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什么情况,我的脑袋现在已经混沌成了一片。

刚刚还在闲聊着男女感情上的事情,这才几分钟不到,就已经被左右夹击?

我看着已经碾压过来的渣土车,阿香突然喊:“刘正,把小姐带出去!”

我本能性的拉向了车门,那辆本田车非常有日系车的特色,撞过来的时候,整个车就挤成了一团,而防弹车只是剐蹭掉了一层漆,部分变形,虽然本田车挤压住了左前侧的车轮,让车无法启动,但车门还能用。

如果这个时候拉开门,带着瓯楚菁赶紧跑出去的话,应该问题不大。

我也是这么想的,瓯楚菁率先伸手拉向了大门,她怒道:“不管是谁,我要让他付出代价!”

“慢!”突然之间,我灵光一闪!

不对劲,真的不对劲!

渣土车撞防弹车?

就算是渣土车整个压在防弹车上面,防弹车也应该没有问题才对,所以这左右夹击对瓯楚菁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也就是说,除了让人心慌,没有任何作用!

这么弱智的想法是谁搞的,专门来恶心瓯楚菁的吗?

不可能,在燕京城这种政治重地里面搞这种事情,只可再一,绝对不会有再二再三!

所以,还有后手!

我拉住瓯楚菁的,在瓯楚菁不解与愤怒的视线里,把瓯楚菁狠狠的压在地上,并大喊道:“所有人就地卧倒,我们不能出去,肯定是暗手,不管是枪还是刀,都不能赌这个风险!”

暗手!

我一喊,瓯楚菁才放弃了挣扎,她转而紧紧的搂着我,脸已经埋在了我的怀里。

哐当!

那辆渣土车很明显,不是真的失控,当快要撞上来的时候,里面那司机忽然拉住了刹车,然后赶紧弃车而逃!

前面的司机也终于回过了身儿,用防弹车自带的紧急转移功能,把本田车挤了出去。

我微微抬起头,看着已经挤压成了一个面饼的本田车,只是略微观察,就能够看到驾驶座上根本就没有人,而那头也是,满载渣土的卡车上,驾驶位也空空如也。

“该死!”

我气恼的摸向了自己的后腰,却才想起来,自己来的时候什么武器都没带。

瓯楚菁紧紧的还抱着我,我安抚她说:“没事儿的,你看,渣土车自己就停下了,他们想吓唬你,让你心态失衡,他们好暗中下手。但是你没事,你很勇敢,他们不敢在燕京城里乱来不是吗?”

阿香随即从车里面掏出了一个黑黝黝的东西,塞给了我,珍重的说:“果然,瓯姐没有看错你。”

捏着小玩意儿,我拉枪上膛,然后锁死保险,插在了腰后,对阿香说:“现在马上报警,不,找瓯小姐在人司法系统里面的熟人,我们需要一个解释。”

“好的。”

阿香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没五分钟,远处就传来了急救车、警车的鸣笛声。

近了,三辆警车,一辆特警的车让我挺意外的,看来瓯楚菁,瓯家不只是在南方,在燕京里面也是关系深厚啊。

一瞬间的恍惚让我有点宛如梦中,最近一段时间,我几乎不像一个催乳师,更不像一个医生。

先后卷入了孟航生诈骗、苏轻烟、韩锦绣与李老八的恩怨、还有眼前的瓯楚菁的生意矛盾中。

我顿时有了一种害怕的感觉,万一惹到了什么人,嫂子怎么办,佳佳怎么办,这个家我该怎么保护?

我有什么力量来保护?

“你在想什么?”怀里的瓯楚菁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她好像看到了我脸上的犹豫,她咬着嘴唇说:“你要是想回去的话,我这就给你订回去的机票,是我大意了,对不起。”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