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燕芬芬对我?有意思?”

我好像被雷劈了一样,愣在椅子上,不会吧?

我也就相信她在我帮她赶走孟航生的事情上感谢我,可对我有意思?

黎汉娜似乎早就知道我会是这个反应,她笑着把车停在路边,抽了一口女士香烟,冲我吐着烟气,低声说:“你呀,太忽视人的欲望了。”

“欲望?”

整个谈话的局面全都被黎汉娜掌控。她淡淡的说:“废话!吴松市是什么地方?是欲望之都你明白吗,整个养生馆里面只有你一个男人,不,应该说只有你一个能满足这里的女人欲望的男人,毫不客气的说,你身体健壮,长得也好看,年轻,是女人们喜欢的好料子,况且你还看不见,就算和你有什么不好说的关系,你连她们长什么样都看不清楚,事后只要躲开还能找到是谁?”

说到这里,黎汉娜躺在椅子惆怅的说:“其实吧,只要你愿意,就你办公室里面的那个小姑娘,你随便说几句好话,送点小礼物,再请她吃饭,在办公室里面,你想把她随便怎么样都行。只要注意别生孩子。同理,只要你愿意,养生馆里面那么多的单身女性,你勾勾手指都有人会翘起屁股等着你。”

“别说的这么直白好不好。”我苦笑着,“我又不是那种到处沾花惹草的人。”

“放心,哼。我觉得叶紫把你放到养生馆里面,分明就是对你也有意思,她想让你帮着她掌控养生馆而已。”黎汉娜说的话,过于惊世骇俗,我真得无语了。

我就说:“总不能连厕所保洁的女人都对我有意思吧,要是人人都对我有意思,那你呢?”

黎汉娜抽了一口烟,然后突然冲我凑了过来。

猝不及防之下,满嘴的烟气,混合着那个诱人的小香舌也随之透了进来。

追逐,亲吻。

过了好几分钟,黎汉娜才喘息着,放开了我,她浑身显然已经有了一种冲动,所以更加的震颤。

我吐着烟气,无奈的说:“你就不能把烟气吐了再亲吗,我已经戒烟了。”

“那你还挺有毅力的。”黎汉娜有吸了一口,哈哈笑着说:“你看,即便是我,也有欲望,在养生馆里面想在你身上解决欲望问题的女人大有人在,甚至包括朴慧妍和小泽清音。她们俩比燕芬芬描述得更加大胆,所以才被半关起来的栓在了养生馆里,你以后没事不要在养生馆里面过夜,她们俩憋了两三年,会干出什么都不让人意外。”

“你的意思是?,她俩有病?”我指了指脑子。

“算不上吧。反正是比常人冲动一些,容易过激。”

说了这么多,我突然好奇的问黎汉娜:“今天为什么要带我出来说这些?”

黎汉娜好像是这些女领导里面,和燕芬芬一样唯二出身平凡的女人吧,就算是市场部的潘双文,那么我不常见到的女人也出身书香门第,肖冰玉是硕导,背景不凡。

瓯菲儿家里巨有钱,十分的强;那俩容易过激的女人,一个山东红三代,一个上海红四代。

算起来,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搜索微 信公众号WSG2255我都不记得黎汉娜家里是什么人了。

“因为不想你懵懵懂懂,最后被别的女人吃干抹净一毫不剩吧。”黎汉娜噗嗤冷笑,突然说:

“关于,瓯楚菁,你不要以为她是什么好女人,能在那么激烈的竞争中抢到这个公司老总位置的,会是什么善人,她喜欢抢别人的东西你明白吗,瓯菲儿肯定到处宣扬你是她的男朋友吧,瓯楚菁为什么点名让你过去,她缺保镖吗,她缺的是抢侄女东西的快感,小傻瓜!”

不是吧?

我傻了,印象里那个女人是很娴静端庄的啊。

“富人总有自己的喜欢的刺激玩法,不说了,我先送你过去吧。”

黎汉娜发动汽车,再次上路。

又闲聊了几句,到地方之后,黎汉娜最后对我说:“其实我都是骗你的,你不要当真。”

“我能不当真吗?”

我看着黎汉娜表情诡异莫测的打火掉头。

这女人,跑出来送我一趟,就为了扰乱我的心是吗?

燕芬芬是一个说法,黎汉娜是一个说法,我毫不怀疑,如果瓯菲儿过来,也会是另外一种说法。

女人的心思莫测,嘴上的话随着心思变,我看时间还早,蹲在门口想了很久。

最后也不明白,干脆就当她俩什么都没说过吧。

而瓯楚菁,我还是不相信,她会是一个喜欢抢侄女东西的姑姑。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