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的瓦鲁戈,已经是奄奄一息!

  这转变太快了,姜东青都被惊得头发竖立起来了。

  齐遇却云淡风轻地说:“魔门神通——化血大法而已。”再看台上的九僧魔,又恢复了之前粉嘟嘟的样子,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他在一瞬间秒杀了之前的婆罗门强者,还有吸干了这个瓦鲁戈的话,恐怕都会被他人畜无害的外表给

  糊弄过去。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家伙真的是什么佛子一类的身份呢。

  “你怎么不杀了我……”瓦鲁戈向最后的力气问九僧魔。

  直到这个时候,瓦鲁戈才明白谁是猎物,谁是真正的狩猎者。

  至始至终,被玩弄的是瓦鲁戈,可怜他还以为自己在玩弄九僧魔呢,谁想到最后一刻的秒杀,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反杀’。

  很显然,九僧魔只是喜欢秒杀这种事情。

  然而,他为什么不干脆将瓦鲁戈杀死?

  九僧魔给出的答案很简单,却非常认真:“我家老大说了,我是九僧魔,既是佛也是魔,所以凡事留一线,一日一杀已经足够了,就不再妄开杀戒了。”

  瓦鲁戈气得翻白眼,用尽最后力气,向着神木擂台之外颤巍巍地走了过去。

  当瓦鲁戈踏出擂台的瞬间,虚空之力立即将他的身躯冻结!

  没有了神格的瓦鲁戈,实力本来就如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看到这一幕,九僧魔竟然双手合十地说了一声阿米豆腐,看起来像是在垂怜对手似的,口中还说:“我虽然不想杀他,他却还是因我死了,今天又破戒了——为了减少罪孽

  ,下一场交给你血小妖了。”九僧魔如果在青台仙宗还有什么朋友的话,那就一定是血小妖了,因为九僧魔绝对算是一个怪胎,从他出生以来就是怪胎,这家伙就是一个魔胎,但是后来跟随齐遇修行

  ,却又仙魔同修、佛魔合一,所以非魔非佛。而血小妖也是一个异数,明明就是最纯粹的邪魔精气生成的,却一样经历了这种仙魔同修、佛魔合一的过程,不过血小妖是真正的妖魔,即便是仙魔同修之后,他还是一

  个血妖。

  青台仙宗的其他人都蠢蠢欲动,想要上场,奈何齐遇却只是让九僧魔、血小妖这样的狠角色出战,这又是什么意思?姜东青是一个智者,他倒是看出了齐遇的良苦用心:让血小妖、九僧魔这样的凶狠之徒出战,既然可以一开始就对那些心怀叵测的家伙形成威慑,而且还能让人明白青台

  仙宗的擂台战斗风格就是如此,就算是之后再血腥和残暴那么一点,好像也不会影响月宫神域的名声。

  如果一开始就仁慈的话,以后再残暴反而不妥,而且也不能威慑住那些有狼子野心的异人组织、财阀集团等等。

  齐遇这样做,果然是深谋远虑呢。

  姜东青越发觉得这位齐仙师不简单了,年纪轻轻不但有如此高明的手段、高深的境界,更有如此了得的见识和心术……

  血小妖这会儿上场,立即有雄狮军团的人上去复仇。

  然而,血小妖这家伙就九僧魔不同,他虽然喜欢秒杀,但是不太喜欢伪装,所以场面就显得更加地血腥了。

  姜东青这个时候见血小妖已经将擂台上的一个家伙大卸八块,却留下了对方的脑袋扔了出去,算是给对方留下了一点生机。只是,姜东青不知道血小妖为何要如此做,却听见一旁的齐遇说:“血小妖这家伙比较挑剔,他不太喜欢对手的脑浆……唉,说起来他还是手段太残暴了一点,不过从另一

  方面来看,这也是一种仁慈。”

  只剩脑浆没有吸掉,还算是仁慈?这是哪门子的仁慈?

  姜东青心想道。却听见齐遇继续说:“雄狮军团,听起来威风八面,他们在非洲大陆也算是横行无忌,但是跟我们青台仙宗、月宫神域都没有什么交情,更没有什么纠纷,这个时候忽然跳

  出来,难道你不觉得有问题?血小妖和九僧魔出手残暴,吓唬他们一下,也免得这些黑鬼死太多了。被人利用而已,也是可怜。”姜东青一听,深以为然,他也觉得纳闷,你说天竺婆罗门的那些棒槌来挑事,这个很正常,太符合他们狂妄自大、懒惰无用、拼命作死的性格设定了,但是雄狮军团不好

  好在非洲当野兽,跑来月宫神域做什么呢?花样作死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齐遇说他们被人利用,看来是真的了。

  只是,被谁利用?

  是齐遇口中的“神秘人”,还是别的人?齐遇对于这个问题似乎也没有计较,说道:“横竖都是被人使用,不管是被神秘人利用,还是被其他人利用,有什么区别?这些黑佬们,总是不长记性,就算是成神了,都

  无法摆脱被人利用的宿命呢。”

  “还不是自己作死!”姜东青哼了一声,觉得齐遇这话没错,这些黑佬们看似可怜,实际上却是为虎作伥!

  被利用到死,也是活该!

  血小妖顷刻间秒杀两个,那些雄狮军团的人也就怂了,不敢继续在这里张狂了,拍屁股走人了。

  那些天竺婆罗门的人,却还是脸皮厚,这些家伙却是围着神木擂台不肯离开,似乎是来这里看热闹、捡便宜?

  见雄狮军团的人走了,齐遇向姜东青说:“算了,暂时没什么看头了,那些天竺婆罗门的人,没有胆量上台了。”

  姜东青点头,笑道:“现在,地球世界上的人应该都知道月宫神域的实力不是那么容易被撼动了,也能太平几天了。”

  的确,在神木擂台的战斗暂时结束后,三天都没有人上擂台。可怜的天竺婆罗门的强者,在神木擂台旁边守了三天三夜,以为可以看到什么热闹、乘机再捡一点便宜,谁知道白白蹲守了三天时间,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反而让人觉

  得他们被耍猴了一样。而地球世界网络上面,很多人都开始评论说齐遇和青台仙宗的实力依然是相当可怕,虽然地球世界上“诸神并起”,但是月宫神域的人也没有闲着,依然是保持绝对的实力

  优势。想要占据月宫神域,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章节目录

都市逍遥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都市逍遥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