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伟这孙子死性不改,今天居然穿了一身让人厌恶的hallokitty主题装!

上身是只有女性才穿得收腰短体恤,露出了他那让人恶心的,带着点赘肉的木棍腰,她居然向女生要穿了一条热裤!还是棉质的,短短的hallokitty热裤!

露出两条长满了腿毛的细长木棍腿,腿毛在风中飘荡。

最让人恶心的是,她今天居然和瓯菲儿一样,穿的中长袜配运动鞋的造型。

这造型配高个的阳光女生当然是最好,可见鬼的,你个丑比基佬你配什么?

不是我不尊重性取向不同的同志,实在是常伟这混蛋太过招摇放肆,不就是舅子是个官吗?

在我老家,舅子还是骂人的话呢!

“咦,这个人好没有品位!”

看到常伟这一身穿着,瓯菲儿浑身恶寒,她是挺开放的人,倒是对男人之间的事情没有什么抵触。但是常伟的打扮品味确实太恶心了!

我眉头舒展,我好像找到了好机会啊。给常伟又一个教训的机会。

“谁?是不是一个瘦的像竹竿,肚皮松垮的家伙?”我厌恶的说。

“啊对,就是这个没一点品味的渣渣。啊,我要是他,就这品味,我得去跳楼!”瓯菲儿捏着鼻子,十分鲜明地表达自己的立场。

“嗯,我跟你说,这家伙就是个人渣。上次我在万科,给嫂子买了一件很漂亮的礼服裙子,他看到了非要抢过去自己穿。还好我有一个朋友在那里,帮我解了围。”

说着,我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想想一个一腿腿毛的竹竿男人,穿着那么一件漂亮的墨蓝色晚礼服,我想想都要吐了。

瓯菲儿再看看常伟的样子,一阵干呕说:“咱们赶紧走吧,我都快长针眼了!”

“嗯,我也是。”

瓯菲儿拉着我从旁边走,不过常伟这家伙好像还专门盯上我了。

他看到我和一个美女在一起走,就横插一脚的拦住我们两个,声音恶劣的问:“呦,这不是上次那个姓刘的小子吗?怎么,还敢在我面前出现,你真当我家是好欺负的是吗?”

瓯菲儿拉住了我,我不卑不亢的说:“常伟,上次的事情怎么样你也看见了,雷老总都替你道歉,丢了那么大的面子。你还想惹事?雷老总要是有一天不保你了怎么办?”

“不保我?我是他亲侄子,他要是不保我,我找我妈就行了。小子,你懂不懂?他在讨厌我,还是得帮我。”常伟呵呵一笑,一点也没有自己只会靠别人的意思。

瓯菲儿嗤笑不已。

我知道瓯菲儿家里面肯定很有权势,但是她硬是靠自己的本事做上了美妆部经理的位置,反观常某人,到现在估计有二十四五了吧?还和一个骈头在吴松市里面游荡,到现在连个工作都没有。

我故意闻了闻味道,嘲笑他:“你那个骈头呢?大潘?被踢爆了那玩意,是不是还在医院里?”

常伟闻言,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他摆着手说:“别跟我提他,我舅舅让他滚,他居然真的滚蛋了!可恶,一点对爱情的忠诚都没有。”

“我说就你上次那么把人给扔了,你也没有对爱情的忠诚吧?”

我撇了撇嘴。

“你!”常伟看了一眼瓯菲儿,突然贱笑着说:“好好好,你等着,既然敢来威少的地盘,你就等着倒霉吧!这妞,威少看见了,会很喜欢的。”

“你什么意思??”

我手一用力,把瓯菲儿藏在我的身后。

常伟呵呵一笑,点了根女士香烟,说:“你等着吧。趁现在滚蛋还来得及。”

“滚蛋?你让我滚?”瓯菲儿倒也没有特别生气,她瞪了常伟一眼,笑道:“好啊,姐姐今天就不走了,让那个威少过来,我今天非踢爆他不可!”

又踢?

我发现这些女人都非常的暴力,一个人都想把男人的那里给踢爆。

“好,你等着!”

常伟马上就气呼呼的走了。

我拉了一下瓯菲儿,低声说:“要不要我找我朋友来帮忙?”

我觉得这种情况,瓯菲儿又挺自傲的,不给苏轻烟打个电话,我怕真得在别人的地盘上吃苦。

瓯菲儿诧异的看看我,然后高兴的在我脸上香了一口,亲切的说:“这是给你的奖励,宝贝。不过不用担心,别说是在吴江区,就是在吴松市,至靠这个瓯字,就没人敢说不。”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