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齐遇第一次全力动用凤文符书的力量,就算是齐遇精通四海鲸吞诀,想要以筑基中期的修为击败、击杀魔王亚撒,依然是有些力有未逮。

  想要真正越级击杀魔王亚撒,唯有借助凤文符书的力量。

  但是,如果没有四海鲸吞诀的话,齐遇想要完全催动这凤文符书的力量,几乎也是不太可能的!

  一个凤文,就代表了一种本源力量,想要感应和完全调动这种本源力量,仅仅有凤文还不够,自然还需要自身拥有与之匹配的力量。

  否则的话,就像是一个小孩子挥动流星锤一样——还未伤人,很可能先伤了自己!想要将流星锤挥动自如,自身就必须要有与之匹配的臂力、腕力才行。“天、地、生、人”,这四个凤文,哪怕是催动其中任何一个,都需要耗费相当巨大的元气,如果不是齐遇有四海鲸吞诀功法,如果不是有一个混乱的空间通道作为支撑的话,他根本不可能完全催动这一本

  凤文符书!

  当然,这也是齐遇第一次完全催动凤文符书中的所有凤文,他也需要这一次全力出手,进一步完善自身的凤文符书,进一步了解凤文的力量。

  在凤文的领悟和使用方面,齐遇毕竟也还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唯有不断地领悟和提升,他才能在这一条路上走得更远。

  至于眼前这个对手,这个魔王亚撒,根本就不在齐遇的考虑之内——

  如果凤文符书都已经全力出手,还不能击败这个魔王亚撒的话,那么齐遇也就觉得没有必要继续冒险参悟这些凤文了。

  所以对于齐遇来说,不在于是否能够击败魔王亚撒,而是在于如何释放出凤文符书的真正力量,将魔王亚撒一击击杀!

  如果不能做到一击击杀,那么在齐遇看来,他领悟的凤文符书就一定还有问题。

  此时,魔王亚撒的攻击已经临头!

  魔焰滔天,谁都为齐遇捏了一把冷汗,谁都不怎么看好齐遇。

  但就在这个时候,脚踏星辰鲲鹏的齐遇终于出剑!

  他的剑并不快,几乎每个人都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出剑、挥剑的动作,但是随着他手中的长剑斩下,神秘的符文从剑身上释放出来,长剑每斩下一分,上面释放出来的力量就多了一重!

  那长剑斩下,第一重力量如同苍天一样至高无上!令万物俯首!

  第二重力量,如同大地一样辽阔无垠、地负海涵!

  第三重力量,如人祖顶天立地!撼天动地!

  第四重力量,在齐遇身上如大地回春、生机无限,但是从刀锋上迸发出来,却像是雪虐风饕,剥夺对手的一切生机!

  除了这四重力量,这一剑还引发了万千鬼灵的呼啸,一时间无数厉鬼索命!这一剑还有无数妖魔鬼怪、群魔乱舞!恍若邪灵大军,跟随着齐遇的长剑斩下,似乎要摧毁一切!

  这些力量,每一种都是那么强横;

  每一道都是那么汹涌澎湃;

  每一重力量都截然不同……

  按照很多人的理解,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拥有多种性质、气势截然不同的力量,更不可能将多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在一击之内完全融合、释放出来。

  别说是多种性质不同的力量,哪怕是同时动用两种不同的力量,都可能会导致走火入魔。

  但是,齐遇却只是用一剑释放了如此多重力量!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齐遇竟然将如此多种的力量完全融为一体!

  这便是凤文“情”字的妙用:

  情,虽然无力,然而却可以感天动地,可以维系苍生,甚至人、鬼、妖、魔……皆能以情动之!

  唯有一个“情”字凤文,可以融合贯通诸多凤文的力量。

  终于,剑落!

  漫天魔焰戛然而止,如同被滔天洪水冲刷过的火堆。

  剑气释放,如开天辟地!

  轰隆!~

  在魔王亚撒的身后,出现了一道深数十米、长数千米的沟壑!

  沟壑之中一片焦黑,草木凋零,生机全无!

  魔王亚撒依然屹立在原地,他的嘴巴张得很大,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一个字都未能吐出。

  四周天地间,铺天盖地的剑意开始缓缓消褪,如同海水退潮。

  一股淡淡的悲悯、哀伤之情弥漫天地之间!

  就算是逐日城中的观战者们,也不禁黯然神伤。

  齐遇似乎是赢了?

  为何却要悲悯和哀伤……

  既然已经胜了,难道不应该庆贺么?

  众人却看到齐遇向手中的大剑说道:“良禽择木而栖,名剑择主而事。你没有错,你只是选错了主人而已,现在你已经结束了这一切,无须哀伤和悲悯了。”

  “这是什么情况?他竟然是说那一柄大剑在哀伤和悲悯?”一个观战者好奇地问道,剑就是剑而已,还能悲悯和哀伤?

  嗡!~

  但是,就在齐遇说了这话之后,他手中的大剑忽然间崩解,化为尘埃,当真是和光同尘一样。

  崩解的声音,却不再是哀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壮烈!

  一种解脱。

  悲悯和哀伤的情绪果然随着大剑一同消失了。

  随着一同消失的,还有魔王亚撒的尸体。

  一样和光同尘。

  看到魔王亚撒的尸体崩解成尘埃的时候,逐日城中的观战者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无论如何,终于看到了人类正面战胜了一个真正的魔王!

  谁说神魔是不可战胜的?

  今天齐仙师不就斩杀了一个真正的魔王么。

  只是,这一战之后,似乎没有几个人感到开心,或许是因为输了赌注?

  总之,逐日城中的观战者们,逐渐散去。

  大部分观战者,默默地进入夸父山世界去历练了,既然已经进入了夸父山世界,已经缴纳了通行费,那么总应该带一点妖晶回去。

  更别说那些已经输了重注的人,他们大概会在逐日城四周历练很长一段时间,积攒了足够的妖晶,找回了损失,才会离开这里吧。

  齐遇回到了青台狐仙阁,然后问林小宝:“刚才战斗的场面都已经让吴凡发布出去了?”“嗯。”林小宝点头说道,“但是你这么做,不担心彻底激怒了圣堂的人?这些家伙,隐藏得太深了,我看玄武之中都有不少圣堂的人,你如果彻底激怒他们,恐怕会永无宁日啊!”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