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楚媛的贴身按摩师?

我的喉咙一瞬间就痒了,想,谁不想?

刘楚媛的能量,别的不说,至少可以给佳佳一个好的未来吧?我和嫂子都是已经没办法的人生,不能让佳佳也深陷在这种日子里啊。

再说,刘楚媛的贴身按摩师,天天和美女贴身厮磨啊。

这不得折掉三十年的阳寿?

我看了一眼刘楚媛那若隐若现的美腿,刚想答应,却突然想到,不对吧?

哪有一见面就招揽的?

她还没有试过我的技术呢!

就我这技术,在我们学院,现在估计能排第一,倒数的。

加上催乳时学到的东西放进去,也许还能好一点。但是为什么是我?

我长开了嘴,挣扎了 有两分钟说:“那个,谢谢小姐的好意,我,我还是跟着叶姐吧。”

“嗯~”

刘楚媛忽然整个人的身子都靠在我的身上,鼻子在我后背上闻了闻,突然生气了对我说:“你身上有女人的乳汁味道,你不是推拿,你是催乳的,对吧。”

“额,我......我也不瞒您,因为您催的急,我被迫过来临时凑数。”

我点头说:“确实,因为对您来说,凑数这个词确实很影响您的心情,但是听护理部的护士说您的腿很不舒服,需要快点找人处理,我就赶过来了,希望您不要介意。”

“介意?我当然介意了。”

刘楚媛小脸说着,却没有任何不高兴,反而很感兴趣的对我说:“你凭什么让我觉得你适合给我推拿,要知道,我私人的推拿师可不少。”

我点头,勉强自己说:“我先前是,吴松市中医药大学的毕业生,但是后来因为车祸瞎了眼睛,才过来走催乳的。”

“这样啊。”

刘楚媛用手撑着自己旗袍包裹的身躯,轻轻挪了挪位置,把她的**,放在了我的腿上。

“给我揉一揉。”

这个女人,跟风韵犹存、徐娘半老居然没有任何的联系,她的保养非常好,几乎看不到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

如果不是我学过医,知道人年龄最直观的表现在脖子上的话,我可能还真的以为她是一个成熟的少妇。

她的腿给我最直观的感觉,就是哪怕是放在我腿上,依然能感觉到一种成熟的古典风情。

我吞了吞口水,把手轻微的摸了上去。

她穿了一层薄薄的肉色丝袜,摸上去非常的光滑。

我能感觉到,她的小腿肚在微微的颤抖。

“这应该,和痉挛一样吧。这位小姐,请问是在大学的体育课上过度劳累了?还是........”

我打趣的说。

“真是讨厌~”

刘楚媛也被我逗笑了,她推了我一下,勉强笑着说:“你这小破孩子,嘴倒是挺甜的。可惜姐姐不吃你这一套。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我这人确实还不是很会说话,请见谅。”

我的手在她的小腿肚子下面轻轻的抚摸,揉搓着打结的部分,疏通着血脉。

斟酌了一下,我说:“这位小姐应该是经常出席高档筵席,参加讲座什么的吧。”

“嗯,我是。”

刘楚媛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就说:“我目前在做生意,经常有应酬。”

“这个状况,很明显是静脉曲张。一般久站的人会得这么毛病。您这么年轻就已经有了这个症状,说明您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事业家啊。”

我继续吹嘘。

刘楚媛却摇了摇头,在床头点起了一根女士香烟,破例的在屋子里面抽起了烟。

原则上,紫云养生馆可是严格禁止抽烟的。但是这位女士的咖位,就是让我给她点烟我也不敢说个不字啊!

静脉曲张,是教室、空姐这样的人最经常得的病。干的时间长了,血液下淤,累积在小腿上出现的问题。基本上没得完全复原。

刘楚媛当社交名媛这么久,有静脉曲张已经算不错了。

她还没出现特别严重的问题。

“能治好吗?”

刘楚媛吐了一口烟,忧郁的说:“每次都特别的难受。”

“如果您加强休息,减少应酬的话,就可以了。”我说:“会不治自愈的。”

“不可能的。”刘楚媛叹了口气,忧郁的说:“快点吧,我早上还有会。”

我无语了。

你又想挣钱,又想维持体面,又想治愈,谁能给您做到啊!

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对刘楚媛说:“这位小姐,我已经稍微按摩通血了,要开始推拿了吗?”

“嗯。”

可能因为没有好回答吧,刘楚媛对我的感觉没什么好的。

我心里面暗暗着急,如果不能好好地结尾的话,刘楚媛给我打差评怎么办啊?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