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伴随着刚刚升起的红日,流沙城出现在天星魔山正面十里的地方。

  天星魔山上的魔头们,立即发出一阵嚎叫声,做好了迎战准备。

  天阙魔帝陪同蔡守峰出现在天星魔山的山顶。

  “月使大人,恕我直言,齐遇这小子只要不离开流沙城,您就很难击败他!”天阙魔帝向蔡守峰谏言道,“之前楚南公子、龙太丹等人,都在那小子手中吃了一点亏,所以您一定不能重蹈覆辙。”

  “关于这一点,我自然是知道的!”蔡守峰哼了一声,“这该死的小子,他以为呆在流沙城中我就奈何他不得——哼!我自然是有对付他的办法,难道我还能指望你们这些无用的天魔?”

  听蔡守峰这意思,像是另有打算。

  天阙魔帝考虑着要不要提醒一下齐仙师,不过他觉得齐仙师虽然年青,但是一向算计惊人,蔡守峰如果想要跟齐仙师玩弄花样的话,应该是占不到任何便宜。

  见齐遇已经出现在流沙城的城头,蔡守峰傲然道:“齐仙师,看样子你今天不是来向我交代的?”

  “你算什么东西,我需要给你交代么?”齐遇这话,可是一点都不给蔡守峰面子。

  蔡守峰不禁一愣,心想:“听说这华夏神州的武者、修士,一开始都要说两句场面话的,怎么这小子完全不按套路呢?”

  齐遇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对付蔡守峰,对付所谓的月人族的。这个世界的其他人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月人族的名头,但是齐遇可是知道的,并且齐遇也知道他们必然会降临到这个世界、打开杀戮的,现在按兵不动,并不代表他们放弃了,应该是蔡守峰在等待时间而已

  。

  但齐遇不会给蔡守峰时间了,这家伙就如同一条毒蛇,如果不早一点将其干掉的话,蔡守峰这家伙很可能会冒出什么毒计来。

  另外,齐遇也很想知道月人族究竟有什么不同之处,竟然生来就是先天期的修为,这可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蔡守峰察觉到了齐遇想要杀死他的想法,不屑一笑:“当真是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跟我们月人族作对,不但是你要死,你麾下的人也要死,还要——”

  “还有这个世界的人,都要死?”齐遇冷笑道,“我知道你们月人族就如同蝗虫一样,想要将这个世界据为己有,杀光这个世界的所有人,但是总有些时候,结果不能尽如你们所愿!——杀人者,恒杀之!”

  说了这话,齐遇已经让春莎沙催动了流沙城,化为漫天黄沙,向着天星魔山席卷而去。

  天阙魔帝摆开阵势,令麾下魔头们催动了阵法禁制。

  蔡守峰怒吼一声,他的元神冲天而起,如同一尊巨大的天兵神将,足足有数百米高,手持巨剑,向着流沙斩了过去。

  轰!轰!轰!~

  三道爆炸光点分别出现在蔡守峰元神的头顶、胸膛和脚下,爆炸的强光几乎令人睁不开眼睛。

  这是来自星丘基地的最新式脉冲武器,既然答应了要跟齐遇一同对付蔡守峰,那么星丘基地自然是要采取一些行动。

  遗憾的是,目前星丘基地并无人可以跟元神期的强敌硬拼,甚至就连元婴期的强敌都干不过,所以只能用这些先进的武器来打击对手。

  然而,星丘基地的攻击只是让蔡守峰怒吼了两声,脉冲武器的三次打击,依然没有给蔡守峰的元神造成任何一点实质性的损害,这也让星丘基地中的玄武成员分外地不爽!

  如今这天元废墟中的强敌越来越多了,就连道盟、僧会当中,也出现了神州三圣那样的强者的,但是如今玄武之中,竟然没有一个真正可以坐镇的强者出现,这太悲哀了!

  还有,以前的玄武九组,好歹也还有几个算是一流的强者,可以勉强撑一下门面,结果却因为玄武高层委员们的愚蠢,直接导致了玄武九组的解散,想一想都觉得气愤。

  别看现在玄武的星丘基地是“颜值”最高的,但是有什么用呢?每逢大战,只能龟缩在基地中,借助这些高科技武器来攻击对手,这可是多么憋屈的。

  好在,蔡守峰这个时候根本没有功夫去早星丘基地的麻烦,他的长剑已经斩向了流沙城,剑气将漫天的流沙斩出了数千道缺口,但是却并未伤及到流沙城的一人——

  这流沙城的防御,越来越古怪,越来越强!

  想要破阵,就必须找到流沙城的阵法薄弱之处,亦或者是闯入阵法中,从阵内进行破坏。

  “天阙魔帝,下令进攻!”蔡守峰不想自己冒险,所以下令天阙魔帝及其麾下的魔头们进攻流沙城,希望可以为他找出流沙城的破绽。

  同时,蔡守峰的元神眼睛睁得如铜铃一样,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流沙城中的一举一动,只要让他找出一点破绽、空隙,他就可以长驱直入,将这流沙城掀一个天翻地覆。

  轰!~

  这时候,蔡守峰感觉到背后似乎被人狠狠地攻击了一下,这竟然是天星魔山的方向!

  天阙魔帝——月人族豢养的走狗而已,他竟然敢攻击蔡守峰!

  蔡守峰十分地愤怒,立即发动寂灭神魂印,要将这些反骨仔统统击杀掉。

  然而,却没有任何卵用。

  “齐仙师早已经给我解开了寂灭神魂印——蔡守峰,你这蠢货!”天阙魔帝狂笑道,他总算是可以好好地教训一下这个自以为是的“主子”了。

  如果不是因为要配合齐遇的大计,天阙魔帝早就不想忍气吞声了,没有了寂灭神魂印的束缚,这天下之大,天阙魔帝什么地方不能去呢?

  当然,即便是天阙魔帝采取了全力偷袭的方式,依然没有给蔡守峰造成实质性的损伤,境界的差距就是铁则,天阙魔帝认识的修士之中,也只有齐仙师能够打破这境界差距的铁则。“没有神魂俱灭印,我一样可以捏死你!”虽然天阙魔帝并未伤到蔡守峰,但是这一点皮毛伤害却让蔡守峰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甚至可以算是威严扫地!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