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多年的经验推断,肖冰玉可能是刚刚和谁吵架了。

再想想开会时候群策群力的样子,我觉得肖冰玉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黎汉娜或者瓯菲儿起冲突。

所以,大概是和家里人吵架了?又或者,是和男朋友吵架了?

我想到啥就说啥,我笑着问肖冰玉:“是不是和家里的男朋友吵架了?”

“去你的!”肖冰玉拿起桌子上面的文件,气恼的砸向了我,“你才有男朋友呢!本小姐到现在为止冰清玉洁、清灵神秀,自己一个人过得挺好,非要找一个男朋友折磨自己干嘛?”

“倒也是。”

解决了柳如是的事情,我掐指一算,这个月五个客户的目标,已经完成了四个,哦不对,如果苗青青也算在里面的话,我已经完成了本月的所有目标。

这个月的工资也不会扣我了。

我舒服的坐下来,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轻松的说:“哎,但是一个人年轻的时候过也好,等人到中年呢?家庭毕竟是一个人与社会对轨的渠道,并且是永远温馨的小窝啊。”

“那我可不觉得这个窝有哪里够温馨的。”

肖冰玉一声冷哼,让我不免有疑惑的看着她。

你今天脑子里吃枪药了?说一句话开一枪的。

“阿正,你就别再说了,冰玉是单亲来着。她老妈,对她要求非常严格的。”沈木莹走过来拉着我的袖子,低声劝我不要再提家庭的事情。

单亲?

“我也是单亲啊。而且我爹走的更早,我是和我哥相依为命到现在的。”我也不掩饰。

其实男生在承认自己的问题这方面更加的诚恳,相反女生反而会不停的掩盖。

我在学校里的时候,有一次一个女生修建办公室里面的花草,把一个老师非常珍贵的花给剪了,为了不被发现是自己的错误,她居然剪掉了所有花草的枝叶,意图制造出植物得病的假象。那老师后来气的要死,可最后还是只能选择原谅。

“那你哥对你一定很不错。”肖冰玉听到我的话愣住了,没头没脑的,突然这么说。

“当然,我哥对我没的说。”我也承认。

肖冰玉回身无语的瘫倒在椅子上,叹气的看着天花板,嘲弄的说:“然而我的老妈啊.......”

“不提了不提了,你们两个人真是的,这个时候就不要提不高兴的事情了。冰玉,你的企划书写好了吗?下周一可就要交上去啊。”

沈木莹尴尬的笑着,想扭转我们之间令人难受的气氛。

“哦对,企划书。”

肖冰玉伸了一个懒腰,站起来。

她的身材,论纤细,真的是我见过里面最完美的纤细,轻薄简单的一身长袖棉短袖,一股青春风扑面而来。她又剪着修理整齐的女士短发,短发下,保养完美的细嫩皮肤旁,耳畔的一个珍珠耳坠与精美的皮肤配合起来相得益彰。

“是关于人事部的?我们这次不是要打一场营销阻击战吗?人事部为什么要参与进来?”

我好奇的问。

肖冰玉冲我翻了一下白眼,急躁的说:“我说你签完了单子,赶紧走吧,行不行?我这里还有事情呢。”

“你给我讲解一下嘛,我还真的不太理解咱们养生馆的具体流程。”

反正我这个月的任务目标已经完成了,我笑着骚扰着这两个女同事。

现在是中午时间,人事部还有十几个员工在休息,办公室里面就她们两个人。

沈木莹这个大胸妹子,真得很好说话。

肖冰玉白眼直翻,她还认真的对我解释说:“没事养生馆有什么营销活动的时候,人事部都是要拿出计划的,主要包括活动业绩考核,末尾剔除等工作,像紫云养生馆,我们这边每年固定有5%的末尾员工会被记分,第二年如果还带着5%之中,就必须被清退的。”

原来是这样。

这不就相当于血汗工厂里面那些挥舞着鞭子的监工嘛。

想到我也算是一个小特权阶级,心里面的罪恶感马上少了不少。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