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贷这个事情,我自己抗住就好了,作为顶梁柱,这是男人本就应该负的责任,所以我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嫂子。

晚上迷迷糊糊的,我起夜,却听到卫生间里面有人在低声抽泣。

“黄冠华,你真得好狠啊,就这么骗着我,要把我骗到什么时候?”

柳如是哀怨着,如泣如诉的说,这个女人说话很特别,她就算是生气,也让你觉得她只会柔软的向你倾诉。

那边的电话里,是一个带着港式口音的男人,“阿妹啊,不是我骗你,实在是这里真的不能收养女孩,我要是带回去,我家长要掐死我,现在好了,我已经说服了我阿爸阿妈,你把秀秀给我吧,我能在香港给她最好的教育!”

我心里冷哼一声,果然是想推卸责任,那你后面还回来找法院,要女孩干嘛?

说这么多,不就是想把黑锅推到爹妈身上吗?

柳如是这女人虽然痴情,但她不傻,她只是陷入了自己盲目的坚持,一时间无法自拔了。

当我把她唤醒之后,柳如是就像历史上的柳如是一样,非常的坚强,有人说,历史上的钱谦益就是有十个,捆起来也比不上一个毅然跳江的江南名妓柳如是,钱谦益跳江水太凉,然后去给满清当走狗,而柳如是却纵身一跃,芳名留香。

我眼前的这个柳如是,就好像那个时候的柳如是。

擦着眼泪,柳如是决绝的说:“你想得美,秀秀是我的骨肉,不管我好我坏,我都会给她我的所有,我才不会把孩子给你这个烂人!”

黄玉华,大概是一个香港的富二代吧。

他在电话那头突然威胁的说:“柳如是,你别太自以为是,小心我去大陆告你,我有的是钱,就大陆那些法官,只要我给钱,他们都会把孩子判给我,到时候一毛钱都别想拿到,我言尽于此,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别逼我!”

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然后厕所里的柳如是黯然痛哭,抽泣声带着幽怨如泣如诉,绵延不绝。

我在房间里听得心烦,我就走到厕所旁边,敲了敲玻璃门:“柳小姐,能聊一下吗?”

“啊?打扰到你了吗?我这就出去。”柳如是赶紧擦擦眼泪,然后小心的避开我,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她这会儿发丝凌乱,眼角的眼泪怎么擦都止不住,发丝被眼泪打湿,人看起来狼狈极了。

我指了指客厅,说:“当然不是。既然心里不舒服,正好咱们可以聊一聊,反正我也睡不着。”

看起来柳如是是想拒绝我的,然而她刚张嘴,随后又点头答应。

我看得有点心酸。

这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吧。

随便,我觉得我是为她好,可能人家姑娘还觉得自己一个人更安静,更舒心。

给柳如是泡了一杯红茶,我笑着说:“家里也没有那么好的茶叶,早上你在办公室喝到的正山小种,我可拿不出来了。 ”

“没事,其实我对咖啡、红酒倒还了解一点,红茶我还不是很懂。”

柳如是嘴上虽然这么说,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搜索微 信公众号WSG2255但品茶是非常的严谨,一板一眼分明就是受过专业的教育,她们这些名媛,可能十二三岁以后就都把精力花在这上面了。

品茶、衣着打扮、高雅品位、察言观色、一步一行,几乎每一个地方都是经过严格的训练,呈献给顾客的,当然就是全方位无死角的上海滩名媛。

我叹了一口气,如果人生对调,我再上大学的时候绝对不会碌碌无为。

“啊,您说吧。”柳如是看我久久没说话,小声的邀请。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