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她催乳?

我苦笑着说:“蔡夫人,不是我说,您又没有怀孕,怎么催吗?”

蔡夫人好像就是专门来找我麻烦的,她站起来一拍桌子,怒道:“怎么?你是嫌我老吗?你这是什么服务态度?!”

李银玲赶忙站起来劝蔡夫人,“蔡太太,事情是这样的,田小姐只是正常的产后抑郁,过一段时间调理一下就好了。真的没有必要吃药催乳。”

“嗯,田小姐是典型的肝郁气滞型催乳,蔡夫人没必要太过担心的。”我苦着脸解释。

有时候遇到这种病人家属,真的很无奈。过度的关心,我还听说过在吴松市第三医院的一个事情,一个过分溺爱儿子的夫人,在儿子生小病住院后,直接天天大肉大汤,过了一个月,病好了,肝坏了。

小病给催成大病,我见多了,但是因为溺爱,给催成大病的,我真少见。

蔡太太黑着脸,咬着牙说:“不行!我说了不行!”

“如果你能坚持的话,我也可以给您做一下催乳的示范。银铃,去女部请一个催乳师过来。”我受不了这种胡搅蛮缠的女人,只好点头让李银玲准备请人。

“不用了,就你来吧。”

说着,蔡太太左右看了看,蹬蹬的走到了催**里。

我看了下李银玲,我们两个人脸上都是大写的尴尬。

这太太这么胡搅蛮缠,我们还没有办法。毕竟这里是养生馆,是服务她们的。

哪有赶走顾客的?

我只好站起来对李银玲说:“你去看着门,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

蔡太太坐在催乳床上,我对蔡太太说:“是这样的,原则上我是不会给客人做这样的示范,但是毕竟顾客是上帝,我也没办法。如果您觉得不舒服的话,我可以戴橡胶手套。”

“不用,第一步是什么,脱掉衣服吗?”蔡太太眼角闪过一丝轻蔑。

可能这个女人觉得我反正是一个盲人,对她来说不是一种和正常男人的接触吧?

“嗯,解开您的上衣。”

蔡太太倒也硬气,说脱就脱。

“请问蔡太太今年多少岁?”

我一边净手,一边问。

这是每一个催乳师催乳前都要惯常问的套路,核心就是拉开注意力,让客人轻松起来。

“三十八。”

蔡太太硬硬的回复。

三十八?

我没想到,蔡太太儿子都已经结婚生孩子了,今天才三十八岁?

“那您还真得挺年轻的。”

我笑着说。

“算你小子识相。”蔡太太很受用的说。

我走到蔡太太的身边。

她虽然三十八岁,但是身体保养的非常好,人如果不干活的话,其实二三十年,只要有保养,皮肤都不会太差。唯一遗憾的是,蔡太太的脸因为岁月的原因,显得有点刻薄。

我动手,把蔡太太的胸罩向上推,露出了她的胸部。

其实徐娘半老也不能太用于蔡太太的身上。蔡太太就好像是那种,学校里面的女教导主任,看起来凶巴巴的,如果她躺在你面前,你倒也不会觉得她有多老。

“我开始了,因为之前没有准备,所以我会一边讲解,一边给您做示范。”

我其实心里面有点准备,做医生肯定会遇到让人头疼的顾客。

我的手先环绕着蔡太太的丰满,绕了一圈,轻轻的动作。

我在寻找着一个让人满意的刺激点。

很快,我发现蔡太太的丰满,其实也稍微有点问题。在我刺激她下部分的时候,蔡太太的表情有点不豫。

这个症状,说明她的胸部有点问题,可能不大,但肯定要去看医生。

“太太,我现在,是在寻找您的乳腺导管。我希望找到他之后,可以顺利的疏通。”

“然后,我这样的动作,是在试探,您的乳腺导管问题出在哪里?我好找出对应的办法疏通。”

蔡太太的脸颊红了起来。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