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信心?”肖冰玉傻眼了,她抓着我说:“不可能吧,你没有骗我吧,你是在安慰老爷子吗?”

“我当然不是说假话。”

我说着,后面肖养正和肖阿姨都走了过来,他们听到我说的话,纷纷激动而又期待的看着我。

我揉着额头,组织了一下语言,我说:

“老爷子相信我,我是医生我不会看错的。你看,正常的风烛残年的老人,这个时候说话都不清楚了,甚至有的老人已经意识模糊,这才是这个时候应该有的表现,而老爷子说话中气十足,思维清晰,很明显不是正常的油尽灯枯,分明就是医生太无能,没有查出来问题所在。”

“你说什么呢你!”

养正叔身后黄医生又跑了进来,他身边还跟着那个老戴,老戴冲我满怀歉意的点点头。

我挺奇怪的,这个老戴到底是什么职位,他就要管得了医就不应该让黄医生这么肆意妄为才对。

黄医生蹬蹬的跑到我身边,指着我的鼻子骂道:“我知道你不是职业的医生,容忍你一次也就算了,你还要再跑过来碰瓷,你有没有脸,你有没有作为一个医生最基本的道德,来这里骗死人钱你要脸吗?”

“那我倒是想问你一句,你有没有作为一个医生的基本道德,我说老爷子还有救,你为什么不问我怎么救,反而在这里冷嘲热讽,你是急着让老爷子驾鹤西去好证明你的判断没有错是吧,你才是最不要脸的哪一个!”

我也不是好欺负的,在吴松市,别的不说,收拾的混混也有几十个了,这黄医生这么不要脸,我怎么可能容忍得下。

“放屁,我们医院的专业设备都已经检查过了,根本没有任何病,身体机能已经损耗到了极限,你还想怎么样?”黄医生得意洋洋的说。

“滑天下之大稽。”

我霍的站起来,指着老爷子的胸口凝神说:“行医靠的是机器吗,靠的是人啊,黄医生,看看,我就奇了怪了,离开了机器你就不能活了吗,你就不能通过你的肉眼判断吗,老爷子分明就没有到那个份上,身体虚弱成这样,分明就是你是一个庸医,你无能!”

“你怎么证明?”黄医生恨意满满。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位压根就不在乎老爷子的死活,他只在乎他自己的名誉。

我走到老爷子身边,看着老爷子胸口的那一块黑斑,我说:

“证明个屁,天突发黑,膻中淤气,这是邪气入心的表现,三阳不明,山根青紫,这是阴气袭脑,再加上浑身感受,营养不足,骨瘦如柴,千年前的抱朴子里面就介绍过这种病怎么治, 你现在跟我说现代的西方仪器检测不出来,你就不会读书吗?”

我这一顿话说得中气十足,慷慨激昂,把黄医生骂了个狗血喷头。

他倒退两步,不相信的说:“你们这些中医骗子就喜欢用抱朴子骗人,我不信!”

老戴急了,他拉着黄医生的衣袖,怒吼道:“老黄,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跟人争这个,快点救人要紧啊。”

“我不管,要么医院把我开除,要么就别想让我支持中医。”

黄医生冷笑了几下,转身就走,走到门口,他还不屑的指着我说:“小骗子,你完蛋了。”

“滚滚滚!”

我摆摆手,走到老爷子身边握着老爷子的手,问老爷子:“有没有觉得胸口特别闷,好像针扎似的,而且胳膊腿总是用不上力气,关节稀松,尤其是腰上,好像有什么膈应在里面似的。”

老爷子连忙点头,笑呵呵的说:“有有有,哎呀,我就说嘛,我这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我喊护士,护士总说那很正常,我寻思不正常啊,你们都说正常,现在好了,就是不对劲嘛。”

肖养正一听,惭愧的低下了头,颤声说:“对不起啊爹,是我的错。”

“我们都有错,我们都有错。”

把黄医生赶走之后,老戴赶紧过来道歉,“这个事情是医院的责任,是医生的责任,我们承诺,这次的治疗我们一律不收费。”

看老戴诚惶诚恐的架势,我猜正主可能都没出现,他就是一个秘书一样的人,不然还能管不住黄医生这种垃圾医生。

我站起来,对肖冰玉一家和老戴说:“那就让我先去抓药吧,我给你们写一个药单子,都是一些普通的药物,帮我准备好,我得回周山,今天完善一下药方,抱朴子里面的药方都是千年前了,后代肯定有更好的,明天我再去准备关键药物,咱们明天就开始治疗。”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