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啥,一天都没回家!”

我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不早点说,还在这里闲着没事吃樱桃。

可我一点的不高兴和焦急,陈雁秋冲我翻白眼说:“我还没说完呢,你着什么急啊,又不是你老婆,你怎么关心得跟她是你的老婆似的。”

我心里面一紧,不会吧,这女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已经发现我和嫂子的关系不太寻常吗,那也不对,现在嫂子是单身,我和嫂子亲近也是合情合理,甚至合乎道德的,在村里这种事情多了,怎么着我也不应该心虚啊。

我理直气壮的说:“那是我家人,我当然关心了。”

“去,我看看族谱,咱们俩还算是亲戚呢,你怎么不关心我啊。”陈雁秋把一串樱桃砸向了我,我马上接住,放到了嘴里。

我看出来了,陈雁秋这女人,刚刚分明就是在逗我嘛。

我不高兴的坐在陈雁秋旁边,抓着樱桃说:“你可别在诳我啊,我家姓刘你家姓陈,你家老人连祖坟跟我们都不在一个山头,哪有什么亲戚。”

陈雁秋看我这不相信的样子,她哈哈笑着说:“确实,我本来也不相信,但是族谱上记,你太奶奶是本地陈家我大姑的阿姨,怎么样,这算是亲戚吧。”

这是哪门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我斜着眼吐槽:“真要这么算的话,全村和我都是亲戚,往上数上四五代,那绝对能找上人。”

“我不管,反正现在名分都已经找到了,回去我就找叶紫兑现去,按道理,你该叫我姐的。”陈雁秋哈哈笑着,还逗我说:“快,我比你大,叫我姐。”

“你就省省吧。”我翻白眼说:“我嫂子呢,在屋里睡觉?”

“没有,你嫂子中午吃完饭跟我说了下,她临时要回娘家一天,打你电话又打不通,她就先回娘家一次,明天就回来。”陈雁秋冲我眨眼,“这样你看,家里面就我一个柔弱女子了,是不是想犯罪啊。”

“我犯罪,我犯贱都不想。”

我是彻底服了。

女人心,海底针,陈雁秋这女人看招揽我不成,还真是什么招都能想得出来,这女人是一个好强的人,她要是不达到目的就决不罢休,看来这几天不把这个女人安排好了,我是没法安生。

“好了别再提这事儿了,刘楚媛那边,还想让我伪装成她的弟弟,帮她稳稳局面呢,你的生意马上要到吴松市了吧,别冲了。”我苦口婆心的劝着陈雁秋,在这里可以随便说,要出去了就别乱说了。

“刘楚媛,那个上海滩第一交际花?”陈雁秋的表情忽然严肃了起来。

“你认识她?”

想想到也很正常,刘楚媛是上海滩第一名媛,吴松市又是一个国际性的金融都市,这里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认识刘楚媛也不是稀罕事。

“当然认识。”

陈雁秋坐直了腰,表情严肃的说:“我记得这女人,嘴特别甜,说话简直就跟心里面打了18次草稿一样,一个字都不会错,如果不是和我的父亲一起在吴松市见识过她的风采,我恐怕也不会认为在这方面有人能超越日本的交际花。”

“你还去过日本馆子啊。”我有些不是滋味的说。

日本馆子嘛,里面还有陪吃陪喝陪聊的牛郎,很多有钱的贵妇人都跑那里消遣呢。

“看你啥表情,我怎么可能会去那种地方。”陈雁秋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她有些小窃喜的说:

“在日本,牛郎和交际花的店是分开的,我只是陪我爸他生意的时候去看了一下而已,不提这个了,我告诫你,不要轻易掺和刘楚媛的事情,你明白吗?”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火并收藏爱如潮水最新章节