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雨、霜、电……

  刀、剑、枪、箭、锥……

  无数罡气形成的兵器,无数的元素力量从三千杀阵中释放出来,而且都集中轰向齐遇,要将他一下子轰杀成渣滓!

  齐遇虽然对天龙丧钟的三千杀阵都有所了解,但是想要做到游刃有余,那是在这三千大阵完全展开的时候。

  那时候三千大阵要对付玄武众人,而不是针对齐遇一个人,所以他才有机会在阵法中穿梭自如,甚至利用阵法来坑害符玄煌。

  这时候三千杀阵完全催动,只是为了对付齐遇一个人而已,其威力自然是千倍提升,自然也不会给齐遇有任何可乘之机。

  就算是齐遇有鲲鹏变的身法,也来不及脱离这里!

  “没有真正的灵器护体,竟然也敢强闯这里!”龙飞扬冷笑一声,觉得齐遇这家伙真的是太狂了,比她这样的龙族修士还要狂妄,竟然就这么当枪匹马地直闯孤山,他真以为自己是神仙不成?

  但是,要说齐遇没有灵器护体,这个也寒碜人了吧?

  面对“风雷雨霜电”,齐遇这边自然是有不尽神火迎了上去!

  灵火符,当然也算是灵器:符灵,也是器灵!

  面对“刀剑枪箭锥”等罡气形成的兵器,齐遇有符剑破军。

  一剑可破万法!足矣!

  虽然符剑破军不是灵器,但是更胜灵器!

  三千杀阵一击,竟然伤不了齐遇。

  龙飞扬暗恨,心意一转,天龙丧钟忽地缩小许多,但是仍然有一栋屋子那么大,向着齐遇当头镇下!

  这天龙丧钟重逾山岳,只要击中了齐遇,绝对可以将他镇死!

  齐遇呵呵一笑,知道龙飞扬是什么想法,但是这天龙丧钟一旦缩小之后,虽然更加地灵活多变,但是笼罩的范围却缩小了很多,所以齐遇催动了鲲鹏变身法,一下子就闪开了天龙丧钟的攻击。

  “这厮好快!”龙飞扬心头暗骂一声,不过她可是堂堂的飞扬公主,是暴风之神的宠儿,天生的“风龙”,她的飞行速度自然是不慢,马上催动天龙丧钟追了上来。

  只是,两人飞得越高,那么距离锦城市就越远。

  齐遇此举,只是不想锦城市的人被波及,一旦锦城市出现大面积的伤亡,那么孤山方面的血祭就有可能成功,那时候齐遇要头疼的就是不是龙飞扬这个龙女,而是龙魁一那个堂堂的龙帝大人!

  嗖~!

  终于, 龙飞扬借助风力,拦截住了齐遇,冷笑道,“你以为可以从我的手中逃脱么?我是飞扬公主,天生可以飞行,可以操控风元素之力!——给我死!”

  龙飞扬又一次催动天龙丧钟,向着齐遇镇了过去,她觉得齐遇应该是逃无可逃了!

  这一次,龙飞扬果然是没有判断错误,“轰隆”一声巨响,齐遇被镇压在天龙丧钟之内。

  龙飞扬用神识一扫,就看到齐遇的确是在天龙丧钟之内,于是她就放心了不少,这天龙丧钟毕竟是夸父山龙族的强大法宝,龙帝龙魁一的灵器,这其中有三千个杀阵,全力催动之下,威力无穷!

  就算是齐遇熟悉这一件灵器的三千杀阵,但是他也必然会被消耗很多的元气,还是不断地消耗。

  如果不能破开这天龙丧钟,那么齐遇被镇死在其中也是必然的事情,不外乎迟早而已。

  然而,龙飞扬如果知道齐遇的真正想法,她恐怕会彻底气得吐血:

  齐遇的确是被镇入了天龙丧钟之内。但是,这是他故意做出的选择而已,否则如果他全力催动鲲鹏变身法,就算是龙飞扬也未必能够追得上。齐遇让他自己被镇在这天龙丧钟之内,因为他要彻底解决这件事情,而解决此事最好的办法就是摧毁天龙丧钟,彻底毁掉龙魁一的计划。但是,这件事情又不能做得太明显了,如果太明显被龙魁一察觉的

  话,齐遇到时候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

  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装着被天龙丧钟给镇压了,然后齐遇再找机会收拾这天龙丧钟的器灵——黑龙士!

  黑龙士,这家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穿着黑色龙袍的道人,不过一张丧气脸,没有任何生机,如同死神的使者。

  当然,作为器灵的黑龙士,它本身他不可能有多少人性,因为它的个性基本上都是天龙丧钟和龙魁一赋予给他的。

  这个时候,黑龙士正在全力调动各种阵法来攻击齐遇,对于齐遇这个十分顽强的对手,黑龙士感觉到有些惊讶:通常被天龙丧钟镇压的生灵,很快就被这三千杀阵给灭掉了,这小子为何是难以“消化”呢!

  齐遇这个时候用神识向黑龙士说:“喂,器灵……我们谈一谈可好?”

  “谈什么?你是我家主人的敌人,只有死路一条!”黑龙士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告饶的话,但是这并不能让他动任何恻隐之心。

  天龙丧钟,原本就是伴随着死亡的,连龙族的修士都认为它是不祥之物。

  “我是你家主人的敌人没错,但未必是你的敌人。”齐遇向黑龙士说道,“你已经拥有了强大的灵性和修为,难道还想要继续屈居人下,任人当奴仆一样使唤?”

  “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处?我本来就是器灵,难道不应该呆在这里?不应该听从主人的指挥?”黑龙士觉得齐遇就是一个白痴,竟然想要用这样的话来为他自己争取一线生机,简直太愚蠢了。

  “是啊,你是器灵——主人要你做什么,你就应该做什么;如果主人让你为他而死,你也真的要为他而死么?”齐遇嘿嘿笑道,“何况,谁说作为器灵,你就不能拥有自己的意志?”

  “哈……你这蛊惑人的手段也太差了吧!你自己现在已经是瓮中之鳖,你就担心一下自己的处境吧,不用考虑我了!”黑龙士觉得齐遇简直就是疯子,这个时候他自己都死到临头,竟然还这么“热心肠”。

  但是,不得不说,齐遇的话似乎蕴藏着一些诡异的道理,让黑龙士不禁有些好奇,甚至想要知道更多一些。好奇害死猫啊!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