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学友带着九僧魔离开逐日城后,火速赶往妻女被囚禁的地方。

  大约三个小时之后,白学友就回到了逐日城。

  回来的时候,白学友的脸色非常苍白,就像是经历了一场人生剧变似的。

  “白先生,莫非你的事情进行不顺利么?”齐遇讶道,他盘算着有九僧魔帮忙,白学友应该会比较容易救出他的妻女才对。

  “我的妻女已经平安。”白学友连忙说,“只是……九僧魔……他身上的佛性和魔性都太可怕了,我觉得还是早点将他送到你麾下吧,我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教他。”

  白学友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仍然是觉得心有余悸。

  虽然白学友也觉得那几个禁锢了他妻女的圣堂成员都该死,只是看到九僧魔“渡化”和“超度”他们的过程,白学友都觉得不寒而栗。

  诚然,当恶魔的邪恶一面被展现到极致的时候,你是非常可怕地事情。

  另外一方面,当佛徒的虔诚和信仰一面被发挥到极致的时候,依然是非常可怕的事情,那简直太恐怖!

  就像是一些佛徒效仿“割肉喂鹰”一样,试想一下,将自己的肉割掉喂老鹰,听起来像是美谈,但画面是何等地恐怖?

  但是在九僧魔的身上,他同时具备了佛、魔两种精神的极致,以至于九僧魔可以将看起来非常残酷、血腥、恐惧的折磨圣堂成员的事情,通过一种神圣、虔诚和圣洁的行事表现出来。

  那场面,就算是白学友看了都差一点呕吐出来。

  所以救出妻女的第一时间,白学友就将九僧魔送回了逐日城,送到了齐遇面前,他可不敢将九僧魔继续留在身边了。

  “可惜!”齐遇向白学友发出了一声感叹。

  “什么可惜?”白学友问。

  “九僧魔,本来可以作为你的儿子一样,继续成为你的助力,保护你的家人,你为何这么快就放弃了?”齐遇说。

  “我实在受不了。”白学友叹息了一声,“你说他有九重人格,我觉得他是有九重魔性——总之,我是真的驾驭不了他,还是请齐仙师代我管教好了。”

  说了这话,生怕齐遇不答应,白学友跟九僧魔说了一声再见,马上就离开了。

  九僧魔无辜地看着齐遇,问到:“齐仙师,难道我做错了么?我只是超度了那些坏人,我应该是有功德的,父亲也知道,为何他却觉得我做错了一样?”“你没有做错什么。”齐遇笑着说道,“你那个父亲虽然是僧会的成员,但是他对于‘佛’的参悟还是远远不够的,你说领悟的可是佛、魔两道修行的极致,真正的佛魔合一,两极归一,是他太浅薄了,领悟不

  到这种境界而已。”

  九僧魔讶道:“齐仙师……真的吗?我没有做错么?”

  “我问你,真正恶人在杀死了好人之后,他会思考自己杀错人了么?他会反思自己的错误么?”齐遇问。

  “不会。”

  “对了,所以你并非真正的恶人。”齐遇说,“只是,你的方式让你父亲觉得不太合适。毕竟,你还是一个孩子。”

  “就是说,我如果长大了,我渡化、超度坏人,父亲就不会觉得我有什么不对了?”九僧魔问。“嗯,其实你父亲杀坏人,你也杀了坏人,本质上没什么不同。只是,他觉得你看起来太年幼,就主观地认为你的手段有些残酷。其实,他杀坏人,和你杀坏人,本质上也没有什么不同。”齐遇向九僧魔道

  ,“另外,我认为你比你父亲更加高明——因为他是怀着仇恨去杀人,而你是怀着超度的想法去杀,两者不可相提并论。”

  齐遇不单单是能说会道,最关键他是见多识广,不管是魔、道修行,他都略懂一二,见识自然是比白学友高明很多。

  至少,九僧魔就觉得这位“齐仙师”领悟的东西更加地高明,显然是超过了白学友很多。

  经过齐遇的一番点拨,九僧魔不单单是打开了心结,就连修为也是精进了不少。

  这个时候的九僧魔,看起来像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和尚,不过头顶上的那一只血红色的独角依然是十分显眼。

  虽然白学友没有打算继续培养这个九僧魔,但是齐遇觉得这小家伙倒是很有意思,而且齐遇并不惧怕他的手段残酷——

  对待你的敌人,无论手段有多残酷都无关紧要。让敌人恐惧,总比被敌人杀死要好吧?

  所以在这件事情上,齐遇并不认同白学友的做法,他认为白学友是一个好人,但是他这样的好人,典型地容易被人利用,关键时刻对坏人也未必能够下得去狠手。

  倒是这个九僧魔,因为他还未出生的时候就已经佛魔合一,所以典型是爱憎分明,虽然这家伙诞生并不久,但是绝对够狠!成长的空间也是非常地巨大。

  至于以后他究竟会成长到什么地步,现在齐遇都还下不了结论。

  这个时候,九僧魔倒是表示他已经饿了,然后将目光投向了逐日城外面那个混乱的空间裂缝。

  从那个空间裂缝中,不断地有熔岩世界的魔物和真正的恶魔被传送过来,也有不少的夸父山世界魔物、妖修通过那里进入了熔岩世界。

  九僧魔目光盯着那里,自然是想要将魔物当食物了。

  恶魔,原本就是以彼此为食的。

  九僧魔,自然也能通过吞噬其他魔物而变得更加强大。

  之前,九僧魔杀死了几个圣堂的成员,就将他们体内的恶魔一并给吞噬了,因为“超度”的过程有些过于血腥,所以白学友才会觉得受不了。

  但齐遇认为九僧魔吞噬恶魔完全没有任何问题,所以就让他自己一个人去了。

  九僧魔欢呼一声,向着空间裂缝而去。

  片刻之后,涂苏苏找到了齐遇,提醒他说:“你刚才收服的那个魔崽子——九僧魔对吧?他现在正在空间裂缝附近吃得欢呢,难道你不管一下?”“是我让他去的,管他做什么。”齐遇向涂苏苏笑道,扭头看到一旁的涂苏苏穿着青花旗袍配貂裘,风情万种地样子,于是提醒她说,“涂苏苏,你穿得这么杏感,故意勾引我不成?”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