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

我看大平哥倒在角落里面都有点人事未卜了,绿毛龟粉毛龟都被赶到了一边,他们几个一看就是年轻人的混混也被推开到了角落里。

转过身,一群人坐了进来。

“啪啪啪。”

这哥们一身西装,鼓着掌,梳着大背头,看这样子,要是大白天,说不定还有人以为他是一个成功的老板呢。

后面几个哥们也是西装革履,有几个还带着相当新潮的新款墨镜,逼倒是装的很帅气。

我噗嗤一笑,说:“是啊,不长记性,就得跟我一样,瞎了眼啊!”

我故意哑着嗓子冰冷的说,此言一出,那边几个小弟动作都有点不自然,在这道上,不长记性瞎了眼,那可是简单的惩罚啊。

这哥们很猛。

我笃定他们现在绝对是这样想的。

果然,连带头的那位都走进了几步。包厢里面的灯开了,他们都看到了我的眼睛。非常浑浊,几乎没有瞳孔。

这就是个瞎子!

瞎子在没有灯光的夜里都这么能打?

有几个人都已经开始掂量自己的两三分了,能打吗?

“啪啪啪。”

这位大哥又拍了拍手,哈哈笑着说:“不错,看来是我这小地方遇到了一头过江龙啊!”

“呵呵。”我皮笑肉不笑的应了一下。

“但是!”

这大哥拉过一个凳子坐下来,让小弟们送上来一瓶酒,面色平淡的对我说:“但是黑星酒吧,是我罩着的场子,我的场子要是被别人给砸了,不管怎么样,我这个面子都得拿回来。”

“你才是他们那个狗屁义气帮的主子?”我气笑了,“就这么一群废物,你也敢要他们?”

“我不是什么义气帮的帮主。那是他们自己乱叫的。”

大哥摘下墨镜,扔到一边说:“在下是义社下面的门钉子,在道上混,可没有他们当痞子舒服,要讲规矩!”

他敲着桌子,说出了讲规矩的话。

“好啊!大家都讲规矩。”

我也坐了下来。

我本来以为今天晚上只要收拾几个混混就好了,谁知道居然惹来了一个真的在道上混的?

点怎么这么背?

我本能性的看了一下已经最多有点意识模糊的马晓诺。

马晓诺招了招手,毫不在意的说:“打吧,实在不行,我拉下老脸,求我那没脸公公出场就行了。”

她公公啊,城建局局长。

那可是白道上已经相当不得了的职位,尤其是吴松市这直辖市的省级单位下,这样一个位置,放到别的地方,就是一个市的局长。

况且这里经济还这么好,在国际经济圈里都是核心,在这里当城建局局长,比出去当一个市长都牛逼。

“好啊。”

我点头。这时候不是托大的地方。

国外我不知道,国内在这方面,一直都是黑道见光死,白道压半天的状态,别以为黑道就有多牛逼,他们见到了真正的官,没多久就得跪地认错了。

而警察局那边更是年年月月的抓人,像常伟他舅舅雷二弘,一年在这方面都是有硬指标的,做不完就等着被罚。

一听到公公出场,那边的大哥脸皮抽了一下,冷着脸说:“这不合规矩吧?”

“你还好意思跟我说不合规矩?”

我哈哈笑着说:“这是我跟那边那个平头的恩怨,原则上来说,你爱哪儿凉快哪儿凉快去。现在出来本来就不合规矩,还用我提?”

“那都是老黄历了!现在早不兴那一套!”这大哥恼羞成怒的说。

“疤子哥!”身后的小弟拉住了他们的大哥。

“哼哼,你看,你小弟都比你懂事。”我冷笑着说。

“混账!”

疤子哥把小弟甩开,指着我直接说:“今天这个事情,必须给个说话。”

“你想要什么说法?”我淡淡的说。

“哼,当然是打一场,谁输了,拿出自己一根手指。”疤子哥恶狠狠的说。

我呵呵一笑。

这位大哥,看起来也不是一个遵守规矩的人,装得倒是挺像的,还说自己是门钉子,我看连门蹬子都不如,等待,义社?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