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只是一晚上哦!”

叶紫的这句话好像着魔了一样,在我脑子里面不断的循环回放。

直到我到了办公室里面,我依然在想着这个事情。

昨晚上的香艳裸睡,我估计这辈子都会记忆犹新吧。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两个人什么都不穿,在床上谈天说地,打打闹闹,最后居然没有发生什么,都很舒服的睡到了天明。

这话说出去,别人都不信的,其实我自己也不相信,我昨天晚上居然忍住了,好几次没有擦枪走火。

早上刚上班,按照日程表,今天是周五,明天就不用上班了,不过我看了一下我自己的日程表,好像只有周日一天可以放假,如果有预约,可以调休到别的日子。

当然,催乳师一般都是女部那边的客人非常多,经常有预约。

我这边主要是一些不太习惯女部的,或者是病状比较狠的,情况比较严重的客户。

我看了一下我的预约,我是一个新人,其他的男部催乳师又大都不是走就是旷工,我想我应该没有预约才对。

结果我一翻,预约的书报架里面竟然有两个客人的名片!

我的天,这是什么好运气?

紫云养生馆是吴松市最高档的女性养生馆之一,客户预约也是非常的特别。

她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名片,还是烫金的。如果她们想预约某一个项目,他们就会提前让服务员把卡放在预约项目办公室门口的书报架上。

我把两个名片都收了起来。

一个叫苗青青,一个叫柳如是。

其实我们这边内部还有一个程序,可以简略的观察客户的信息,免得到时候见到客户一问三不知。

我再一看,冷汉不又冒了出来。

不会吧?

第一个苗青青,居然是云南来的做中草药的富商家子弟!年龄三十五。

而且还是未婚,她找我干什么?

第二个女人,就更特别了。

她这个柳如是竟然是艺名,取得就是明朝末年,秦淮八艳中的柳如是。

要说取别人的艺名就算了,我好歹读了点书,知道明朝末年,士大夫一个比一个寡廉鲜耻,这秦淮八艳却非常的有节操。尤其是柳如是,经常帮助抗清义士。

虽说是妓女,但我觉得她比那些寡廉鲜耻的士大夫强得多。

取这个艺名,合适吗?

我看了看预约的时间表,一个在早上九点,一个在中午十二点。

中午十二点都是医生吃饭的时候,她专门去约这个时间,恐怕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来这里了吧?

我对这个取艺名柳如是的女人产生很大的好奇。

过了一会儿,李银玲过来了。

她还随身带了一个笔记本电脑。

“你怎么把自己的笔记本带过来了?”我疑惑的问。

“这不是我的啊!这是后勤部给您配的,不过您不是......不是暂时看不见嘛,所以我帮您拿过来,我是您的助手,我来做记录。”

李银玲说的时候还尴尬的顿了一下,她说话太不小心,说到了看不见的事情。

我这个时候对瓯菲儿为什么说李银玲不适合护理部有了一个直观的印象。

别的不说,光是这个说话的本事,这姑娘就不适合那些做营销的部门。三两处把客人的痛处给戳到了,那还怎么做生意?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看我确实没有说话,李银玲表情低落的向我道歉。

我看她确实挺可怜的样子,就笑着说:“没什么没什么,经理走了就能习惯,你坐。以后不要再说您了,叫我阿正就好。”

“这怎么行?您是医师啊!”李银玲难为情的抱着笔记本说。

我看了看李银玲的笑脸,忍不住笑着帮她开解:“真的没必要说您,这样,你叫我阿正哥就好了。如果有客人的话,你再称呼医师。”

“这......”李银玲还在犹豫。

我板起脸说:“我说的这些,你必须遵守!不然我就把你送回去。”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