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犬”字用在人、修士身上,肯定是带着贬义的,不过能够成为仙界的看门犬、奴仆,在很多修士看来,这简直就是无上荣耀。

  拥有强大的实力,强大的后盾,几乎可以横扫一方一界。

  只要办好仙界交代的任务,就可以横行无忌。

  当然,作为“仙犬”也有一个弊端:永远不能进入仙界!

  仙犬只是仙界的看门狗,自然是狗,当然不能进入仙界跟主人平起平坐。

  但即便是如此,这些“仙犬”势力的成员个个都是高傲非凡,甚至他们以“仙界看门人”自居,就像是他们是仙界分封诸天世界的“王者”一样。也难怪,如果晁正是“仙犬”之一的话,那么他们这个势力自称“无冕之王”也完全没有毛病,因为绝对有实力主导古代王朝的更迭,也许历史上出现的那些传闻中拥有神力、仙术的异人,可能就是他们其中

  一员。

  虽然这些仙犬让人觉得十分头疼,但是总算是知道了他们的身份,齐遇觉得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进展,现在知道了晁正的身份,齐遇也就不打算继续逼他了。

  如果杀死了晁正,必然会引来其他的“仙犬”,这些家伙既然已经在神州大地上扎根了,想要将他们连根拔除的话,还需要一个周密计划才行。

  于是,齐遇准备让天阙魔帝暂时放缓对晁正的攻击,给他一个机会逃脱,以后再慢慢对付他们。

  然而,就在晁正要逃脱的时候,天空中那金色的文字忽地凝聚成一只佛手,向着晁正拍了过去。

  世界观察者,再度出手!

  如同他对付楚南公子一样。

  感受到危机,晁正身上的仙犬宝箓力量爆发出来,晁正的修为在顷刻间突破到了元婴后期,甚至媲美元神期!

  轰隆!~

  佛手拍下,跟仙犬宝箓的力量碰撞。

  巨大的力量对撞之下,晁正的肉身不堪重负,就这么崩解了,化为一蓬血雨!

  仙犬宝箓带着晁正的魂魄,如同一道流光,逃之夭夭。

  仙犬宝箓也不愧是仙界的符箓,这世界观察者竟然也无法一击将其摧毁。

  不过,世界观察者的出手,还是震惊了所有人,即便是元神期修为的蔡守峰,这个时候也是不敢有任何妄动,他已经确定出手的人,修为力量远在他之上!

  对于高手而言,一击不中似乎就不再出手。

  反正仙犬宝箓逃脱之后,那位世界观察者再没有出手,而且那一只佛手再度化为金色大字出现在天空中,似乎在提醒齐遇他只剩下一天时间了。

  齐遇依然没有去关注任务的事情,这个时候他独自一人出现在距离龙神城不太远的一个沙丘下面,这里刚有一条沙蟒蜕皮,准备化为蛟龙。

  虚丹境界的蛟龙而已,在龙神城附近自然不少。

  本来也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但是齐遇却非常关注这一头金黄色的沙蟒,屈指一弹,将一道“佛心锁”打入这即将化为蛟龙的沙蟒身上,然后看着它长出长角,变成了蛟龙。

  而后,这一头蛟龙化为一个黄衫少年,向齐遇说道:“这位仙师,不知道您找我有何事?我刚化为蛟龙,准备前往龙神城修行呢,仙师可否要同行?”

  “坐下来谈谈吧。”齐遇示意对方坐在沙丘上,然后他望着落日的余晖,满怀感触地说,“日薄西山,人生苦短啊!谁想到,前一刻还风光无限好呢,下一刻就被人拍成肉酱,你说呢——晁正?”

  这黄衫少年身躯不禁一晃,然后故作镇定:“仙师说笑了,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真不知道?”齐遇说,“坐下谈谈吧,否则的话,如果把上面那位招来了,这一次恐怕你连神魂都保留不住。”

  黄衫少年似乎想要遁走。

  但是,他的想法已经被齐遇看穿:“别动歪心思,我知道你想要逃走,但是那样的话,你只会死得更快!更加痛苦!”

  黄衫少年终于放弃了逃走的想法,坐下来说道:“齐仙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你没有资格跟我提问。”齐遇向黄衫少年说,“没有我的允许,你现在根本无法催动仙犬宝箓。”

  这下,黄衫少年终于被吓住了,或者说,晁正终于被齐遇给吓到了,因为他最大的依仗就是仙犬宝箓,如果不能使用仙犬宝箓的话,那么晁正就只是一个筑基后期的可怜虫而已!

  当然,晁正自己尝试了一下,的确如齐遇所说!

  虽然晁正凭借仙犬宝箓轻松地夺舍,但是如果以后不能使用仙犬宝箓的话,那么他可就倒霉大发了,而且眼前这位齐仙师,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可笑的是,之前见到这位齐仙师的时候,晁正的内心之中对他还是非常不屑的,认为齐遇就是一个走了狗屎运的小子而已,跟他们这样的仙界看门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小角色、虫子一样的存在。

  如果不是要找寻凤文的消息,晁正根本不屑于跟齐遇见面。

  谁想到,这才多久的时间,晁正对齐遇已经心生忌惮,甚至是心生恐惧了。

  齐遇竟然可以阻止晁正动用仙犬宝箓,只是这点,就足以吓得晁正魂不附体了。

  “既然你已经尝试过了,那么应该知道我的话不假——你的生死,已经操控在我手中了。”齐遇提醒晁正说。

  “齐仙师,你究竟想要如何?”晁正知道他现在的处境就像是齐遇说的那样悲催。

  “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东西,但是你们想要的东西不在我这里,而在那‘上面’,刚才你已经尝试过它的威力了。”齐遇向晁正说,“所以,这一次你回去之后,将你的调查结果告诉你的上级就行了。”

  “你说‘宝符’在那人手中?——那个世界观察者?”晁正的语气好像是将信将疑。

  “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么?”齐遇冷哼一声,实际上心头却说,没错,老子就是在骗你!

  晁正却不怀疑,因为他被齐遇掌控了生死,齐遇似乎也不需要骗他了,让他做什么就得做什么。

  既然关于‘宝符’的线索着落在那位世界观察者的手中,那么晁正就必须将这个消息传递给他上面的人,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啊,也难怪他会被世界观察者出手干掉,看来是追查宝符的消息已经泄露了。

  虽然死得冤枉,不过晁正觉得只要将消息传递给自己上面的人,他们一定会想办法解决掉那位世界观察者的,对方不过就是一个修为境界更高的修士而已,竟然敢挑衅他们这些仙界看门人。晁正认为,如果“宝符”在世界观察者的手中,那么他就死定了!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