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日秀,只是在流沙城外面“秀”了一下就退走了。

  但流沙城四周的观战者仍然还多。自从世界观察者对流沙城下达了任务之后,很多人都不看好流沙城,哪怕是跟青台狐仙阁做生意的人,都不看好他,都觉得齐遇应该明哲保身,解散了流沙城,然后离开天元废墟,只要齐遇离开天元废墟

  ,就能避开这祸事,何必非要跟世界观察者卯上呢?

  流沙城四周的那些观战者,多半都是不怀好意的,他们虽然并未向齐遇和流沙城出手,那只是因为没有机会而已,一旦齐遇受伤或者是流沙城就将被攻破的话,他们一定不会放过落井下石的机会。

  关于这一点,齐遇可是非常地肯定。

  然而,即便是如此,齐遇却没有打算逃避——何况,逃避有用么?

  那位世界观察者是被齐遇彻底激怒了,才会弄出那样一个任务来对付齐遇,但是另一方面他为了彰显自身的神秘,在最后期限到来之前,肯定不会亲自出手,这倒是给了齐遇一些机会。

  别看这天元废墟中的强大势力不少,但是真正敢跟流沙城硬拼的势力却并不算多,天剑山的丛日秀一招败北,也会让很多有妄想症的家伙冷静一下。

  但是要破除世界观察者的威胁,齐遇认为他应该从熙妃月皇下手——

  敌人的敌人,有些时候就可以算是“朋友”了。

  何况,齐遇认为熙妃月皇应该知道一些关于世界观察者的信息。

  就算是不能成为“朋友”,只要能够得到一些关于世界观察者的信息,应该也算是一种收获。

  几分钟之后,齐遇就登上了明月船。

  熙妃月皇这一次并未让人拦截齐遇,似乎她暂时忘记了齐遇是她的大仇人这件事情,不过却没有忘记挖苦齐遇:“这不是齐仙师么?我听说你现在如同众矢之、坐立不安呢?”

  “多谢关心,不过说实话,我现在的情况还算不错。”齐遇呵呵笑道,“倒是熙妃月皇你,大仇未报,现在难道一点不着急么?”

  世界观察者就是熙妃月皇的杀子仇人,但是她却无可奈何,只是这一点,的确是让熙妃月皇觉得十二分不爽,如果不是因为她现在还不能返回飞来大陆的话,她早已经选择离开。

  熙妃月皇自然不会选择去跟世界观察者拼命,虽然她知道那家伙才是真正的敌人,但是如果完全没有胜算的话,倒还不如暂时放下报仇的念头——

  为了报仇而放弃自己的性命,这对熙妃月皇而言,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熙妃月皇只可能为了一种事情去拼命,那就是提升自己的修为,因为提升修为境界,就意味着拥有更漫长的寿元,拼命也是值得。

  “应该着急的不是我,而是你——你只剩下两天的时间。”熙妃月皇淡然道,“包括我在内,很多人都想要杀死你,所以我认为你应该更加小心一些才对!”

  “呵呵……”齐遇笑了笑,“那我应该多谢你的关心?——但是,熙妃月皇你就不想报仇么?”

  “报仇?如果不拼命就可以报仇的话,我当然非常乐意;但如果要老娘去拼命的话,那就算了——为了一个死人拼命,不值得!”熙妃月皇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但齐遇并不觉得意外,熙妃月皇说出这样的话,这才是她内心的真正想法。

  对于修士而言,为了一个死人拼命,的确是不值得。

  “放心,用不着你去拼命。”齐遇呵呵笑道,“只不过,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借力打力,顺势除掉那位世界观察者么?”

  “除掉他?你好大的口气!”熙妃月皇冷哼一声,“如果那么容易就可以除掉他的话,我会等到现在?”“你是没有等到我帮忙而已。”齐遇依然还在微笑,“熙妃月皇,你也是聪明人,我们不防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吧——月人族来这里,肯定是有所图谋的,而且我知道你们惦记这个世界已经很久了,总是想要从

  这里得到一些好处吧?”

  熙妃月皇的银眸之中,闪过惊讶之色:“看来齐仙师对我们月人族,颇有了解?”

  “我对你们有一些了解,而且还有一些好奇。”齐遇道,“但是相对于月人族,我觉得那位世界观察者更加神秘一些,而且也更加地危险,所以我认为可以动用你们月人族的力量,早一点解决掉他。”

  “你打算借刀杀人?”熙妃月皇不屑道,“你以为我们会让你得逞么?你这个下位世界的修士,竟然还想要利用我们月人族!”

  “什么下位者、上位者,我一向认为,只要是双方有利可图的话,就可以达成合作——世界观察者如何挂掉,对你我而言都有好处,这就是我们可以合作的基础。”齐遇说,“你觉得呢?”

  “对于我来说,我是没有看到任何实质性的好处。”熙妃月皇看来是典型的不见兔子不撒鹰,齐遇想要跟她晓之以理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这女人根本不为所动。

  唯有利益,让她能够看得见的利益才能打动她!

  齐遇既然是来了这里,当然有所准备,低声说道:“好处不会少,只是,熙妃月皇你更在意个人的好处,还是你们月人族的好处呢?”听见齐遇这话,熙妃月皇的眼睛一亮:“齐仙师不愧是齐仙师,现在我熙妃月皇算是明白你为何能够在天元废墟中横行不倒了——不仅仅是因为你的力量修为,你这脑子更是灵活!年青人,能够有这样的头

  脑,可比力量修为更加难得啊。”熙妃月皇的这一句感叹可是有感而发的,齐遇作为地球世界的修士,面对熙妃月皇这样的敌人,竟然还能在这里跟她做生意,并且还能说到要害上,给熙妃月皇选择的余地,这手段的确不是一个年轻修士

  能够具备的。在这一方面,熙妃月皇的确是佩服齐遇,所以她现在对于跟齐遇的短暂合作充满了期待:“那么,究竟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