超走到了山顶,这时候看到山顶峭壁边缘上,一个人负手而立,夜色之下,这人身体四周云雾缭绕,似乎随时都要御风而行似的。

  “拜见封叔!”叶兢超毕恭毕敬地向其行礼,躬身受教。

  “叶兢超,你先前在江州失利,本在我的意料之中。不过,事关叶家颜面,这一次若是再失败的话,你就去渝州矿业采矿吧,反正严腾的股份已经落入你手中!”叶封一句话,就定了叶兢超的命运,他虽然不是叶家的家主,但作为化劲中期的武者,完全可以对内劲武者生杀予夺,根本无需通告家主。

  叶兢超也羡慕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但他心知化劲修为绝不是那么容易达到的,如今他忙于俗事,武功修行已经不如以前那样刻苦,踏入化劲怕是遥遥无期了。

  “请封叔放心,这一次我必然竭心尽力,只是——封叔,您说那小子并非是化劲武者,那么薛佛世收拾他岂不是搓搓有余,我们只需要借刀杀人、坐享其成便可。”叶兢超自作聪明地说。

  “那小子的确不是化劲武者,这一点我并没有骗薛佛世。但是,那小子还是一个修道者,薛佛世忽略这一点的话,怕是要吃些苦头!”

  “要是如封叔所说,那么让这两个家伙来一个两败俱伤,岂不是对我们更好?”叶兢超的武功修行虽然不算厉害,但这脑子却还不错。

  “呵……这就是你还能继续执掌这里的原因所在。”叶封淡淡笑道。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