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一下屋子里面并没有其他人,我这耳朵也没听到有女保镖在这里。

我低声的对韩锦绣说:“我想知道你这里有没有亲近可以信任的女人?请她来帮忙吧。”

“帮什么忙.......”韩锦绣面色艰难的说。她周围微颤,不时地有点痉挛。

也是,被一个男人又是揉捏乳腺炎症的胸口,又是刺激小可爱,就算是燕芬芬这种性冷淡的女人也该快忍不住了。

“把……乳汁弄出来。”我尴尬的说。

这女人,毕竟是一个大黑帮、还是什么帮派的领导人,反正叶紫和乔香云都不敢招惹她,我哪有那本事擅自去亲上去?

对方可不是沈木莹啊!

沈木莹那女人特别好说话,甚至是没有什么主见,韩锦绣肯定不是啊!

“你说什么?”韩锦绣面色一沉,瞬间想揍我的样子,我赶忙说:

“我在这里催来催去,她不流通,我也没办法,如果有个人能给你一边吸,我一边催的话,效果会不错,我给另一个有乳腺炎症的女人催乳的时候,就找了她的朋友帮忙弄了出来。”

这个时候,韩锦绣估计是没有办法再找一个更专业的催乳医师咨询,只好相信我的说法。

其实我说的倒也没错,谁也挑不出毛病。

韩锦绣弯了弯头,她似乎是想够到自己的小可爱,不过就她这C+左右的乳量,显然是不可能的,我听说的,好像就是F、G甚至H这样杯罩的女人才能吧。

“你来!”

韩锦绣突然斩钉截铁的说:“你来吧。”

让我喝?

我倒不是说怕什么炎症,实在不行吃点消炎药就好了,只是我揉捏了韩锦绣的胸口,还要把乳汁弄出来,我岂不是等于就差攻破韩小姐的最后忠贞防线了?

万一哪天韩小姐心里不舒服,想来揍我怎么办?

再说,这样的家庭,家规应该很森严。比如不能穿太过暴露的衣服,不能和男人有亲密接触等等。

“我……那个,还是找个女保镖吧,我是局外人,真的不好这样做。男女授受不亲啊。”我给自己找的蹩脚的理由。

韩锦绣银牙一咬,抓着我胳膊的手捏的让我差点以为是个铁钳。

“你是怕我会找你麻烦吧?”

我默然的点头。

“也对,这种事情不管是你还是我,都不会接受。啊不对,像你这种男人啊,说不定嘴上拒绝,心里面十分欢喜呢。”

韩锦绣呵呵一笑,视线转到另一边说:“你是叶紫说的,她闺女的弟弟吧?怎么出的车祸?”

“和哥出去打工的时候,出的事情。我家只是小康家庭。”我语气低沉,戳伤口,很难受。

韩锦绣突然说:“那么,跟我签一份保密协议吧。只有你和我知道,在我点头之前,你不许找女朋友、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我们的事情,直到这次的事情结束为止。”

这次的事情,应该是乳腺炎结束吧?

“单纯的催乳师解决不了乳腺炎的啊,看来我要给你带中药了。”我继续轻度刺激着韩锦绣那里。

“好,下次你来的时候,带一点中药,但是一定要记住,不能有第三个人知道,不然,我要让你知道韩家的刀有多快!”

“好。”

我低沉着,努力整理自己的心情。

说起来,今天既然是一场葬礼,那下葬的对象是韩锦绣的丈夫吧?

那我现在这样算什么?

对一个未亡人,动手动脚,抚摸胸口,还要亲吻葡萄粒。而她的丈夫,晚上就要下葬了。

不对,下葬为什么会在晚上?

这死的分明就是不正常吧。而且只能在晚上下葬,说明这个人生前一定是一个下三滥,还惹麻烦了的人。譬如刨坟偷墓的,到处偷女人的,惹了桃花病的。

但是像这种烂人,一般只要过错不是很大,寿终正寝的话,白天上上也没事。

唯一需要晚上下葬,那肯定是因为他们都死于非命。

盗墓的死在了坟里,桃花病的死在了青楼中。

韩锦绣对于今天的葬礼连一丝敷衍的沉痛都没有,我估计不是死在了女人身上,就是惹了艾滋。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