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开心,大概是因为这是我和这个女人之间第一次在交锋之中获胜。

“说说看,把你的理由跟我说清楚,不然今天晚上我就让阿香她们,把你按在床上给轮了,哼!”瓯楚菁古灵精怪的哼着,给自己围上了一条价值不菲的腰带。

看着一身黑白条纹小西装打扮的瓯楚菁,我笑着说:

“其实我跟叶姐还是比较熟的,到了这种关键的时候,我想瓯姐心里面其实也很忐忑吧,所以瓯姐大概率是不会穿比较宽松的衣服,所以还是女士小西装比较合适,而且颜色最好,以黑或白或灰为主,然后呢,额,大概也是长袖长裙吧。”

其实都是借着在杂志上看到的一些东西胡乱想的,但是实际上,我对这方面一窍不通。

果然,瓯楚菁很不可思议的冲我说:“就冲你默猜的本事,你去做个什么小网红应该不难,做网红,不就是吃一个特色,你这个特色足够好。”

我算是被瓯楚菁给挤兑了一下吧,我无奈的说:“我还能支撑得下去,这良家子的名号,我还不想扔地上不要。”

良家子,就是说这个人清清白白,在我老家,很多地方都夸好男儿是良家子,谁要是犯了错事,偷了寡妇踹了门房,那都要被人骂的。

“你还有点古气哈。”

瓯楚菁挽起桌子上的黑白色皮包,对我说:“走吧,真是的,今天晚上好好给你个奖励。”

我看了看瓯楚菁杂乱的头发,说:“不需要我给你梳一下头发吗,你刚起床,应该没梳头发吧。”

“就你小子猜得中。”瓯楚菁主动的挽住我的手,说:“这是怎么猜到的?”

“洗发水的香气啊,就我所知,女生身上很多的香气,其实都是洗发水的味道吧,我能闻得出来。”我诚实的说,这次可真不是我猜的,这是事实。

瓯楚菁点点头,倒也没再多问。

她似乎在寻找着某种状态,从屋里面迈出一步,脚到屋外,高跟鞋清脆一下,瓯楚菁整个人的气质就好像变了。

原先是一个古灵惊怪的邻家大女孩,可以开玩笑,一起烧烤撸串,无话不谈,什么玩笑都开,现在她的脸忽然冰冷下来,宛如戴上了一个冰面具。

我拿着瓯楚菁送我的拐杖,走起来也不免得有些沉重。

“不用这么紧张,真正紧张的时候还没到。”瓯楚菁的话清冷淡雅,好似一朵幽兰,打在人的心上,伤痕不种,却会留下一丝印记,久久不散。

和刚刚灿烂如阳光的向日葵女孩不一样了。

我摇头说:“不是紧张,而是一时间转变不过来。”

“没事,你看燕芬芬她到现在,也没有转变过来,不是你的问题。”

我点头,忽然看到瓯楚菁的头发还是有点乱,毕竟压了一晚上。而且头发长的女孩早上起床的时候都有相同的体会,头发非常难处理。以至于有的女孩干脆晚上就不解开头发了。

我低声说:“还是我帮你梳一下头发吧。免得一会儿遇到下属。”

瓯楚菁的手掐了一下我的腰,不过没有反对。

我从伸出左手,轻轻的抚摸在瓯楚菁的头发上。用上了一些推拿的手法,我一边用手指梳理头发,一边帮瓯楚菁按揉头皮,舒缓压力。

按了好一会儿之后,瓯楚菁才推了下我,笑着说:“好小子,原来你是想骗我,占我的便宜!”

“我哪有,帮你按摩还是我的错了?”

我真是对这个女人无语了。

“哼,那晚上你可得给我好好按摩一下。”

虽然这么说着,但我还是看到,瓯楚菁一边走,一边拿小镜子看着自己的头发。

我的手法还是很稳当的,就算是用手,头发也梳得跟收拾过一样,瓯楚菁不时的这里看看,那里看看,分明就是很喜欢的样子。

但走路的时候,却还是带着一种大人物的沉稳。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