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恐怖分子?我差点没笑死。

你能不能找一个好一点的理由,你说我是经济罪犯,金融诈骗犯都行啊,看瓯楚菁在商场里面混的如鱼得水,她肯定没少干这种事儿。

“我们的人什么时候能到?”我问阿香。

阿香不屑的瞥了窗外一下,看了下手机,“很快,不到五分钟。”

五分钟够了。

我对瓯楚菁的说:“从现在开始,我们什么话都不说,什么事情都不做,就当车里面没有人,我看他们能怎么样,阿香,这辆防弹车,只要我们不想开,他们拖不走吧?”

阿香叼了根烟,骂娘的说:“这辆车足有一吨重,他们拿什么去拖,再说我们有锁死功能的。”

在车头啪的按了一下,车窗后面竖起了钢条,屋顶也露出了铁板装甲。

瓯楚菁在我怀里坐起来,用签子扎了一个草莓喂我吃,然后说:“放心,这辆车的缩水款在巴西卖的很火,曾经生抗RPG火箭弹都能全身而退,五分钟,就是十五分钟,他们也拿咱们没有办法。”

我伸手指嘘了一下,然后侧耳倾听起来。

“快听,有蓝牙对讲机的声音,是梁哥,里面的人根本不出来,怎么办,上面的电话一直在响,我也不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啊!”举着95式的头子一脸焦急的问。

“你不会把车拖走吗,她就是开一辆坦克过来,把车拖走了她还能飞出去不成?”那边的人焦躁的骂。

我继续复述,“梁哥,这破车我们根本推不动,你猜怎么着,车轮子后面一个尖锥直接插到了水泥里,这是要固守待援啊。”

“强拆呢,你没有带钻子吗?”梁哥骂道。

这边的人苦逼的说:“带了啊,可这车是奔驰古什么,我查过了,就是RPG也轰不动啊!”

“那就赶紧回来,不,你就是说你什么都不知道,等那边的人来了,装哑巴!”

“可梁哥!我那不是就暴”

“挂了?”

“草你妈了个逼的,梁斌,让我过来当出头椽,你丫怎么不露面?”

我说完之后,瓯楚菁忽然咯咯笑着说:“你看,你的耳朵简直比窃听器还好用。”

我摇头,我也奇怪,自从瞎眼之后,我的耳朵、鼻子简直就跟进化了一样,越来越灵敏,甚至能听到嘈杂声音中这么细微的声音。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梁斌是谁。

“梁斌是谁?”我笑着说:“掌握了敌人的动向,我们就赢了一半了。他们估计也没有想到,这么乱,我都能听见是谁。”

“不错,阿正,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瓯楚菁俏皮的飞了我一个白眼,却没有告诉我梁斌是谁,背景如何。

我聪明的闭上了嘴巴,没一分钟,又响起了警车的声音。

这次厉害了,不同的车牌号,来的居然是武警部队。

五粮越野围住了警车,上面鱼贯冲下来的一群武警,居然包围了刚刚过来的几个特警!

“自己人!”那个嗓子喊了,但是没用。

啪啪!

我都听到了殴打的声音,微微抬头,那小子已经被打趴在地上了。

还好附近没有多少围观的人,有也被团团的车给挡住了视线,不然这股内讧的场面,明天肯定要登在报纸上让全国人民围观。

一个身穿绿军装的人走过来敲了敲门,说:“楚菁?是我,瓶青萍。”

瓶?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姓氏啊。

瓯楚菁却欣然的说:“阿香你开下车门。”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