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说“情”字无用?

  谁能妄言无情才是道?

  无情未必真豪杰!

  但此时这个“有情”的常健,听见程思羚对他心动了,却发挥出了他根本不应该拥有的力量——

  他竟然将化身恶魔的王武岽给击倒了。尽管三秒之后,常健也因为力气透支而倒下了。

  没有人知道,常健为何能够击倒如此强大而恐怖的恶魔。

  这已经算是不可思议的奇迹了。

  这便是情的力量!

  “情”字本身,或许没有任何力量,但是它却可以带来神奇的效果,甚至可以创造奇迹。

  只是,这一局双方都倒下了,却是胜负如何?

  看起来,似乎是常健应该胜了?

  因为常健毕竟是三秒之后才倒下的。

  然而,这个时候却听见黄怡娥高声说道:“双方都倒下了,这一局是平局!各位观众,第三局才是胜负的关键!异人学生们,你们一定要赢取胜利……”

  现场的凡人学生们,已经出离愤怒!

  顾长志,气得差一点一口气上不来:你一个记者,你又不是裁判、评委,宣布什么结果!

  “平局……尼妹!”作为观看直播的凡人观众,甚至直接将手机都给摔了。

  还有一些凡人观众们,直接开骂!

  至于那些异人观众,陷入了沉默之中:如果用这样的方式争取来的平局,怎么这么别扭呢?作为异人的优越感,荡然无存啊!

  褚炎国的嘴角都在抽动着,今天是他最不自在的一天,他就算是脸皮再厚,也不好直接宣布平局的结果,还好黄怡娥这个女人,直接代替他宣布了,也帮助褚炎国拉走了仇恨。

  褚炎国向一旁的齐遇看了看,却发现齐遇仍然面带微笑,似乎对这个平局的结果并不介意。

  这时候,齐遇也将目光投向褚炎国,然后指了指上面还未散开的乌云:“褚会长,你上面有人?”

  这话一语双关,褚炎国不知道如何回答。

  不过,片刻之后,褚炎国意识到上面真的有人,于是喝道:“什么人,装神弄鬼!赶紧下来!”

  “嘿嘿……”上面发出一阵怪笑,那一团乌云忽然间“压缩”成一团脸盘大小的“黑棉花”云团,一个穿着黑衣的青年踩着云团,如同腾云驾雾一样落在了台上。

  此人,一身邪气!

  “你是什么人?”褚炎国冷哼一声,感觉眼前这个青年像是不速之客一样。

  “你们谁认识我?”这个黑衣青年面向众多西南联大的学生。

  终于,有人说道:“你是艺术学院,戏曲专业大三百里余!以前你也是西南联大的风云人物,但是后来因为演戏疯疯癫癫,而后销声匿迹,据说去了东洋……”

  “哈!不错,我就是百里余!想不到,竟然还有人记得我的名字。”这个黑衣青年嘿嘿笑道,“既然我是这个学校的学生,那么我当然也可以参与这一次比试?”

  “你是凡人还是异人?”褚炎国问道。

  “我当然是异人!”百里余似乎很喜欢笑,尽管他的笑容让人有一种笑里藏刀的感觉,“褚会长,你听见我的回答,是不是有点莫名地开心?开心就对了,那是因为你知道我一定会取胜的,对不对?”

  褚炎国的确觉得这个百里余很强,就连他看到这小子,都会有一种深不可测地感觉,如果百里余愿意为异人学生而战的话,那么这第三局应该是有很大的胜算!

  尽管百里余有点来历不明的感觉,但是褚炎国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谁想到他今天诸事不顺呢?

  但是,百里余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他的目的是什么?

  百里余这个时候将目光投向齐遇:“我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你就一直在观察我,莫非你想要做我的对手?好像除了你,似乎也没有人可以做我的对手。”

  “我可以。”这个时候,一直都在沉默的石晴忽地说道。

  “啊哈哈……小妹妹,你是瞎子吧?你一个瞎子,你竟然也要跟我比拼?你知道我是谁么?”百里余的笑容变得很夸张,因为他这个时候在狂笑。

  齐遇向百里余说道:“你来这里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扬名立万?还是别有企图?——算了,反正你都会输,我何必多问。”

  “我会输?”百里余如同听见了最可笑的事情,“齐遇,就算是你这个筑基期中期的家伙出手,也未必就能胜过我,你竟然觉得一个瞎子可以胜过我?——好,我就先杀了她再说!”

  “百里余,你既然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我就有责任提醒你一句:同学之间,岂能妄动杀念!这是比试,不是搏命!”顾长志正义凛然地训斥这个百里余。

  “噢……顾长志,你这老家伙还活着呢?但是如果你一直这么话多的话,恐怕就命不久矣!”百里余邪气凛然地笑道,“有一句古话,叫做‘言多必死’,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百里余,你的话也很多!”石晴的话,如同一柄剑,直指其要害,然后她大步向操场上走去,摆明是要跟这个一身邪气的百里余决战。

  这个时候,齐遇听见雷蕾真用神念向他说道:“师父,这个百里余是全教左护法百里杜鹃的儿子,他母亲百里杜鹃,纯粹就是一个不折手段的疯子,就算是击败了他,也不能伤他!”

  “百里杜鹃?这么牛?”齐遇并不惧怕任何威胁。“师父,您一定要听我劝——百里杜鹃是出了名的女魔头、女疯子,就连全教的人,落入她的手中,那也是生不如死,至于招惹她的人,据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师父您的修为可能比她强,但是犯不着招

  惹这种女疯子啊。”

  “嗯,问题是她儿子主动招惹我了。”齐遇回应雷蕾真说,“你知道,我现在已经是债多不愁了,我连龙帝都给开罪了,还会怕一个女魔头?”

  雷蕾真也了解齐遇的脾气,知道劝说不了,只好说道:“那么,师父您还是先想一想如何迎接她的报复吧!”“好,等石晴废了他,我再好好想想吧——破军,去吧!”齐遇让符剑破军追随石晴而去。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