捂着脸,黄医生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我,仿佛我这个中医骗子,根本不敢跟他动手。

我揉了揉手腕,冷淡的说:“姓黄的,你再在这里喷粪,我就不客气了,我不在乎你怎么看法我,反正像你这样的人,看着掏大粪的都觉得他污染环境,但是你怎么看不关我的事,你怎么做就恶心到我了,大家都是医生,倒是不知道您有什么本事,好在这里张狂。”

“我的本事多了,哼哼,我屋子里面挂满了病人送过来的横幅,我治好的人不计其数,在整个医院都是排得上名号的。”

黄医生骄傲又生气的看着我,鄙视的说:“不知道你又有什么本事,敢这么问?”

我楞了一下,也对,这老头干了几十年了,要是真没点儿真本事,他也没办法当上主治医师。

我笑笑,说:“那肖爷爷的病,怎么没见你治好。”

“这,这不是我的问题,老爷子已经油尽灯枯了。”黄医生被我打到了软肋,他尴尬的笑笑,强词夺理。

我冷笑两声,说:“最好不要让我抓到你的错误,我要是有办法能治好,有你好受的。”

“哼,就你那三脚猫本事,算了吧。”

“你就少说两句吧。”

老戴拉着黄医生赶紧走了,牛逼轰轰的过来,灰溜溜的离开。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有心思吃饭了,反正本来也不是很饿,我就说:“要不我现在就去给老爷子看看吧。”

“行,万一有用呢。”养正叔有点期待,但更多的是担心。

想来也是看了很多的医生,最后逐渐的失望了吧。

两夫妻带着我和肖冰玉到了医院的四楼,重症监护室内。

一个干瘦的老头躺在床上,浑身虚弱的床上,他浑身瘦弱的几乎要把骨头都要显露出来,惊心动魄的瘦弱。

隔着窗户,我都能够感觉到他已经风烛残年。

“外公!”

肖冰玉一下子就哭了,她捂着嘴,擦着自己的泪水,可她实在是拦不住,只好任由泪水流淌。

我看着这姑娘,没来之前还犟驴一样不愿意来,来了之后又哭的跟泪花一样。

“我进去看看。”

我拍了拍养正叔的肩膀,去隔间换了消毒的衣服,才敢走进去。

“冰玉,去吧。”阿姨推了推闺女,肖冰玉也跟了进来。

这里消毒的衣服全都是白大褂,我先吹了吹消毒剂,然后看到肖冰玉也跟了进来。

“来,帮我穿下衣服。”

毕竟要还消毒装,我招呼肖冰玉帮我脱衣服。

其实这个时候我心里面一点都没有男女之间的感觉,我只觉得肖老爷子是我的病人,我今天就算不是为了输赢,为了人命,也得去好好的给肖老爷子检查一下。

说不定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呢。

“好。”

肖冰玉红着脸过来,帮我脱掉外套,穿上外套,我们俩人随后走到屋子里。

“养正,温柔,你们来了?”

老爷子虚弱的招呼着,我才知道,肖冰玉她妈叫温柔。这名字挺好听的。

“外公,是我,冰玉。”

肖冰玉小心的走过去,既担心又不敢显露出来的和她外公打招呼。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