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关人峰的交谈之中,齐遇虽然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收获,但是也有一些启发,有一件事情可以完全确定:

  的确有一股强大的意志在默默地审视这一切,随时准备给予齐遇和关人峰一次“裁决”!

  凤文之中,隐藏的不仅仅是强大的力量,还有大恐怖!

  不过,齐遇仍然是将一个“生”字凤文打入了关人峰的身体中,让他的身体重新焕发生机,这样一来的话,关人峰的身体状况自然会变得很好,也可以继续从事凤文的研究。另外一方面,齐遇也想要试探一下“深浅”,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在幕后关注着凤文的事情,不管对方究竟有多么强大,总是要做出一些布置,看一看对方的来头。要不然的话,齐遇又可能走上“记忆”中的

  老路。

  关人峰现在什么都不怕了,自从见识了天字凤文之后,他就已经可以“含笑九泉”,所以就算是这凤文的后面有什么鬼怪、恶魔,关人峰也不怕了,他最怕的就是到死都不能解开一个凤文的奥秘。

  跟关人峰告别之后,齐遇也就准备返回青台山。

  本来不想打扰许素灵跟家人的团聚,只是看起来她的团聚跟她想象的并不一样,甚至齐遇感觉到她的怨念。

  许素灵又回到了西南联大的图书馆,冷冷清清地一个人坐在图书馆前面的石头阶梯上发呆,看到齐遇之后,许素灵向他说:“我们回青台山吧。”

  “我是准备回青台山,不过看你这样子,现在回去可不太合适。你是修行者,不能带着怨气而行,那会形成心魔的。”齐遇向许素灵说,“这样吧,我陪你走一趟。”

  “不用了。”许素灵摇头说,“他们已经不需要我了,已经不爱我了。”

  “说什么呢,你看到的未必是真的。”

  “他们已经有了新的孩子!”许素灵说,“他们已经忘记我了!”“你父母竟然有二胎了?”齐遇哑然失笑,“越是这样,他们更加需要你的祝福,因为高龄产妇真的不容易呢。这样吧,我陪你一同,如果他们真的不需要你了,你好歹直接骂过之后再回青台山吧,然后忘记

  了世俗的一切,好好修行,如何?”

  许素灵好歹也是齐遇的弟子,而且齐遇对她也是寄予厚望,所以自然不希望她在这里就折算了,如果她心怀怨气的话,肯定会影响她的修行,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甚至,可能以后出现心魔。

  抛开她的命运不说,以前的许素灵也是家庭中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孩子,结果没有想到父母现在竟然马上有了新的孩子,这种落差可想而知了。

  只是,齐遇觉得许素灵毕竟是女生,难免是有些敏感的,陪着她回家去一趟好了,好歹也是自己的徒弟,还是一个女生,总不能完全不关心吧?

  像是尸生女雷蕾真这种女生,根本就不需要齐遇的关心,甚至他想要关心也是没有办法的,她根本就没有家人。

  许素灵却是不同的,她是有家人的,也是有过爱人的,这些都是美好的东西,不能就这么泯灭掉。

  很多修行者,其修行的过程就是人性泯灭的过程,在漫长和残酷的修行岁月当中,很多修行者的人性和情感都泯灭了,成了没有任何感情的“石头”。

  在齐遇看来,他不是这样的人,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徒弟成为这样的人,所以齐遇带着许素灵,带着一篮子青台山出土的新鲜“仙桃”,直接前往许素灵的家中。

  结果,到了许家的公寓门口,许素灵还有些扭捏,竟然不肯敲门,反而齐遇只好硬着头皮来敲门。许家的条件其实还不错,这一套电梯公寓位于锦城市中心,也应该算是价值不菲了,只是最近因为天动、地动的缘故,人心惶惶,城市房产的价值毕竟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但这并非是关键,关键是现在

  许素灵的父母竟然准备生下一个二胎,这让许素灵有一种被亲人遗忘的感觉。

  对于鬼魂来说,什么是真正的死亡?

  当她觉得被这个世界所有人遗忘的时候。

  许素灵最怕什么?不是什么猛鬼、凶灵,她害怕的其实是被遗忘,尤其是曾经爱她的那些人会遗忘。

  齐遇能够理解这种感觉,因为即便是他拥有了数百年的“记忆”,却依然在乎自己亲人的安危一样。

  许素灵不想敲门,那么齐遇来敲门好了。

  门开了,一个头花有些花白的中年人来开门,依稀可以听到屋子里面有很多人,因为齐遇听见了很多笑声,似乎里面的人都很开心。

  “你……是?”中年人看着齐遇,以为他走错门了,毕竟这可是新年时期,串门的很多。

  “您是许……许先生?”齐遇本来应该称呼其为许叔叔的,如果只是看年龄的话,但是他毕竟是许素灵的师父,这辈分可就乱了,所以只能称呼对方为许先生。

  “是的……我是,小伙子,你这是?”许素灵的父亲许平问道,仍然是不明白齐遇的来意。

  “可否借一步说话?”齐遇向许平说。

  屋子里面的人太多了,如果这个时候许素灵忽然现身的话,还真是可能会将这里的人都吓住。

  还是先跟他父亲谈谈好了。

  不管怎么说,大部分的父亲都是最心疼女儿的。

  许平虽然觉得齐遇有些怪怪的,但是却并不感觉齐遇有什么恶意,于是轻轻拉上了门,到了屋子外面,向齐遇说:“小伙子,是不是你有什么难处?”

  这就误会了呢。

  齐遇本想让许素灵出来,结果扭头一看,这位竟然又不见了。

  于是,齐遇只好硬着头皮向许平说:“许先生,我是你女儿的师傅——”

  “住口!你这个骗子!”许平顿时气得脸色发红,似乎这件事情触及到他的逆鳞一样。

  但是齐遇却并未生气,反而轻轻点头:谁说许素灵的父母就不在乎她了呢?瞧瞧这表情,显然仍旧在乎,只是深藏心底罢了。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