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

果然,在看到背后还有一个男人盯着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即便是优秀如瓯楚菁这种360度无死角沉稳大气的女总裁,也惊叫着搂着胸口后退,脸还露出了女人特有的,鄙视猥琐男时的嫌恶表情。

我尴尬了起来,不过还好,我有一个能解决这种情况的法宝。

“是瓯小姐吗?请问你在哪里?”我装傻充愣的说。

马上瓯楚菁就反应过来,眼前的这个小子是一个瞎子呀,他根本看不见,自己尖叫什么?

这样反而暴露了自己的衣着不整的事实。

瓯楚菁可能是骂了自己一句,我没听清楚,还是上海话。

然后瓯楚菁说:“没错,是我,你怎么会在这里呢,我不是让你在茶亭那里等我吗?”

茶亭?瓯楚菁说的应该是昨天开茶话会的地方吧。

我挠了挠头说:“具体我也不清楚呀,是蒲彩带我来这里的。”

“蒲彩?那个死丫头,还敢来我家?”瓯楚菁一幅咬牙切齿的模样,这就让我很奇怪。

我问瓯楚菁:“蒲彩不是你的仆人吗,说起来,她为什么开车那么大胆,她不怕被吊销驾照吗?”

“什么女仆?”

瓯楚菁把难得失态的说:“她是我家长辈的朋友的孙女,小时候是寄养在我们家的,她就是个闯祸精,穿着女仆装分明是她喜欢跑这里胡闹,我告诉你,你以后见到那个死丫头,马上给我打电话,我要把她关起来,好好调教一下!”

“那那辆法拉利呢?”

“我从来不开跑车的,你可以去看下我的车库,姐姐喜欢的都是成熟稳重的高端商务车好不好,也就蒲彩那个疯丫头才会开着法拉利到处闯祸,要不是她叔叔是反正你以后绝对不要再上她的车就好了。”

能把瓯楚菁这种几百万绝对不会放在眼里的女人惹成这么失态的样子,我就知道蒲彩肯定是一个大号惹祸精,比电视里面都烦的那种。

想到这里,我浑身一缩,见鬼了,昨天我就那么傻,直接上了她的车。

那不是没事找屎吗,这个老司机可是真的有焊死车门,不下车的勇气吧?

最近几年在大马路上飙车的人越来越多,也听到了非常多的,富二代各种花式玩车,最后把自己玩死的新闻,想到那辆在路上横冲直撞的法拉利,我就心里直发毛!

“见鬼,下次我绝对不上她的车!”

“这就对了,那种长不大的小屁孩儿,离她越远越好!”

瓯楚菁倒是在这一点和我达成了共同语言。

忽然,我愣住了。

“你怎么了?说话呀!”瓯楚菁还奇怪的问我。

我想了想,说:“我有一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

“你既然都说出口了,那肯定是想问啊,放心吧,现在是下班时间。”

瓯楚菁十分的淡然,知道我看不见之后,她竟然盘腿打坐,就在我不远处的前面。而且是那种不规则的盘腿,差不多相当于岔开腿的样子。

然后你懂得,该看的,不该看见的我都看见了。

不过还好,我现在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虽然那个鲍鱼的样子让我脑子里面浮现连篇,但嘴上还是很正常的问:“我感觉,今天的你和昨天的你不一样。”

“是吗,我觉得我很正常啊。”瓯楚菁反问我。

我总结了一会儿,语文不好,总得想想再说。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