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妃月皇将“我”字说得很重,言下之意就是她更关心自己的利益,希望齐遇所说的好处可以给她带来惊喜。

  这样其实很好,齐遇就喜欢跟这种自私自利的修士合作,他“记忆”中见到的修士绝大部分都是如此。

  跟这类人合作,只要把握住她的切身利益就好了,不用去关心整个月人族的利益。

  熙妃月皇最迫切地需要什么?

  一个纯粹的、自私的修士,最渴望的就是提升修为境界,这是一种常态,所以通常的情况下,赠送丹药、神通功法,都是不错的贿赂方式,只是这样的方式未免太俗气了。

  而熙妃月皇又是月人族中的贵胄,很显然并不缺少丹药、功法还有法宝,那她究竟缺少什么?

  厚积薄发,原本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但是任何一个修行者,有一关都很难撑过——

  这就是渡劫的关口。

  天劫神雷这一关,很多修士都觉得很难撑过去。

  即便是月人族,同样无法解决这个难题。

  齐遇知道,熙妃月皇真正的实力已经到了元神后期,一旦化虚成功的话,她就可以称为“熙妃月圣”,凌驾于很多月人强者之上。

  熙妃月皇自然是野心勃勃,她无时不刻都想踏入化虚期,只是她的蓄积还不够,也一直没有等到合适的时机,因此一直到现在,她都还只是元神后期的修为。

  为此,齐遇给出了熙妃月皇想要的答案:“熙妃月皇,你想要成为熙妃月圣的话,就应该考虑跟我合作的事情。”

  熙妃月皇果然对齐遇的回答表示满意,禁不住笑了起来:“呵……月圣的境界,自然是让本宫非常神往,但是你有把握帮我?”

  齐遇心说,如果没有把握的话,我何必浪费唇舌,但是嘴上却很客气:“之前苍海荣跟我对阵,我是如何渡过雷劫的,莫非你以为我只是靠运气不成?”熙妃月皇当然在一旁窥探过,所以她知道齐遇没有吹牛,这家伙能够在对阵强者的过程中轻松渡劫,这本身就是一种了不起的手段,但是熙妃月皇和其他人都以为这种手段只能用在齐遇自己身上,并不能

  用在其他人身上。

  倒不如熙妃月皇愚蠢,而是因为她跟其他人一样,都已经先入为主,认为雷劫这种事情是无法取巧的,顶多不过借助法宝抵挡一下雷劫,但是取巧这种事情,似乎不太可能——

  修士渡劫,那是天劫,天地意志哪是那么容易被蒙蔽,因此绝大多数情况下,想要取巧的人,都陨落在雷劫之下。

  至于齐遇,却不是在吹牛,即便是熙妃月皇渡劫,他也是能够插手帮忙的。

  关键在于,他会帮这个忙么?

  会!

  如果熙妃月皇能够给齐遇提供相应的好处。

  “你能帮我渡过雷劫?”熙妃月皇将信将疑,“且不说你是否有这样的手段,关键是我们可是敌人——”“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我们现在共同的敌人,可是世界观察者。”齐遇再次提醒熙妃月皇,他不是对她有任何好感,而是齐遇认为跟熙妃月皇合作,既可以得到一些月人族的消息,还能

  用来对付世界观察者,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熙妃月皇点头认同了这一点,现在他们共同的敌人就是世界观察者,不仅齐遇想要对付世界观察者,她其实也想,只是没有更好的办法和足够的实力。

  杀子之仇,这个仇恨可不小,如果有机会的话,熙妃月皇是不会错过的。

  在对付世界观察者方面,齐遇和熙妃月皇的确是可以合作。

  只是,齐遇现在已经开出了非常具有诚意的条件,却不知道熙妃月皇能不能开出让齐遇满意的条件。

  “所以,你可以帮我渡过这一次雷劫——那么,你想要从我这里获取什么?就算是我突破到化虚期,仍然不是世界观察者的对手。”熙妃月皇说。

  “你自然不行,但月人族的高手可以!”齐遇笑道,“你别告诉我,月人族中竟然没有可以对付世界观察者的高手吧。”

  “要能够胜过世界观察者的高手,自然是有的,但是他们自然不会听我的调遣。”

  “这么说来,你不想合作?”

  “不是,我的意思是想要让月人族的顶级高手对付世界观察者,不是我能够做到的。”

  “呵呵……”齐遇这时候禁不住笑了起来,“熙妃月皇,你就不要妄自菲薄了,你别低估了自己的能力,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做到的!”熙妃月皇跟她的蠢货儿子不同,她不但精明,而且还能隐忍,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出手,什么时候应该隐忍,而且她能够调动月人族的禁卫,说明她的家族、身份在月人族还是有很大的影响力的,因此如果

  熙妃月皇发动她的真本事,要说服月人族的强者降临这里,应该还是没有太大的问题。然而,熙妃月皇想了想,眼中闪过狡黠之色,甚至还有一种莫名兴奋的神采,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绝妙而疯狂的主意:“齐仙师,如果你真的可以保证让我渡过雷劫的话,我还有更绝的办法对付世界观察者!

  ”

  熙妃月皇说的是“更绝”的办法,而不是更好的办法,可见她的这个主意相当地疯狂。

  然而,她需要齐遇先一步兑现承诺,才会将这个主意告诉他。

  虽然熙妃月皇的话感觉像是在忽悠齐遇,但是齐遇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因为对于他而言,帮助熙妃月皇渡过雷劫,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他之前帮助青台仙宗那么多妖修结丹,不也是举手之劳么?

  因此,齐遇不但答应了帮她,而且还要她前往青台仙宗,免得渡劫的过程被其他人干扰,或者是被世界观察者看见而产生怀疑。

  只是,熙妃月皇只能独自一人前往青台仙宗。

  她和齐遇之间的“交易”,肯定是不能让月人族的人知道,她当然是很清楚这一点。当然,其他月人大概也不会怀疑熙妃月皇对齐遇的仇恨,毕竟之前熙妃月皇可是将齐遇当成杀子仇人呢。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