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芬芬看看叶紫,在后面斟酌了一下,说:“秋雁在大学的时候和我与叶姐两个人都是室友,我们知根知底。”

室友!

我靠,原来都是一家人啊。

我看着叶紫和燕芬芬,忍不住想知道陈秋雁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能和叶紫与燕芬芬一个宿舍,想必也是个中的顶尖人才吧。

“是的,秋雁家里就是羊城的商业世家,她毕业的时候就野心勃勃的想要在吴松市打开一席之地,那个时候我也承诺帮她在市场上打开一席之地,但是那个时候,我刚结婚,也就没了这个心思。”

叶紫有些沉痛的说:“所以秋雁觉得是我让她第一次创业失败,她后来和我断绝了关系,去意大利留学去了。”

里面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啊。

我心里面有些不安。

不是吧,难道这就反目成仇了?

“嗯,所以各位不要掉以轻心,秋雁这次回来,分明就是以我们为敌人的。”燕芬芬躺在椅子上,她把文件翻到一页,指着那里说:

“她开办的养生会所,打在明面上的牌就是外国风情,我听说她已经在班苕江畔盘到了一块儿异常优质的一栋楼,那里有城有水,还能看到外滩,几乎比我们这里的地段优质一倍!”

这,这么有钱吗?

我愣住了。

紫云养生馆独霸吴江区的一条繁华街道的排头,可以说是附近的地标性建筑。

然而陈秋雁竟然在班苕江上找到了顶级的场地?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拿着大炮打蚊子。

谁有了那么好的地段,不去开顶级餐馆,不去开顶级酒店,或者是作为办公楼租给世界五百强公司,这不比开养生会所强得多?

我感到一种世界颠倒的奇葩感。

有钱人都是这么玩儿的吗?

“不止如此,大家也知道这些年,社会上都在崇洋媚外,只要是外国人的东西都能在中国卖一个好价钱。”叶紫微微嘲讽的哼了一下,然后说:

“我们一直在这方面没有太多的动作,秋雁这次直接复制的米兰顶级富豪养生会所的模式,不管怎么样,一定会有一群喜欢尝鲜的女人过去试试。”

“这样,我们就必须保证我们的客户留存。”燕芬芬点头。

看着几个女人侃侃而谈,气场十足的样子,我感觉局势越发的严重。

不会吧,把我叫到这里,难道是要裁员吗?

我越想越慌,嫂子在家里没有收入,佳佳刚刚出生没几个月,如果失去了这份工作,我该怎么维护这个家?

真的要卖了房子回老家吗,好像房贷还没还完,不能卖房子啊!

折价抵押出去?

那也太亏了。

心里慌得不行,我突然听到叶紫在叫我。

“啊?什么?开除我吗?”

我愣愣的说。

噗嗤!

一群女金领都忍不住笑作一团。

“你是完全没有听我刚刚说的是什么,是吧,你这个臭小子,我刚刚还说你沉稳呢,原来你在发愣!”叶紫气呼呼的伸腰过来,一把手掐住了我的耳朵。

“哎呦!等下,我刚刚真得是不小心.......”

叶紫比我大好几岁,她这掐耳朵的动作使的是得心应手,也让周围的人都笑个不停。

瓯菲儿难得脱离了工作状态,她笑着推开叶紫说:“叶姐,阿正我可看上了, 你不能明着抢人啊。”

叶紫反瞪回去,笑道:“不行,阿正明明是我的人,是你在我手里抢人才对。”

我难得看到燕芬芬一脸无奈的样子。

这俩女人的互动倒把沉重的气氛搞得轻松了不少。

笑闹了一会儿,叶紫对我说:“我再把刚刚的话重复一遍。为了应对秋雁的到来,我们紫云养生馆要展开新一轮的升级,各个科室,都要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我们要在上层社会里拿下更多的市场!”

“这样不会引起其他养生馆的反击吗?”营销部的女经理站起来说。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