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打吗?”我放下手,阿猛显然没法继续打了,这一击,我可是专门朝着他的肾脏去的。

疤子哥还有几个小弟这会儿都有点发愣,这才过了三回合,你们就分出胜负了?

“早点带他去医院看看吧,我说不定已经把他的肾打破了,不好好收拾,老了会出毛病的。”我淡淡的说,然后转头去找马晓诺。

“回家吧,马姐。”

都已经打成这样了,不管是我,还是马姐,都没了再喝酒的心思。

马姐拍着手,非常高兴的对我说:“打的好棒啊,阿正你以前是不是练拳击的,还是学过武?”

我愣了愣,笑着说:“我说我小时候被送到少林寺里学了两年棍,你信吗?”

“我信!”马姐很认真的点头。

我啼笑皆非的说:“好吧,您信就您信,走吧,你晚上不回家吧,到我那里睡一晚上吧,我家还有一个客房空着呢。”

“嗯。”马姐并没有拒绝。

“你们俩给我站住!”

疤子哥看起来气急了,他那浇了一头发蜡的头发也乱了,他愤怒的指着我说:“好小子,居然把我的人打伤了,今天你走都不想走,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把你扔河里!”

眼看着疤子哥分明就是想赖账了,我冷笑着说:“哦?看来疤子哥是不想认账了。”

“大哥!”阿猛脸色发白的道歉,“是阿猛给你丢脸了。”

“你闭嘴!”

疤子哥气急了,走过去踹了几脚阿猛,气急败坏地说:“都是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丢这个面子!”

“你现在赖账才是给自己丢面子。”

我拿出了手机。

我突然想起来了,义社,不就是安庆帮的一支吗?

而安庆帮,原出青帮,是吴松市乃至于苏南地区最大的牌面。

看疤子哥这毁约毁的非常利索的架势,我就知道这货肯定不只干过一次这种事情。按照义社的规矩,这家伙早就该挨罚了吧?

“我给我公公打电话吧。”马姐酒也醒的差不多了,她摸出了电话。

这个时候,马姐好像觉得只有把她公公叫过来,才能解决问题。

我笑了笑,按住了马姐的手机,低声说:“相信我,我有办法的。”

然后,我就把手机放在马姐手里,说:“你找到一个姓韩的女人,拨通。”

“你们在装神弄鬼的什么?”

疤子哥踢开阿猛,几个小弟吓得浑身冷战,疤子哥觉得自己的威信还没有损失,他瞪着我,好似在看杀父仇人。

“你居然敢在这里掉我的面子,我可是安庆帮义社的人,小子,你就是把吴江区的区长叫过来,这事儿也没完!”他冷笑的说。

我算是看出来了,疤子哥似乎真的把自己当作是一个香饽饽,安庆帮义社就是他的背景似的。

真当自己脸那么大?

我看电话已经拨通了,我就对疤子哥说:“你等着,我这就给你们老大打电话问问,你到底是李逵还是李鬼?”

“你诈我!”

疤子哥面色一凝,但是他看我站着没有任何惧色,不由心里也慌了神。

“我怎么可能会炸你呢?”

电话居然通了,我没想到,一次打通啊。

马晓诺把电话给我,我一拿起来,就听到那边韩锦绣说:“怎么这么久才给我打电话?”

这话说得,好像我是一个没有担当的,天天在外面花天酒地的老公一样,不会吧,堂堂安庆帮义社社主,家产上亿的韩社主,能醉心我这个穷小子?

我甩了甩头,把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脑袋,然后说:

“我这边有一个自称是安庆帮义社的门钉子的,叫疤子哥,哦对了,他小弟来找我麻烦,我把人收拾了,他就违规的跑出来护犊子,护犊子不说,我把他派出来约战的小弟也打败了,竟然还想抵赖,这次赌上的可是一根手指头,您得给我谁骗你呀。”

“什么?”

砰!我听到那边有拍案而起的声音,这女人手劲儿不小啊。

“你等一下。”

韩锦绣按住了麦克风,没一分钟,她就说:“这人是我们的人,但是去年就已经被赶出去了,他居然敢又回来打着我们的名号招摇撞骗?”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