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姐,这小子?”

旁边的黑衣大哥疑惑的问韩二姐。

韩二姐俏丽的小脸露出了一丝高兴,她冲我点头说:“不用想了,这家伙就是在韩家大院把我救了的那个小子。”

“原来那天说的人就是你啊!”那大哥一乐,哈哈笑着说:“都说你是盲人,没想到,这么能打,不错不错,你要不要到义社里面来,至少给你个小堂主是没问题的。”

“小堂主?不是,这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就他这瘪三样,就他这瞎眼杂种,他瞎了都能当小堂主,我疤子为义社出生入死还被赶出去了,我不服!”

疤子哥都快气死了。他怒视着我,要不是呲着牙的声音嘎吱嘎吱响,我都以为他把丫都嚼碎了。

疤子哥他一个早就已经被开除出义社的人当然不知道,我在韩家大院里面的经过,我救了韩锦绣和韩二姐,配一个小堂主不过分吧?

安庆帮也有自己的规矩,门钉子就是可以在一条街上带小弟的初级头头,门蹬子就是正式烧香入门的小弟。

而小堂主就不得了了,可以管的上好几条街的生意,在寸土寸金的吴松市,几条街,一年挣个几百万没有问题。

“黄疤子,你算个什么东西?就你还为我们安庆帮出生入死,你除了偷鸡摸狗,你干了什么?”

韩二姐冷笑着说:“真把自己当一号人物,就好好地去打,躲在后面耍阴招,被人家抓到了竟然还不承认?”

“我那也是为了让咱们义社能赢啊!”疤子哥强行狡辩,但是那到处乱窜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

“放屁!”

这黑衣大哥三步两步走过去,一脚把黄疤子踢翻在地!

“你知道为了保住你的小命,大姐可是主动把那片场子给让了出来,你别耍小阴招,那次就赢了!”大哥冷冷的说。

黄疤子不可思议的看着黑衣大哥,他左看看,右看看,忽然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爬着窜到了韩二姐身边!

“大姐!你放过我啊!我真不是故意的,我黄疤子对义社是忠心耿耿,我给您磕头了!您饶过我这一回吧!”

扑通!

扑通!

黄疤子磕头倒是非常的凌厉,说磕就磕,而且磕的相当响亮,没几下,额头就红肿了一片。

但是韩二姐一直都没有松口,黄疤子连着磕了十个头,他抬起头,额头都泛出血迹了,韩二姐压根就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大姐......”

黄疤子忽然爬过去,搂着韩二姐的黑色裤嚎啕大哭的喊:“大姐我求您了!我银行卡给您,我什么都给您,我还有个老婆,我给您,哦对了,我养了一个小三,您想要就拿去,我......只要您饶过我!我全都给您!”

“怎么哭得这么难看?”

马姐提着包走到了我身边,她不屑的看了看黄疤子,低声骂道:“看到他,我就想起了吴大龙那混蛋!”

“滚开!”

黑衣大哥大步一跨,右腿支撑左腿用力,把黄疤子从韩二姐的皮裤上直接踢飞到了天花板!

砰!

可能是因为装修太垃圾,黄疤子直接卡在上面下不来了。

韩二姐走过去瞄了两眼,抱着胸冷淡的说:“回头让人拉出来,也不用去医院了,浪费人民的医疗资源,直接扔火葬场就行,活人烧了有骨灰烧不掉,拿锤子敲!”

“你们都过来!”

黑衣大哥吼了一嗓子,那边墙角的几个人全都跑了过来,包括粉毛龟、绿毛龟,还有那个偷袭人的平头哥,他们诚惶诚恐的看着真正的黑道大哥,有几个裤裆都**的。

想到黄疤子的下场,他们就不寒而栗啊,直接把活人扔进火葬场!

“都听好了,黄疤子借着我们义社的名号在外面招摇撞骗,你们虽然不是主犯,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给这位小哥磕二十个响头,这次的事情就此揭过,以后见到大哥,都给我好好叫,明白吗?”黑衣大哥一边说着,一边指着我。

让他们给我磕响头?

我舔了舔嘴唇,好像不是不可以啊。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