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在故事会里面看到过一些鬼怪的故事。

说女人其实不管是深情还是薄情,只要是人总会有情绪的积累。

所以就算她嘴上说的不会在意,但是一旦人的情绪到了,泪腺就会不由自主的状态,然后流泪。

这种情况我们一般统称为,情深至极。

我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在上海滩名媛的队伍里面,竟然有一个用情至深的痴情女。

这就好像是在窑子里面发现了一个非常守贞的美女一样艰难。

窑子的女人质量差,这大家都知道,毕竟是便宜的快餐,而你不但发现了一个美女,她还就对你忠贞不二,想要和你过一辈子。

这真是踩了狗屎运的家伙。

我心里面非常嫉妒这个混蛋,我就说:“这算什么男人?不想要就不想要,哪有骗了人又要生下来恶心人?”

突然,我好像想起了什么。

他为啥要跑?

不会是拿到鉴定证明了吧?

在中国因为大家都重男轻女的原因,所以大家都想生一个男孩。

可因为计划生育限制人口,所以第一胎是不是男孩就非常的关键,然而国内不允许做在子宫里测孩子性别的测试,以防人家把女儿给打掉。

所以这些年,很多人都花高价托人去香港找专业的鉴定部门鉴定。

那个孙子,不会是看到了鉴定证明吧?

我叹了一口气说:“你生的是一个女孩吧。”

“你怎么知道,是一个女孩,我很爱她。”柳如是惨然一笑,说:

“那负心汉跑了就跑了吧,我觉得,可能是他家里给他了太大的压力,我自己一个人也能把孩子养大。”

看着依然陷入在爱情里面的女人,我叹了一口气。

“其实他根本就没有爱过你。”

我这样说。

“什么?不可能!”柳如是本能性的就反驳我,说完,她才捂住了嘴。

“你看,你已经到了他的陷阱里面了。”

我冷静的对柳如是分析:“我可以这样告诉你,他在你孩子就要出生的前几天,或者半个月前是不是问你要过一次你的血液,然后没几天,他收到了一份香港的报告,然后他发现生的是一个女孩,所以他决定放弃你,这不就说明了,他根本就不爱你,他只是想把你当做一个生育工具罢了。”

“这.......这......”

柳如是抿着嘴。

她是一个极聪明的姑娘,我觉得她已经明白了,只是他不愿意承认罢了。

我继续说:“所以,你刚刚说在家里给了他很大的压力。我觉得,这个孩子可能就是他的压力吧。”

柳如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她握紧拳头,坚定的反驳我说:“可是就算是一个女孩,他还想回来把孩子抢走呢!”

我就更叹气了。

“这不就恰恰说明了,他很难生孩子吗,把女儿抱回去养,哪怕真的没有生出一个孩子,也可以让女孩找个赘婿再生下一代啊。”

“这,这.......”

被我击垮了幻想的柳如是猛然站起来,抗拒的说:“我不想再说这个了,今天很感谢您的帮助,再见!”

说着,这个女人就想赶紧走掉。

我是真的哭笑不得,赶忙拉住柳如是的手。

“打破心魔是一回事,但是我还没给您治疗胸口上的毛病啊,既然是刘姐介绍你过来的,我觉得刘姐你一定是希望我把您治好之后,再完完本本的还回去,请不要让我为难。”

我提起刘楚媛的名字,柳如是面色复杂,最后还是答应的坐了回去。

“现在,不聊闲话。我觉得您都懂。那么,就像我简介一下,你的问题到底出在哪?”

我叉着手问。

怪不得那些医生都非常喜欢和病人唠嗑,我现在也觉得,和病人说说话很有能打发时间。

柳如是捂着胸口,说:“我的闺女叫秀秀,最近的十天,我每次给秀秀喂的时候,我的胸口一阵阵的发疼,这该怎么办?”

那到底是哪里疼?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