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

  符天牙心头一惊,他当然知道遇到对头了:对方竟然可以不知不觉地进入这个房间,已经足以说明来的人很不好对付!

  “淡定一点——符会长。”一个人影似乎从阴暗中走了出来,手中也拿着一只酒杯,就这么淡然地看着符天牙发笑。

  这是一个年轻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学生一样,但是从来没有听说一个学生小子竟然厉害到这种地步。

  玄武最近也招纳了很多的学生,但是毕竟都太年轻,S级异能者都是屈指可数,更不要说SS级及其以上。而能够给符天牙造成威胁感觉的,至少也是SS级异能者啊。

  对了,眼前这个学生小子,好像似曾相识啊。

  符天牙脑子当中闪过一个人,然后不肯置信地盯着对方,语气带着疑惑和几丝惊恐:“你……你是齐遇那小子?你不是已经死了么!”

  “是啊,我是齐遇,但是我没有死呢。”齐遇笑着说。“怎么可能?当时那么多人亲眼所见,你是被无数的魔物和妖修围攻死的,那种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逃脱,没有可能的!你不可能活着——难道你是阴魂?”符天牙好歹也做过玄武的会长,当然知道鬼魂也

  是可以存在,可以修行的。

  “哈……你就当我是阴魂好了。”齐遇向符天牙笑着说道,“阴魂回来干什么?——当然是索命!”

  “索命?你想要对付我?”符天牙这个时候马上冷静下来,作为SS级的异能者,他非常确信自己能够应付眼前的局面。

  符天牙自己就是SS级异能者,而且身上还有神魔晶核,使得他的力量完全可以突破SSS级异能者,那样的话,可谓上天入地都能去!齐遇这个垃圾武者,根本就不是符天牙的对手。

  另外,符天牙好歹也是玄武的重要人物,这里又是燕京城,只要符天牙示警的话,玄武的强者们随时可以过来支援,那时候不管齐遇这小子是人是鬼,其结果都是一样——

  被消灭!因此,符天牙马上就冷静下来,向齐遇说道:“你可知道,这里距离玄武总部其实并不算太远,我只需要支撑一点时间,赶来这里的援兵就可以将你围杀了,所以这个时候掌握主动权的绝对不是你,而是我

  !”

  “嗯,还有呢?”齐遇又问。

  “还有——如果你觉得还不够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在这燕京城之中,还有一些隐士高人长期坐镇,你如果惊动了他们,其下场一定会比较凄惨的!”符天牙又道。

  “嗯,好吧。我承认,如果你能够支撑一点时间的话,我的确是比较麻烦了,只是问题在于你可能根本无法支撑了——对不对,散花女?”齐遇这个时候向符天牙的一个情妇问道。

  那个叫“散花女”的情妇并未说话,其身体忽地释放出一团金色的柔光,待光芒消散之后,留下的却是一道古朴的桃木符。

  桃木符箓上面写着一个“字”,这便是“人”字凤文。

  符天牙的酒意一下子全都醒了,顿时意识到他应该已经中计了,并且陷入了一个杀局当中。

  “你的障眼法,还真是高明啊!难道说,之前你在锦城市外面,也是靠这办法骗过众人的?但是你的尸骨呢?噢,当时已经尸骨无存了,难怪……”符天牙向齐遇说道,他这是拖延,准备想办法逃脱。“你的分析和想象力不错,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我不过是在众人面前用了一个比较高明的障眼法,来了一个金蝉脱壳而已,结果好像比较管用,你们都以为我就那么被围攻死了。”齐遇向符天牙说,“说实话

  ,如果不是知道你这么想干掉我的话,我或许打算放过你的。”

  “怎么说?”符天牙又问,心头却在盘算着如何逃脱。“你之前对付我,抹黑我和青台仙宗,我认为这只是‘公务’,毕竟你当时是玄武的会长,想要玄武扩大生意,不想看到青台仙宗占到任何便宜,这个我都能理解;但是这一次,你们竟然想要利用孤山的妖修

  们来一个借刀杀人,直接想要杀死我,这就不是‘公务’而是‘私人恩怨’了。既然是私人恩怨,那么我当然是要彻底跟你们父子来一个了断。”齐遇如此解释道。符天牙轻轻点头:“你的想法不错,这其中的确是夹杂了一些私人恩怨,因为你这样的刺头一直存在,就会影响我和符家的声誉,最关键的是你害我失去了会长的位置,所以这私人恩怨难道不应该算在你的头上?另外,如今玄武崛起之势如同长虹贯日、无人可阻,你去非要跳出来跟我们做对,你要是不死的话,怎么能行?——好了,原因你都清楚了,现在的话,我建议你平静地离开,我给你两分钟时间逃

  走。”

  符天牙认为他已经掌控了主动,既然齐遇知道了前因后果,大概也就会冷静下来,好好地思考一下得失:

  这里终究是燕京城!谁敢在这里放肆?齐遇肯定也不敢!符天牙的想法固然是不错的,但是齐遇既然亲自来了锦城市,自然就不会放过符天牙的,且不说这房间里面就布置了“绝龙杀阵”,最关键的是就在符天牙跟两个假冒的情妇缠绵的时候,齐遇已经动了手脚

  ,符天牙在跟两个情妇玩“你情我愿游戏”的时候,就已经被齐遇种下了“生死符”,也就是本命符。

  要种下本命符,自然是需要被种符的人配合才行。

  结果,在刚才那种情况下,符天牙自然是非常地配合,所以如今他的本命符已经落入了齐遇的手中。

  这就等于符天牙的命运,已经被齐遇操控了!

  本命符是没有办法违背的,除非符天牙可以打破自身的命运,但是显然他没有这本事。

  “符天牙,你你竟然还以为掌控局面的是你?”齐遇呵呵一笑,这家伙还真是死到临头都不知。“难道掌控局面的是你不成?”符天牙不屑地冷笑一声。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