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这两个家伙谈的天书还真是有那么一回事,如果真有什么‘天书’的话,哪怕是龙姣一这个时候也是蠢蠢欲动啊。

  天书,谁不想呢?

  仔细想一想,齐遇那小子结丹修为为何竟然如此厉害,甚至有一种威名远播的感觉,莫非都是因为这一本‘天书’?

  这么说的话,天书真的很厉害?

  这两人说的是真的?

  龙姣一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流动有些加速,对于一个元婴期强者而言,这种感觉不太多,她知道这种久违的感觉叫做——

  兴奋!

  然而,龙姣一并不是因为男人兴奋,而是因为这男人的口中的宝贝——天书!

  不管是龙魁一还是齐遇,他们都不可能在龙姣一面前演戏,更不可能联手演戏,所以真实的情况只有一样:天书,真有其事!

  压抑住心头的兴奋,龙姣一决定静观其变。

  龙魁一这个时候正在琢磨齐遇所说的那些话,什么“忽现天书字几行”,又什么“天体为君开”……脑子里面似乎一团糊涂。

  就在这个时候,齐遇忽地喝道:“龙魁一,将天书还给我!”

  话音未落下,齐遇忽地向龙魁一出手,金丹结成,鲲鹏变身法快逾闪电,一“闪”就到了龙魁一面前。

  与此同时,齐遇的身后,那一座巨大的流沙城忽地“翻”了起来,形成泰山压顶一样跟随齐遇一同向龙魁一压来。

  “天龙圣枪!”龙魁一怒吼道,天龙圣枪化为一头金龙,跟着龙魁一向齐遇硬撞过去。

  这时候,龙魁一想要确定一下齐遇是否真的结丹。

  也想知道齐遇结丹之后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这关系着龙魁一对“天书”的认知:如果齐遇结丹之后,实力更加地突飞猛进的话,那么龙魁一就足以说明这天书非比寻常,值得龙魁一付出更多的时间和代价。

  齐遇这次没有直接动用凤文符书,以免让龙魁一看出端倪,另外齐遇也想要尝试一下他这变异金丹的威力,别人的金丹基本上都是鸽子蛋大小,齐遇这金丹却是鸡蛋大小,的确是有一种变异的感觉。

  金丹的威力肯定不单单是靠大小来分辨的,而在于其中蕴藏了多少的“道行”。不过,能够凝聚成这样“庞大”的金丹,道行自然也是是极度深厚。

  这也是齐遇第一次全力催动他的金丹,别说这四海鲸吞诀跟这个变异金丹,还真的是相得益彰!

  当齐遇全力催动的时候,他周身的护体罡气似乎自然形成了一头巨大的星辰鲲鹏,鲲鹏的中心处,也就是齐遇丹田位置,金光万道,如同曜日当空,释放出无边威压!

  即便是龙姣一,这个时候看到齐遇的金丹,也不禁大吃一惊:这是金丹?怎么像是看着太阳一样刺眼呢!这威压,丝毫不弱于元婴期小巨头!

  而更加恐怖的是,齐遇出剑的瞬间!

  剑,是符剑,破军!

  它的材质是九耀精铜,而九耀精铜本来就是九阳之气的精华凝聚而成的,因此齐遇的金丹越是如同曜日一样明亮,这符剑破军释放出来的剑光也更是明亮而锋利……

  一时间,竟然看不清楚是金光还是剑光!

  但是,就在齐遇出剑的瞬间,感受到那充斥在天地之间、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恐怖剑意,就连龙姣一都被震惊!

  尽管龙姣一知道齐遇不是冲她来的,但她还是全力防御,同时下令麾下所有人立即退入山谷之中,希望山谷的防御阵法可以抵御住这恐怖剑意。

  至于首当其冲的龙魁一,这时候更是感觉身处惊涛骇浪之中。

  作为龙帝,本来应该乘风破浪,但是眼前这惊涛骇浪,却是剑气、剑罡凝聚而成的!

  剑气、剑罡,原本应该是无坚不摧、至阳至刚!

  但是齐遇这厮释放出来的剑气和剑罡,竟然是刚柔兼并,让剑气和剑罡可以如同海浪一样柔软!

  又如同神兵一样锋利!

  龙魁一手中的飞龙圣枪拟化出的飞龙,顷刻间就在漫天的“剑浪”之中被分解,发出一声哀鸣。

  龙魁一不得不凭借元婴期的护体罡气硬扛,但是感受到这一波一波的剑意袭来,龙魁一竟然有一种“溺水”的诡异感觉!

  “齐遇——今天本帝没有称手兵器,改日再战!”龙魁一竟然选择了退走,元婴遁法展开,顷刻间远遁千里之外。

  齐遇的鲲鹏变身法虽然未必会输给龙魁一的元婴遁法,但是他并未追击龙魁一。

  剑光敛去,齐遇的目光投向了龙姣一:“你是龙族女帝——龙姣一吧,不知道此时此刻,你有何感想?”

  龙姣一没料到龙魁一竟然无耻地选择了遁走,完全不顾龙帝的威严和颜面,但是她仍然不卑不亢地说:“既然你知道本帝的称号,就应该知道我的实力并不弱于龙魁一!

  ——所以,齐仙师想要从本帝身上占便宜的话,还是先打消了这个念头吧!”

  龙姣一自然不是易于之辈,龙族女帝自然是有其不同之处,面对齐遇的强大威压,她可没有打算就这么退走。

  齐遇淡然一笑:“占便宜?我从来不占女人的便宜,因为女人的便宜并不好占——不过,刚才我说的话你也听见了,只要是夸父山龙族及其麾下修士,我都不会放过的。”

  龙姣一知道齐遇这话是认真的,却不禁问到:“开罪你的人,触犯你的禁忌的人是龙魁一而已,你却要以整个夸父山龙族为敌,是不是太无理了一些?”

  “无理?呵呵……龙魁一什么时候跟我讲了道理?他甚至都不跟自己的手下讲道理——总之,我的心意已决,夸父山龙族,必须要付出最惨痛的代价!”齐遇向龙姣一说,这并非是威胁,而是事实。

  齐遇不想发生在苏画身上的事情重演,所以夸父山龙族就是他立威的对象。

  “你想要拿我们夸父山龙族立威?”龙姣一不愧是聪明人,看出了齐遇真正用意。

  如果齐遇是存心拿夸父山龙族立威的话,那么事情就没有什么转寰余地,这跟龙姣一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无论她做出什么决定,都无法更改齐遇的决心。“所以——攻击吧!”齐遇一声令下,流沙城向龙姣一的山谷发动了攻击。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