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要打起来了!”瓯楚菁指着陈世光笑道。

我拍下她的手指,说:“你分明很清楚,他不可能动手的,这不是南方人,北方人的问题,而是都到这个阶层了,谁会那么蠢,瓯小姐,我们要不要现在出去逗逗他?”

瓯楚菁回头向剩下的四个女保镖扬了扬洁白的下巴,女保镖点头用蓝牙开始联系着谁。

不用想,肯定是来接瓯楚菁的人。

“逗吗,你越逗他越老实你信不信?”瓯楚菁嬉笑着说。

我点头,说:“而且是表面上越老实,心里面越恨,你准备怎么收拾他,埋沟里,还是沉黄河里,或者找个树捆上去,来个菩萨点灯?”

瓯楚菁上下打了一下我,感叹道:“你们哪的花式真多。”

我就翻白眼了,这些都是吓唬人的好不好,哪像你们吴松的黑道,说沉河还真沉了。

“好了走吧,看看这个姓陈的准备干什么。”

瓯楚菁拉着我往前走,而陈世光,现在气得胸口都在颤抖。

被掰成两半摔在地上的那张信用卡,就好像是他陈世光的面子一样,也被摔了个稀巴碎。

阿香冷笑着看着这个帅公子,就等着他发火了。

等了三四分钟,陈世光才艰难的说:“如果有招待不周的地方的话,那都是世光的错,阿香小姐,请问瓯小姐什么时候出来?”

“瓯小姐也不是你能叫的,陈公子,你好像没有看清楚你的位置吧?”阿香指了指地上的信用卡,冷笑道:“燕京豪门无数,陈家,算什么?”

说完,阿香自己就回去了,留陈世光满脸愤怒的站在原地。

然后,陈世光就看到了我和瓯楚菁。

我们两个人在一起走着,瓯楚菁贴着我的身子,小脸还枕在我的肩膀上,我们两个人私密的说着话,让陈世光更加火大!

“你看,陈世光的脸都快绿了,哈哈,太自以为是的人,终究是这个下场,话说,既然陈家也是地位不错的燕京小豪门,你为什么这么对他?”我有点好奇。

都说做生意打人不打脸,做事情留一步好相间。可瓯楚菁让阿香这么赤裸裸的羞辱陈世光,是为什么?

“哼,如果是陈家老头子过来显摆,我还能忍一忍,这个陈世光算个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耍花招,阿正,记住,这五天,你是我的男朋友哦。别让我丢了脸。”

瓯楚菁笑着说,一点儿也没有把陈世光放在眼里。

走了没几步,清亮的皮鞋声靠近,陈世光追上来了。

“你想干嘛?”

阿香当仁不让的把陈世光拦了下来,而陈世光忽然扑通一下的跪在了地上,他从怀里面掏出了一朵鲜花,举起来冲瓯楚菁哀怨的告白:

“瓯小姐,我是真心的,你还记得小时十六岁的时候,我就在你的生日晚宴上见过您啊,从那个时候起,我就真的爱上了你,请不要无视我,虽然我已经如此卑微。”

“耍什么花招!”

阿香气恼的揪住陈世光的脖颈,要把他整个甩出去,而瓯楚菁却头也不回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笑着说:“那还真是抱歉,从来没有记得你是谁,走吧阿正,车到了。”

前面是一辆厚实的奔驰GUREND S,看起来没什么特殊,实际上这辆车甚至可以扛着手雷爆炸开走。

从这辆防弹车上就可以看出来,瓯楚菁绝对不是无备而来。

瓯楚菁上了车,我还看到陈世光跪在地上,一幅为了你,我愿意放弃整个世界的哀怨模样。

我说:“怎么杨栋、陈世光都在耍没什么用的小计划,真的让人感觉十分脑残。”

“不!阿正你错了。”

瓯楚菁坐上了防弹车之后轻松了不少,她斜躺在沙发上,用针扎着草莓,笑着说:“就是因为在你看来没有什么用,所有才对那些小女生有用啊。”

“你什么意思?”我顿时感觉我的人格受到了侮辱,什么叫我觉得没有用,所以他对女生有用?你是在讽刺我以前根本没有追上女孩吗?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