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失算

  “紧急新闻播报,一架从米国纽约飞往锦城国际机场的航班出现了重大故障,迫降失败,飞机被大火吞没,只有飞行员和极少数乘客幸免于难……”

  这样的事故新闻,原本已经算是非常惊爆的新闻,但实际上却并未引起过多媒体的关注,相关善后工作也非常地低调。

  奇怪的是,这一次虽然死了不少的米国人,但是米国方面竟然并未公开发布什么声明,只是说了一句“将配合华夏方面做好调查”就草草了事,这其中似乎蕴藏着什么隐情。

  飞机失事,或许是米国方面更加乐意接受的结果。

  看来,米国官方并不想要什么“生化、恐怖”等字眼出现。

  至于飞机失事被烧光,这种事情虽然也很悲剧,但却不会造成恐慌,暂时也不会造成两个国家的仇视。

  华夏方面也认同了这个观点,说明肯定是米国方面在某些地方做出了一些让步。

  政治即为妥协。

  齐遇虽然不想涉足政治,但是这样的结果意味着什么,他可是很清楚的:华夏方面的妥协,这说明米国仍然掌控着绝对的霸权。

  以前米国人可以让一艘航班直接在大海上凭空“消失”,甚至可以让一个小部落直接人间“蒸发”,只需要给出一个稍微合理的解释就行了。

  三天之后,对孙青云的隔离结束了,因为这家伙身上的虽然“毒素水平”很高,但是却并不携带具备恶性传染的病毒了,所以再关着他也没有意思了。

  从疾控中心出来,孙青云没有想到齐遇竟然跟钟丧来接他。

  “怎么,看到我来,你很诧异?”齐遇向孙青云说道,“放心,我这人说话算话,从现在开始,钟丧就是你的师父了,他会教你一些功夫。另外,在你功夫大成之前,他可以给你提供一些保护,免得你被人给干掉了。”

  “你的意思,我以后就是你们的人了?”孙青云说道,他感觉齐遇应该是国家秘密组织的一份子,虽然有一种沦为棋子的感觉,但总算也是一个有身份、有前途的事业,加入似乎也无妨。

  “别误会——”齐遇打断了孙青云的话,“我虽然传授了毒功给你,但是可没有要你加入我们的意思。说实话,我还只是玄武第九组的小组员而已,连组长都不是,没有资格直接让你加入。”

  “什么?小组员!”孙青云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齐遇说的也是事实,但是他这么厉害的人物,竟然只是玄武第九组的组员,这个究竟是什么组织,竟然这么牛逼哄哄?

  这下好了,之前还担心沦为棋子,结果才发现连成为人家棋子的资格都没有,这才真的是有些失落。

  但正因为如此,反而让孙青云对这个玄武第九组产生了浓烈的好奇心。说到底,人,尤其是男人,多半还是一些贱皮子,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反而越是好奇。

  孙青云现在,肯定是没有资格加入玄武,还是让他继续去上学好了,虽然这家伙无端旷课一阵子,不过这问题不大,这种事情肯定不用齐遇亲自去打招呼,有人可以办妥,孙青云照样可以回学校读书。

  但是经历了这一次变故,孙青云真的是成熟了许多,重新回到学校,他必然跟以前截然不同。

  将孙青云送回学校之后,钟丧禁不住询问齐遇:“主人,莫非你对这孙青云比较看重?否则的话,您何必亲自来接他。”

  “我看重的的是他顽强的生存能力。”齐遇向钟丧说,“你应该知道,有些人的实力虽然不怎么样,但总是‘命硬’,能够在瘟疫、战役各种混乱中生存下来,我觉得孙青云就是这样的人。天生我材必有用,他这样的人,终归是有用途的——对了,这一次孙青云不是建功了么?”

  “你是说……他在米国充当药人的事情?”钟丧说,“这一次就连燕东来都雷霆大怒,应该是不少米国人‘感冒’了啊。”

  钟丧这话,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嗯,这也有孙青云的功劳啊,另外几个药人,都没能活下来,这个消息不用告诉他了。不过,现在米国很多很多地方都在爆发‘红魔流感菌’,燕东来也难免会头疼的。”

  “不过,燕东来毕竟是这种病毒的创造者,他的手中应该有这东西的解药吧?”钟丧提醒齐遇说,“甚至,就算是变种病毒,也是他们弄出来的。主人,其实我一直不理解,燕东来为何制造这种病毒,既不是最凶猛的,也不是最凶残的病毒……”

  “那要看你如何理解凶猛和残忍。另外,你要了解燕东来的真正想法。”齐遇向钟丧说,“红狼天瘟其实破坏性也是相当大的,但是好处却是隐蔽性很强,给就像是流感一样,不得不说,燕东来手下的人,还是相当有本事,将瘟疫‘包装’成流感病毒,迷惑性很强,如果一开始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那么很容易就中招了,而一旦中招,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整个华夏必然会引起一番动荡,那时候燕东来乘乱而来,岂不是正好让他君临华夏了?”

  “但是,他的手中应该还有更恐怖的病毒吧,为何不用?”钟丧还是未能理解这一点。

  “核武器也很恐怖,米国为何不用?”齐遇反问。

  听了这话,钟丧顿时有些明白了:如果手段太凶残的话,容易引起诟病,那时候必然成为众矢之的。而且,更可能引起华夏方面的完全反扑,所以太过凶猛的病毒,反而不太合适。

  比如,之前燕东来给孙青云注入的“地狱病毒”,实际上就是非常凶残、恐怖的,虽然制造了极度残忍的场面,但是这种威慑却适得其反,想必就算是燕东来自己,都有些后悔这种举动了:

  连米国官方,都选择了保持沉默,那就意味着他们自知理亏,知道这件事情燕东来做得过火了!

  见钟丧明白了其中道理,齐遇接着说道:“另外,燕东来竟然还在幻想他有朝一日可以‘君临华夏’,却没有想到,这一次他在米国的地位将会岌岌可危了。”

  “岌岌可危?”钟丧不解,“燕东来不是米国超能作战研究院的副院长,而且也是中情局的高层之一,还是北美洪门的客卿……怎么看起来,他都是相当有能耐的人,地位明明很高,为何岌岌可危?”

  “因为他不是白人,所以无论他再厉害,在米国的真正上层人物眼中,他的作用就是一把利刃——用来对付华夏的利刃,仅此而已。但是,如果这一柄利刃竟然不再听使唤的话,你觉得那些人会如何处理?”齐遇笑着说道。

  钟丧听了这话,深以为然,对齐遇更加地畏惧:如果齐遇只是修为力量强大一些也就罢了,想不到竟然连心计也如此了得,难怪他现在沦为齐遇的棋子了,真是一点都不冤。

  随后,齐遇给苏画打了一个电话,当然感谢她近期以来跟施凝卿在背后所做的事情,她们一直都在维护齐遇的声誉的,这一点齐遇内心还是非常感激的。

  随后,齐遇回归正题,提醒苏画:“可以准备为清瘟液申请进入国际市场——米国佬,也应该尝尝中药是什么味道了!”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