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赌局

  “呵呵……欧阳独融这老头儿,一点就着,怎么可能有自恃身份这回事。他之所以不出手,是因为没有把握!”白桑的目光似乎有一种惊人的洞察力,“玄武第九组的这个小子很不简单啊,他的身体四周,有好几股强横无匹的精神力波动,欧阳独融这是在忌惮啊!好了,我们下去解围吧,要不然的话,这老头儿怕是下不了台呢。”

  孔湃瑛点了点头,跟白桑一同下来给欧阳独融解围。

  她们两位到场的时候,齐遇还在痛扁韩艾辰,这位第二组的副组长,此时的哀嚎声就跟杀猪一样。

  好在玄武特战局不同于其他部门,在这里经常都可以看到相互“切磋”的场面,所以大家也就屡见不鲜、不以为怪。

  不同的是,这一次可是第二组的副组长,好歹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竟然被痛殴成这样,也算是一个奇观了。

  这时候,看到孔湃瑛和白桑联袂而来,其他人赶忙跟她们招呼,就算是欧阳独融,这时候也跟孔湃瑛点头致意。

  “怎么回事?”孔湃瑛作为玄武的局长,自然不能让双方继续打斗下去了,最关键还得给欧阳祝融解围不是。

  “韩艾辰只是提醒一下玄武第九组的人,应该守规矩,将战利品上交,结果这小子年轻气盛,竟然将韩副组长当中殴打了一番,这实在太过分了!”欧阳独融义愤填膺道。

  “欧阳老头儿,你耳朵有问题么?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我也是在按规矩办事——在给韩副组长治病,你怎么能打胡乱说呢?”齐遇这家伙真的是张嘴就来,竟然还敢说他是在给韩艾辰治病。

  “胡说八道!”欧阳独融气得吹胡子瞪眼,然后向孔湃瑛说,“局长,你也看到了,第九组的这些年青人,不懂礼貌、不懂规矩就算了,竟然还敢张口胡言乱语——韩艾辰被打成这样,他竟然还说这是治病,你见过有人这样治病的么?”

  孔湃瑛是何等老道的一个人,微微一笑:“欧阳长老,不要着急,我看韩副组长也只是皮外之伤,应该没什么大碍吧?何况,齐遇是第九组的‘医生’,这的确是没错的。至于他是不是在治病,我觉得医生和病人自己,最有发言权,对不对?我们只是外行,就不用急于下结论嘛。当然,如果齐遇真是假公济私地殴打韩副组长,那自然要对其进行处罚的。”

  一旁的白桑听了这话,心想孔湃瑛可真是厉害,说是来给欧阳独融解围的,但是随手就给欧阳独融下了一个套。

  果不其然,欧阳独融立即就往这套里面钻:“我欧阳独融虽然没有学过医术,但是中医、西医都见过不少,有谁这么给人治病的?何况,韩副组长哪有什么病,他生龙活虎的,哪里需要治疗!”

  “你这个老头子,怎么就这么自信呢?”齐遇冷哼一声,“你又不是韩艾辰,你怎么就知道他没病?——要不然打个赌,我马上不殴打韩艾辰,不给他‘治病’,但是我停手之后,他马上就会恳求我继续给他治疗,你信不信?敢不敢赌?”

  欧阳家族的人,都是火爆脾气,当着局长、白桑长老的面,欧阳独融自然不会输了气势,冷哼道:“赌!不过,你拿什么跟我赌!”

  “你不就是想要研究一下那一具金骨法身么?这样好了,如果你赢了,法身的脑袋归你;输了,把你们欧阳家的赤炎神石给我一块就行了。”

  “给你一块!怎么可能!”就算是欧阳连城都忍不住了,这个该死的齐遇也太贪婪了吧,赤炎神石可是欧阳家族的至宝,他们也只找到寥寥几块,这家伙一开口就是一块,怎么可能!

  欧阳独融也知道这个赌注有点大,不过当着孔湃瑛和白桑的面子,怎么可能输了气势,而且他觉得这个赌局虽然怪异,但是没有道理会输,韩艾辰被齐遇打得跟猪头似的,不报复齐遇就算了,怎么可能会为齐遇说话。

  “赌!”欧阳独融冷笑道,“准备好输的代价!”

  齐遇淡然一笑,停止了对韩艾辰的殴打,这时候韩艾辰终于松了一口气,内心之中早已经将齐遇骂了千遍万遍。齐遇和欧阳独融的赌局,韩艾辰也听到了,他自然是想要齐遇输掉,但这个时候,却听见齐遇说道:“韩艾辰,你被我揍了一顿之后,是不是觉得全身通泰了很多呢?”

  “我通泰个——噗~”韩艾辰本想怒骂“通泰个屁”,结果激动之下,竟然真的嘣出一个响屁,而且还是当着孔湃瑛和白桑的面,这可就相当地尴尬了。

  好在韩艾辰的脸都肿成了猪头,也没有人可以看到他尴尬的表情了,但这个时候更加尴尬的是,正如齐遇刚才所说,他全身的经脉的确是通泰了不少,就像是僵坐一天的人,忽然间被一个按摩高手来了一个全身按摩,舒畅得你禁不住想要叫起来。

  而经脉的这种通泰,比皮肉的舒展还要舒服十倍都不止,所以韩艾辰自然是深有体会,但是要他承认齐遇实在他治病,那岂不是让他承认自己找揍不成?这可不行!

  韩艾辰正要对齐遇的暴行进行违心的痛斥一番,却又听见齐遇说道:“韩艾辰,你的神阙穴马上就要通了,你幼年在少年修行童子功不当,留下的隐疾,马上就能痊愈了,你要是不继续接受治疗,有点可惜啊!”

  “齐遇,你不许威胁韩艾辰!”欧阳祝融也不笨,担心韩艾辰被齐遇的言语影响,输了赌局可就大大不妙了。

  “当着局长和长老的面,谁看到、听到我在威胁韩艾辰?我只是在阐述病理好不好?”齐遇哼了一声,事实也是如此。

  韩艾辰的神情变得复杂起来,他没有想到齐遇竟然知道他的隐疾,而且一语道破天机:

  没错,韩艾辰作为少年俗家弟子,小时候就在少林寺修炼童子功,那时候修行非常辛苦,师父和师兄要求十分严格,练功的时候不准拉屎拉尿!恰好韩艾辰小时候肾不好,畏惧师父师兄的严厉,就只好憋尿,结果就憋出了病根,导致他的肾功能白天的时候还比较正常,一到了晚上,就老起夜,甚至还尿床,这简直就是他莫大的隐疾!

  好了,关键现在被齐遇给看出来了,而且似乎有好转迹象了,这该怎么办呢?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