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这个女人的直脑筋给吓到了。

哪有别人质疑一下你,你需要让人去摸你胸部的事情?

这要是一摸,我后面见到真的韩锦绣该怎么解释?我把可能是你表妹、或者其他亲人的妹子给摸了,然后才知道她不是你?

我敢打保票,这样韩锦绣绝对有胆子把我挂在钱塘江大桥上做成风干肉。

“有情况!”

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假韩锦绣的时候,正好下面跑过去了一群人,手里面什么家伙都有,甚至还有一个消音手枪。

“你看看!他们到底是哪的人,我看不到。”

为了更像一个盲人,我让假韩锦绣去当观察手。

韩锦绣抬起头,趁着月色仔细观察了一下,然后赶紧缩回来,对我说:“这些人我都不认识,应该不是我们吴松市本部的人。”

“哦,算了,反正咱俩就在这角落里躲上半夜,应该就差不多了。听说今天是你们家一个重要人物的下葬日,他的未亡人好像是叫韩锦绣?唉算了,那种有权有势的女人,日子肯定过得也很累。”

我说着,提到:“我好像听谁说,今天晚上会有一个人过来抢权,应该就是下面的人吧?”

假韩锦绣似乎意识到了问题的重要性,她刚想站起来,我马上把她按在地上,低声斥责的说:“你现在想去干什么?找死吗?你家那个叫韩锦绣的大姐,肯定早就有所准备,你就别想着那么多,咱们躲起来就是了。”

看假韩锦绣还想挣扎,我叹了一口气,说:“你见过被枪击中脑袋的女人吗?会非常不好看!”

我这么一威胁,假韩锦绣瞬间老实。

女人嘛,绝大部分都是非常爱美的。宁愿自己吃不起饭,都要买买买贵种化妆品和衣服。

我和假韩锦绣,就在这里一躺就是十几分钟。

这会儿,假韩锦绣也终于觉得自己的胸口很难受了,她扭捏了半天,才对我说:“要不,我转过来,你撑着身子。”

只要她说了,我就不会拒绝。

我撑着身子,让假韩锦绣正对着我躺下。

其实这个时候外面的喊啥声音已经很薄弱了,我想起韩锦绣出门的时候那胸有成竹的样子,就知道叛乱的孙子,绝对会被灌上水泥扔进班苕江的。

当假韩锦绣转过来,正面对着我的时候,我松开手,放下身体。

接触到的一瞬间,我就知道问题大条了。

我和韩锦绣,本来身材就很契合,现在正面一弄,我和她几乎是百分百的贴合。

这就造成了一个问题,我突出的部分,和她凹下去的部分,虽然很契合,但是我也没办法放进去啊!

我和假韩锦绣就这么僵持了下来。

但是我不会动,她自己会动啊!

没一会儿,我们两个人就双双陷入了有感觉,不敢动,但是却暗中各自爽的境地。

性命攸关之下,我和假韩锦绣都没敢有动作。

下面不时有人冲过来,杀过去的,我也不知道谁才是真韩锦绣的人。万一我把眼前这个女人害死了,那叶紫还能保得住我吗?

又过了一会儿,假韩锦绣对我说:“你就不能挪一挪吗?”

我明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但是这种情况,花盆后面已经够憋屈了,怎么挪?

“我没有办法挪啊!小姐,要不你挪一挪?”我无语的说。

假韩锦绣羞红着脸,我们脸对脸的时候,她的脸颊上满满的都是羞涩。

忽然,我感觉她拿出了一把不得了的东西!

“你干嘛!”

我按住了她的手。

月光下,我赫然看到她手里拿的是一把小剪刀。

“阉了你啊。”假韩锦绣气呼呼的说。

我赶忙把剪刀夺下来放自己兜里,把假韩锦绣的手按在地上,警告她说:“我可告诉你,咱们现在是一条命啊!你阉了我,就连一条命都不算了。”

也许是我的话歧义太多,假韩锦绣一下子想歪了。

“放屁!你这就是在弓虽女干!”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