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都被绝望和惊惧的气息笼罩,蔡守峰喃喃道:“齐遇……这小子……如此强横,谁能制得了他啊!”

  这一次,蔡守峰认为他的判断不会错了。

  然而,蔡守峰又挨了一巴掌。

  熙妃月皇这时候脸色很不好看,但是她却说道:“不,这次你又判断错了——齐遇展现出如此强横的实力,只会死得更快!”

  “开什么玩笑?”蔡守峰似乎并不认同,“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化虚期强者也奈何不了,现在天元废墟中,谁能对付他?”

  “你将目光只是停留在这天元废墟之内,齐遇自然算是顶级强者了,但是在众多世界中,天才何其之多,如同过江之鲫,而真正有资格触及仙界的人,却是寥寥无几,为何?”

  熙妃月皇自问自答地说,“因为天才容易夭折!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道理自古如此。”

  蔡守峰眼睛一亮,赶忙说道:“熙妃大人说得不错,这小子现在已经算是众矢之的了,任凭他如何了得,以后也蹦跶不了多久了——那个苍海荣,已经完蛋了,真是愚蠢!”

  蔡守峰之所以认为苍海荣愚蠢,只是因为他觉得蔡守峰本身是元神中期的修为,一旦察觉到事情不对劲,就应该立即抽身退走才对,一直跟齐遇死缠烂打,简直是愚不可及。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修士报仇百年都嫌早。

  作为一个修士,如果连这么一点点挫折都无法应对的话,那么真的是死不足惜。

  不过齐遇并未杀死苍海荣,只不过他的巨大元婴用拳头攮碎了苍海荣的法相,苍海荣修为境界大跌,身心重创,几乎算是废人一个。

  在蔡守峰看看来,苍海荣的做法自然是非常地愚蠢,哪怕他稍微明智一点,也不会让自身陷入如此不利的场面。

  听了蔡守峰这话,熙妃月皇只是摇头:“你以为蔡守峰想要将他自己玩死?他是不得不战下去!”

  “为什么?”蔡守峰禁不住问。

  但是熙妃月皇却并没有回答,只是说:“苍海荣的身份,你不知道反而更好!”

  言下之意,熙妃月皇已经隐隐猜测到了苍海荣的身份。

  雷劫、战斗,已然结束。齐遇的元婴虽然刚刚成型,本应该是银色才对,元婴初期又叫“银婴境”,但齐遇的元婴却已经转变成了金色,算是直接进入中期的“金婴境”,这是因为齐遇的元婴将苍海荣的法相打碎之后,就将法相的精

  髓给炼化掉了。

  修士的金丹、元婴、元神……都算是大补品,任何修士得到其中的精华,都能修为大进。

  只不过,元婴期的修士想要汲取法相的精髓,基本上是不可能有那样的机会,因为双方实力悬殊太大了。

  巨大的元婴汲取了法相精髓之后,齐遇催动了缩骨神通,顿时这山峰一样的元婴化为拳头大小,收入齐遇的天灵盖之下。

  四周的观战者,到了这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这一场超乎众人想象的战斗,总算是结束了。

  至于齐遇的那些敌人,此刻心头都是百般滋味,但是他们都坚定了一个想法:

  齐遇活不了多久!他这样的人,注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不但是熙妃月皇如此认为,就连易龙这个时候也这么认为的。易龙这个时候,已经出现在苍海荣旁边,不动声色地夺过了枯荣剑,然后看也不看沦为废物的苍海荣,只是向齐遇说道:“恭喜齐仙师,如今已经是天元废墟之中的第一强者了!只不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天才多夭折啊!”

  易龙这话,当然是不怀好意,但是齐遇却并不生气,反而呵呵笑道:“这么说的话,连易龙你也承认我是这天元废墟中的第一强者了?好啊,既然你亲自承认了,我们也就不用比了,你说呢?”

  言下之意,如果易龙不承认的话,齐遇马上就会挑战他。

  虽然齐遇并不会杀死易龙,但或许他会向对付苍海荣一样,让他变成一个废人。

  易龙见齐遇咄咄逼人,于是退让一步:“齐仙师说笑了,我可是铁血圣地的头领,都是神州异人组织的中坚力量,何必要自相残杀?何况,齐仙师动辄将对手打成废人,我可不敢冒险。”

  什么意思?

  这是暗讽齐遇对苍海荣下毒手了?

  尼妹的,苍海荣可是要杀死齐遇,而齐遇只是废了他的法相而已,苍海荣没有了法相,修为退化到先天、筑基期附近,但至少也可以活下去吧。结果,易龙竟然还讽刺齐遇下手太毒了。

  懒得跟易龙打嘴仗,齐遇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说了。易龙,你好自为之!”

  转身回到了流沙城。

  观战的人,也各自散了,但是每个人的想法都各不相同,齐遇和苍海荣的这一战,让很多人有了不同的想法。

  在网络上,对于这一战的评论还是褒多于贬,毕竟很多人都知道是苍海荣挑衅在先,而且还想要将齐遇置于死地,所以算是咎由自取。

  何况,齐遇也并未杀死苍海荣。虽然不少人认为齐遇大可“点到即止”,但都知道这不过是理想化状态而已,别人要杀你的时候,你还想什么点到即止的话,那就是送死。

  然而,就在齐遇返回流沙城的时候,他忽的感应到了什么,转身将目光投向天元废墟的上空,却见天元废墟上面,出现了一行金色大字:

  “齐仙师,你真的有种啊!竟然出手废掉了一头‘仙犬’!如果我再不出现,你看来都要翻盘了呢!”

  那位神秘的世界观察者,再度出现了!

  而且是以这种拉风留言的方式出现,这也是世界观察者一向的“留言”方式。

  齐遇心头不禁冷笑一声,他知道这个世界观察者实力非比寻常,而且来历神秘,之前齐遇对这位世界观察者一无所知,但是这一次,齐遇至少知道了这个世界观察者不是从上面来的。那家伙,来自地下!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