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事情我怎么解释?

我只好说:“是咱们养生馆以前的顾客,后来交了朋友,是刘楚媛刘小姐介绍的。她最近遇到一个渣男,骗她生了孩子跑了,现在无家可归,叶姐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叶紫闻言,倒是转过身又看了看客厅那个女人,回头她抓住我的脖子,恶狠狠的说:“我跟那个苏轻烟联系过了,中午一点半,我送你瓯家园,我警告你啊,别跟那个姓苏的有什么勾勾搭搭的来往,被我发现了,弹到死!”

叶紫的手指头一弹,我就感觉那里一痛,这都养成反应了吗?

早上吃完饭,因为柳如是和叶紫都在,嫂子趁没人注意,在我手上写了一个抱歉,今天早上没有牛奶喝了。

叶紫把我捎到了养生馆。

早上只有两个普通的客人,轻松解决之后,我就一直等到了中午。

李银玲这丫头,今天依然是简单的护士装,在养生馆呆的时间越久,我越发的觉得这种护士服简直诱人的要命。

随意的长袍包到大腿半,若隐若现之间让人无比期待表里面的绝对领域,而粉色丝袜和粉白色的护士拖鞋则让这种诱惑更加的长久。

再加上养生馆里面只有美女,即便是最普通的人事部人员,也有近期的身材检查,所以这种地方,简直就是男人的红粉骷髅巢。

吃完午饭,我对李银玲说:“下午我要出去一趟,你可以先下班了。”

这姑娘在我这里呆的时间越长,本性暴露得越快。

刚来的时候还非常谨慎,每天都勤奋的写着东西,现在可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性格太好了,她这会儿抱着一包给我买回来的鸭脖啃得满手满嘴都是油。

摆摆手,这姑娘居然说:“你先去吧。我还有笔记要写。”

我是盲人,所以所有的工作内容全都由李银玲代笔,我就自己下了楼。

到楼下后,我看到燕芬芬和叶紫凑在一起咬着耳朵, 也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看到我下来了,叶紫使劲儿摇着手,燕芬芬则主动走开,看来她还是要保持她冷艳女总裁的形象啊。

“走,瓯家园我还是比较熟悉的。”

到了瓯家园,苏轻烟应该已经在里面了,叶紫对门口的老大爷说:“人我送到了啊,叫刘正,我还有事,先走了,阿正88!”

叶紫来得快,去得也快,只留下我一个人面对老大爷。

老大爷坐在岗哨里悠闲的喝着茶,看了看我的导盲杖,随手招来一个观光车,对司机说:“把这位贵客送到瓯三姐那里!”

观光车慢悠悠的晃荡着,在小路上缓缓行驶,一路上我要看到天鹅、白鹭在湖水上嬉戏,真的难以想象在我房贷都要分三十年支付的吴松市,有钱人甚至可以盖一个园林别墅。

“到了,请吧。”

可能是家教非常好,所以瓯家的门卫、保安都非常的客气,没有出现仗势欺人的狗奴才。

我看到远处一片牡丹花丛中,隐约露出几个女人的小脑袋,我猜测这里应该就是那个茶话会了。

所以我径直走了过去。

“苏小姐?”

我轻声呼唤,苏轻烟马上惊喜的站起来喊:“阿正你终于来了,我和你瓯姐都等了十几分钟了啊!”

今天的苏轻烟刨去了红色系的穿着,改换了一身白色的宽松长裙,给人以清新的舒畅。而后面,那个女人一见面,就让我大脑立刻down机。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