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力真好,不过这么好的听力,也有点不合适啊。”阿香笑着,从兜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手套。

我又不是瞎子,当然能看到手套上面黑色的金属部分,这是一个伪装成手套的指虎!

我记得指虎在燕京早就管制了吧,这妞可真敢带。

“小姐你放心,我保证这孙子下辈子都不敢再在您面前大放厥词!”阿香拍了拍凶残的胸脯,满脸都是你想把他打成圆形还是方形的乐趣。

瓯楚菁想了一会儿,忽然掐着我的胳膊说:“臭小子,听力不错嘛,尽给我惹麻烦。”

我知道瓯楚菁不是在抱怨,所以笑着说:“如果是能避免大麻烦的小麻烦,那我觉得其实也不差。”

“算是吧。”

电梯停在完全由半透明玻璃遮蔽的VIP走廊旁边,侧过脸甚至都能看到外面那一群的告白男女,为了赚到这笔钱,他们也是蛮拼的。

现在是夏末初秋,中午北方的太阳正烈,她们穿着严整的婚服,西装和婚纱裹在身上,里面早就汗流浃背,真不知道那个叫陈世光的,给了多少钱。

瓯楚菁突然好像找到了灵感,她对阿香说:“走,我们去卫生间。”

说着,这位执行力极强的女总裁拉着我,走向门口的卫生间。

“不合适吧?”

我还没拦住瓯楚菁,阿香带着人满脸都是恶趣味的把我推搡着,推到了卫生间里面,还是女卫生间。

卫生间里面还有两位女士刚走出隔间,看到被几个保镖挟持着的我,还有一脸坏笑,从拉杆箱里面拿出一套黑白条纹西装的瓯楚菁,她们顿时捂着嘴坏笑着小跑着跑开。

“两位不要误会!”

我挣扎着还想拦住阿香,衣服却已经被她们撕扯了下来,这套陪伴了我好几年,经历过面试,经历过韩家夜战的西装,彻底成了破布。

我甚至都能听到刚刚走出卫生间的那两个女人的偷笑声,还有她们偷偷闲聊的话,“好壮实的小伙子。”

阿香拉着我的胳膊,给我从里到外的换了一身明显是定制款的西装,和瓯菲儿的黑白条纹套裙。

“你要干嘛?”我不解的问瓯楚菁。

瓯楚菁拉着我的胳膊,兴奋的掏出手机,贴着我的身体,捧着我的脸,笑着抚摸着,然后自拍了几张照片,自言自语的说:“我先把这照片给那死丫头看看!”

“瓯姐,你这不是在点炸弹吗?”我苦笑了。这姑侄俩,是想玩死我啊?

你们怼来怼去不怕,我身板小,体力弱,我扛不住啊,想想瓯楚菁和瓯菲儿的火星撞地球,我顿时有了一种赶紧从养生馆辞职的冲动。

果然,没两分钟,我的电话就炸了,不用想我也知道,这电话是瓯菲儿打过来的。

啪!

瓯楚菁居然直接给我关机了!

“不用着急,我笑笑她再说。”

瓯楚菁和她的侄女开始了女人间的唇枪舌剑,看瓯楚菁满脸眉飞色舞的样子,分明就是占据了上风,我摸了摸小心脏,这次回去会不会被瓯菲儿给分尸了?

过了几分钟,瓯楚菁才潇洒的合上手机,看着一脸沉痛的我,拍着我笑着说:“走吧,可别给我丢脸啊,那小子居然敢妄想我?想得美,今天本小姐要是不让她见识见识我的厉害,以后还怎么在燕京打天下。”

我点点头,正经起来。

像这种自视太高,觉得所有女人自己勾勾手就能把女人弄到手里的家伙,我不收拾他一下,就不能报我整个初高中都只有一次暧昧,胎死腹中的初恋之仇!

咳嗽了两下,我和瓯楚菁都进入状态,我努力让自己显得高冷,而瓯楚菁只是略微挪了挪脸,就显得傲气十足。

我们俩再次挽起了手。不同的是,这次瓯楚菁几乎是贴在了我的身上。

走到门口,我又听到了陈世光和福伯的话。

“世光啊,人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在机场里面的线人看错了?”那个老头低声的说,我大声的复述。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