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你是准备和我抢人吗,从小你就喜欢和我抢!”瓯菲儿气呼呼的看着瓯楚菁的胳膊。

按摩,在平常情况下倒还好,但瓯楚菁可是她的姑姑,明知故犯是吧?

瓯楚菁难得的展颜一笑,她松开我的手,摆手说:“真是的,哪有那么多的抢来抢去,这小子是你的男朋友,又不是你丈夫,大家都是公平竞争好不好?”

“你!”我难得看见瓯菲儿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好了,不逗你们俩了,轻烟,一会儿咱们去海底隧道餐厅,先把正事处理完吧。小混蛋,你要给谁求情?”

瓯楚菁调笑完了,我苦笑着看着瓯菲儿,看她也没有直接走的意思,我只好说:“是一个以前在您公司里上班的人,叫燕芬芬,您可能没印象”

“怎么会没印象呢,这么好的人才被叶紫偷走了,我到现在还很奇怪,她在管理层的实习非常的好,我当时甚至已经准备让她做我的实习秘书了。”

说到这里,瓯楚菁有些奇怪,又有些怅然的说:“她当时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如果她愿意跟我说的话,现在也不会这个样子。”

旁边瓯菲儿的小嘴张得都可以塞进去一个小鸡蛋了,她不敢置信的看了看瓯楚菁,又瞪着我,抓着我的脖领恶狠狠的说:“快说,你们俩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燕芬芬会找你帮忙,为什么不找我?她你明明知道我和姑姑的关系的!”

“可能是不好向你开口吧。”我尴尬的擦了擦汗水,说:“她是那种宁愿憋死都不会告诉其他的人吧,如果不是我,幸好碰到了那个人渣在要挟她,恐怕她真得会不声不响的离开吴松市啊。”

“这么倔的人吗?”苏轻烟有点期待的说:“我好想和她认识一下,感觉会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呢。”

“那还是算了,那个女人会把周围的人全都冻死的,她就是个冰块!”瓯菲儿犹自生气。

我也和能理解瓯菲儿的感受,大家一起共事这么多年了,你找人帮忙不找我,找我男朋友?

当然,是不是男朋友,只是瓯菲儿自己的断定。

“人渣吗?到底遇到了什么情况?”瓯楚菁反倒是最冷静的人。

我就从头开始说。

“那天,嗯,燕姐找我帮她一个私人的忙,她身体不舒服。然后一个叫做孟航生的人就拿着相机跑过来砸门,他说找到了燕姐出轨的证据,然后我才知道,他们俩在您公司实习的时候,孟航生追上了燕姐,但是两年多以前就分手了。然后孟航生说燕芬芬如果不同意复合,就把燕芬芬先前偷盗吴松生物制药机密材料的事情举报出去。”

我一说,三个女人的表情就全都变了。

瓯楚菁表情凝重的说:“有这回事儿吗,我居然都不知道我公司里面有这种纰漏!”

而苏轻烟则奇怪的问:“她的人品不是很好吗?怎么会这样干?”

而瓯菲儿则干脆的说:“不可能!那个女人就是饿死都不会当小偷的。”

瓯菲儿说对了。

我说:“事情很复杂。燕姐那个时候,刚进入社会,都还很懵懂,然后遇到了颇具儒雅气息的孟航生一下子就沦陷了,孟航生也在贵公司上班,但他的职位无足轻重,实习效果也不怎么样,他当时好像遇到了什么麻烦,就不停的蛊惑燕姐,骗她说那份文件很重要,有一天,他找燕姐说,上司需要那份文件,燕姐什么都不懂,就用自己的身份去私下里把文件取了出来,交给了孟航生。”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